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斛建军的诗


当前位置 > 斛建军的诗>返回首页

斛建军的诗

分享到: 更多
面包在天际聚合——致饱食“饥饿”的孩子

土地病入骨髓的消息满城风雨
陶醉的鲜花能否推翻
这令祖先痛哭的预言或
结论
 
找不到幸福的存身之所
到处是存在久矣的避难地
盛满黑暗的水盆正洗去
太阳满身的污迹
 
声音代替不了词语
词语取代不了死亡的命运
干涸的河床上正举办庆典
揉碎的面包向天际聚合
 
土地的影子倒映在阴沉沉的天空
石头里没有我的新娘
它装载着全部兴衰的密卷
 
毁灭是美学欲望
抑或存在的形而上
 
兴衰的鲜血正给饥饿的孩子哺乳
 
 

为彼此正名

爱上敌人的那一刻
我对帮凶恨之入骨
 
从敌人恨我的眼神里,我发现
他是真正的朋友
而帮凶是彻彻底底的敌人
 
帮凶不是任何人的朋友
 
帮凶破坏了战争的伟大、血的美
和剑的正义,帮凶让战争蒙羞
让敌人懦弱,让世界暗淡
 
给我一个机会吧,让我选择一个真正的敌人
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任何人都有成为帮凶的可能
我要与亲爱的敌人真枪实弹
干上一架,让我们用血甚至死亡
为彼此正名

出走就是全部

既然你选择出走
既然你下了很大的决心
最后终于出走
那我就不打听你的下落了

 

决心出走的人
并不是为了在另一个地方定居
你的目的是出走
你的归宿也是出走

 

迈出大门的那个动作和神态
以及之后的各种近似神话的传言
猜测和考证
就是你的全部故事

 

那些流传的故事太动人了
我反而不想打听你真实的下落了

大众的面孔

今天的雾霾比昨天重
你看不见我的脸
 
昨天晚上的人比前天晚上的多
你找不到我的身影
 
站在今天的窗口,我失忆了
前天的一切和大前天没两样
 
争先恐后是我进入人群中的唯一面孔
然后空手回家
手里握着今夜的梦

南北不代表方向

他们握着对方的手
问候   致意
他们声称要向对方取经
通往真空的捷径
 
他们挥一挥手
告别
一个向东,一个向西
约定的地方空无一人
 
东在西以东
西在东以西
南北在我的头脑里
是冷暖
 
我唱过歌,他们喝过彩
他们喝彩时,我沉默不语

书信

就在你偷情的瞬间
外面发生了大事
两个人为争鸡毛蒜皮
引发了城市骚乱
停在情妇家楼下的汽车被烧毁
车里有我让你转达的书信
 
这是我最后的动作
之后,我把笔扔进火场
让纸成为这场灾难的帮凶
没有了笔和纸
这场骚乱很快就会被忘记
下一场正在酝酿
 

在楼下慌张地寻找什么

写给乡愁强迫症患者

别挤
别一点一点地挤
乡愁是母乳
挤多了,妈妈会疼的
挤多了,你就不懂得心疼了
不懂得心疼妈妈
和她家族里所有的寡妇
 
让她们在梦中
在深夜里
在滚滚人流中
在醉酒后
在陌生变为黑暗时
自发地流出来
 
你唯一要做的是
等待
等待她们悄悄地流出来
在她们未来之前
你暂时以牛奶充饥
牛吃的饲料也许来自
故乡
 

结尾

怀疑是我们主要的生存状态
有时是全部
 
在怀疑中
一切虚无得到升华
升华为伟大
更多是神——
他们的神
 
诗人
把舌头隐藏在肚里
以防蛇偷袭
诗句在蛇溜过的草丛边
发芽
 
我们都喜欢发芽之后的开花
和结果
我们都死在等待开花和结果的
路上
 
发芽是上帝的预言
你不必等到开花
这首诗
难道必须有个结尾

重中之重

你们鼓动我歌唱
赞美看得见的和
隐藏的
但首先得把一切还给我

 
把词曲还给我
把舞台还给我
把观众还给我
把热情还给我

 
你们可能忘了
在这一切都归我之后
还得把我自己还给我
这是重中之重
 
最后,请
把你们的所有拿走
包括影子
我要自由地歌唱
 
我愿意
只留下词和曲
只留下愿意听的人
和悄悄地存在的神

梦呓

不要惊醒做梦人
此刻,天寒地冻
还不到下种的时候
 
让他在梦里与以往断交
这是清醒完成不了的任务
让他在梦里恨恨地揍我
清醒时,这会消耗体力
 
醒着的人,别发出笑声
你其实也在梦里
小心惊醒自己
 
我怀疑钟声、鞭炮声
和所有的声音
我对梦呓充满期待
它打破了所有的寂静

这是我理解的世界

比如傻笑
比如你不屑一顾的事物
都能带来幸福
如果你放下论断的特权
 
别对生活指手画脚
别对四季指手画脚
别对自己指手画脚
别对神指手画脚
 
完美太难定义了
命名者都半途而废
或者发疯
或者抑郁而终
 
一群小孩闯进天国抓迷藏
上帝会意地笑了
魔鬼捶胸顿足
但没有死
 
这是我理解的世界
你可以反对

黑白

他们说这肯定不是白的
他们说白不是这个样子
他们说白有成为白的理由
他们没有给出具体样子和深刻理由
 
他们说他们的心就是黑的
他们说他们绘出来的颜色怎么能是白的
他们说别以为他们说是白的就是白的
他们没有说出这究竟是白的还是什么
 
他们说白的时候
他们忘了白的颜色
他们说他们的时候
他们忘了他们的名字
包括面孔
 
我写他们俩字的时候
我找不见了他们
这将死无对证

一个人的词语

她说她只记得黑巷子
记得黑巷子里的刀
 
我们谈论刀的时候
刀已不知去向
黑巷子被拆掉
黑巷子的地盘上留下
长长的黑影
 
我发现
黑巷子与刀这时
变成一个词语
她说这是
持刀人给她一个人的
词语
 
持刀人只管持刀
他不管知识产权

丈量

“枯草丈量雪”
是我从特朗斯特罗姆那儿
偷来的句子
 
你体验过偷的愉悦吗
 
楼下买早点的妇女
跟我抱怨
“他偷走了鼓风机,我们怎生火炉?”
 
雪天里
谁偷走了风
让树孤立在旷野

迟到者

所有舞文弄墨者都在写雪
所有张牙舞爪者都在比划着,说雪
说那场迟迟