80后诗歌库——王西平的诗


当前位置 > 王西平的诗>返回首页

王西平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大脑受伤的鼹鼠博尔豪赫——诗赠朱岳

从门洞出来,一条狗镇暴露在狂犬之中
惊扰了的步伐,下沉的手势
我们坐在街边吃素,或陪伴,仿佛一对睡不着觉的镜子
溢满了阴郁的一瞥

 

一只喜乐蒂,跛足跨过迷宫
词语,齿唇流泄的蓝,一起降临的灰烬
平行的人,一个体内生满了芥末的人
更像一片树叶

 

每次阅读,从一道锁的转动开始
我们的语气高过了大脑受伤的鼹鼠博尔豪赫
内心接近杂质的鼓动,或是溺毙的开始
在车流中,那些隐隐带刺的风景,挑逗着长裙的你

 

想必,这是一片礼貌的草原
水塘里,当它们变成青蛙的时候,四水转化为猛兽
一头雄狮抄袭着天象
原来黑暗,是我们孤独的慈悲之腹

眉须吹打

一座山和另一座山
之间是蝴蝶的诱引,垂死的绿植用风骨说话——
“纸上种水稻,是一种什么精神”

 

我们趟过假想的田地,一头牛不动
似乎一本书的书写,也会变成任何形式
比如关于丰收,也关乎生计

 

白头巾的佣人,在青砖里梳头
仿佛穿衣服和脱衣服的护士
她们端着铁桶,为马主席运送冰激淋

 

浅草荡漾的马馆,一路摇着白旗的布列松
在红色的镜头里移动着,时光,多么爱你
“当他醒来时,恐龙依旧在那里”

 

我们在历史里瞧见一位闪闪发光的护送者
在太阳的市集上咧笑,脸上的颂歌
吹打着眉须

 

一曲告别之歌的黄昏
四百斤的土豪像叶片一样跃上了马背
一日三次游历,总不会辜负山灵

最初的雪——写给RR四岁生日


春天来了,我们是品尝这个时刻的家人
鳄梨酱配面包,多么诱人,金色的蜜蜂闻讯而来
在十字花科的街区,在木板修饰的小店
你带着一簇鸢尾和黑狗
在爸爸的衣襟下张望

 

是的,那招展于花园的旗子,还有你叫不出的花名
我们统统称之为四年的光景

 

爸爸终于归来,用最大的气球烹制的饭
喂养一只KT猫,和一个汤色的夜晚
看上去多么轻盈,不停地向下移动
并穿越一面镜子去爱你,仿佛一对深水里的仙侣

 

你热爱抓捕的蝴蝶,却不忍心揉皱一次次的迷思
我厌弃电话的嗡鸣,却沉醉于旧日的絮言
我们在同一个故事里解剖一只妈咪的怪兽

 

倘若,二十年以后
我们带上了泥土起身,在十杯牛奶的国度里栖息
又一个逝去的一天幽怨地抽身
在覆水争议的浪头哗哗拥抱

 

孩子,你就是我最初的雪
是我用一生打理的静默,我爱你奔跑时的扭动
爱你闪闪发光的酣睡

 

RR爹D XPW  2015.4

记忆初开学

我们出生于盛产土豆的XJ
那么,多年以后,土豆亦成为苹果

 

或携手一台长大成人的妖怪粉碎机
在乡下散步

 

房子崩塌,遍地是金的嗡鸣
石头裂开洋葱的心肠,我们与新的记忆搏斗

 

一切是那样澄明,蔫茄闪着紫光
与长长的蘑菇柄啊,轮转着雨具

 

一只猫的老头,脐带绕过了枯水
瞧它腊肠的模样,却是那样饥饿

 

幼时的麻雀,那些密会的影像
每一次的啁啾沿着繁琐的耳朵溯流,哦

 

十杯甜甜的糜粥
在浅草中再次扬起了脸与沙子

我们都在阿鼻省

一眼就识别出妖怪画家
那个鸟山石燕,在三百零七只鬼怪的背阴地
空手吃素

 

哦,“我的冰块重压着她的罂粟”
多么美好,他举起的右膝盖拆卸着蓝天

 

以牛鬼命名的粉碎机,吞吐着银矿的厚土
扬起的希望赐你一沓木犀肉
哦,黄花漫过了脚踝

 

木耳大街的邻居张妈
她说女王海狗,一只奔跑在地狱里的杂种
就是一条尾随的黑绳

 

阿鼻省的人们,爱你们啊
没有国土,即便栖息在形而上的枝头
也要忍受着一只秃鹫的鸣叫

丧之戏

香炉,紫光茄,最初的雪
我们反复咀嚼着生姜决裂
眼泪的告别,何妨那些吃素的人

当然,糖和珍珠
在深海里,确切地引向旗子
诗人裂开鱼鳞的镜子,全部的花收缩为船

 

只因为,那四万字的梦呓
被睡眠尾随的黑人,聆听
疼痛,使白色的身子更为锋利

 

月亮升起来了,哦
一场盛大的友谊正在诞生
谁也没法掖藏这场毫无尽头的哭丧

这一年,我们活在魑魅魍魉魁魀鬾鬿魃魆魈魊中

下班了,我们捕捉树上的妖怪玩吧
TMD,这簇鸟人吧,阳光下煽呼着透明的胳膊翅儿
他们乘坐年终汇报车,摇摇晃晃穿过了四万字的碎纸机

 

我们是蜜蜂的主人,站在银矿笔记中
橙色的谣言啊,一种四起的意识斜斜地漫过公路
全部的花,所有的幌子顿时裂开了香气

 

众多人的总结
都统统扑向野燕麦低垂的赋税
这一年,我们活在魑魅魍魉魁魀鬾鬿魃魆魈魊中
像一群贼木雕琢的海狗女王,骑着泡泡
大口吃素

 

这一年,爱上了投资者和潜水
只因为我们爱上了你嘴角上扬的几毫米
真的,就像一场惨烈的告别
无从决择

不必忍受我们的闪闪发光

夏天,常常在夜里出现的
被电击打的雨,仿佛被恋人吮吸指尖的湿
树影的气味啊,厌弃的是非

 

机械正在轰鸣,身子斜向冥想的马达
完美如刚刚跨过的幽蓝
每个孩子在门口翻转着口袋,手拎柠檬加青椒的童趣
他们,或将消失于一次鸳鸣
又在第十三月延生,被繁花装点成一次圣骸的迁移

 

真正的活着,是一种对死亡的掺和
是日渐走向深意,却又在骨头上锉开浮浅

 

作为俗人,我常常想到在梦里切菜
和所爱的人,也不过是一种熟悉的致幻
想到被一日三餐掀翻的躯体,想到被废墟
不断摧醒的现实
即使浩繁经卷,也不允许那么正经

 

或像时间的肩客,在细雨中搅拌几声鲜浓的呐喊
有时候会替人看管一只胖猫——
一只老虎的败笔,在是非的直角里目光如炬
但不必忍受我们的闪闪发光

 

在去往故乡的路上,整个房子
被逼向一簇簇人影的尽头
我们都是时间里的立体切片
仿佛腐烂的阳光在阴翳的檐下慢步

松井冬子


街道

 

我看见,“煮豆微微以盐”
咸淡的人生,招惹是非的一天,她沿着楼梯
悉数着冬日的细枝末节

 

当打开门扇,哦,是松井冬子
美貌与智慧并存的人儿,进来吧
你看起来很酷,令人生畏啊

 

天花板,素食者的天空
悬挂着螺旋桨和三叶草
我们在画中观看一条的烂肠蛇围捕一只活鬼

 

松井冬子,你的夜盲症匍匐在突然安静下来的睡眠上
两个人,仿佛“被切断的长期实验”
黑暗来临,广播车在街上一边开一边叫:
“嗯……鸡肉真好吃——嗯……豆子真不错……嗯……”

 

鼓手与猎手同时起落
浓烈的浆汁和恐怖的颜料秘密结社
她指向的任何美其实是一种沙尘点心,是葡萄干和
枸杞酱蘸芹菜

 

松井冬子,你的“性”保持着净相
这是神的阴谋,亦让你在血腥中保持素颜

三个人

天渐冰冷,从高处取酒一勺
我娃三岁,今日不得庆生,也不想庆生
孩子却早早惦念,怎么办
琐事缠身,先后有三个人进门
第一个谈钱时,我瞬间盯上了他舌尖上的青铜构件
和蛇形小锈斑
这是一个常年贩卖古玩的诗人
他拥有可爱的十把壶,十把壶将精液憋在十颗壶心里
混合着尿影重重的诗人,我告诉他
钱是什么,是矮化了的良心
是你的女人站在三岔路口释放的美
是一只公鳖与一只母鳖罗里罗嗦的简史
是藏在一枚瘦黄的叶片间,书写着繁体的骚蝴蝶

 

一只鸟叼来了一团荤食,飞啊,飞吧
它顶着道德的白云,穿越了一片煤区
第二个人是一个写诗的古玩家
他突然上街采购一沓美浓纸包扎《碧岩录》
这本书躺在阁楼上终究是一本书
“本来无一物”,只有死灰复又燃
大弟子度驴又度马,二弟子骑鸭又飞去
这个世界只秒杀这二种人
大地被搓为小米粒,写诗的古玩家你的大地泡在开水里
你就着咸菜,在阁楼遭遇一条多肢节的虫
望一眼它的皮纹,原来没什么可以是永恒的
历史终究是一朵云
抑或落叶,在不周山的上空
为一个写诗的古玩家,诸佛争吵
世事变得毫无节律,什么斯奈德,什么棕色语法
什么比狼大比鹿小
老旧的悬梯上,剪影子的人被摇得惶惶
那些古玩恰好被视为精灵
我们深深浅浅地为转瞬即逝歌唱

 

第三个人既写诗又玩古玩
啊啊唷唷,他唱歌时捂着鼻子,亮闪闪的喷嚏
将一个无畏者拖入绝境
我们这里的冬天已提前进入臃肿,棉在风中烧书
光明的对称,无视于夜晚持有的死角
亦无视于那肥腻的谄笑
他一个人装扮成一群人齐声说“好”
诗歌就是那头狮子朝峡口欢喜奔来,森林里
他作为第三个人,和既写诗又玩古玩的人垫着脚尖站在枝梢
终究是辨不清风向,仿佛雾中木桩
或被盲目涂抹的雕像
他说:“人生已过半,我们都活过不高处的云 
唯有像一滴水
冲入低处的趣味”

幼时的集体

失眠一夜就为思考这烂鱼头
哲学屈服于酸菜和碘盐,屈服于咬舌之后的剌痛
屈服于我幼时的静坐

 

女儿这小妖,我的法力已经无法降伏
她随月亮大胆出现
又在黑屋里恐惧闪闪发光的窗棂

 

白天,那邻街的幼儿园,插红小旗的塑胶码头
许多彩色的船只虚构着王镇
水漫过草茎,一对“柔软”坚硬如贝
众我纷纷获取爱的奇迹

 

孩子在此劳作,变幻着铅笔头的无骨怪兽
那个早晨,田园,树枝,宇宙在谎言中快速萎缩
精灵在腹部消失
仿佛闪着蓝光的犰狳进入冥想的端口

 

童年的云滚动着前世的乒乓声
一对暖黄的饥饿,在一个壮汉的身子里抽搐
俄而挺立的糊墙主义
让宅居石窟的佛仔一片哑然

 

幽深的世界里
人人都是单眼皮双日出行的尾骨携带者
空气中裸露着他们感染了肺泡的方言
孩子,是人间正在批量改造的,啃鸡翅的集体

爱先生说

爱先生曾于某年仲秋莅临上海
他说在那通往黄铺J的路上,每个人
像月亮那样变得黑甜
女人
爱或不爱,伸出冰凉的双手攀附在船上

 

焗饭中的黄鸭在盐中饮水
它弯曲于蒸汽的性爱是那么动人
爱先生说,爱或不爱
即使是仙女
也渡不过黑色的运河,甚至是一头猪的运河

 

诗人潘神用撕裂的词语,铺就的每一个返程
被女人的“中途”截获
爱先生尊这样的人为“我祖”,她上蹑风骚
成为女人中的日月
或成为自由开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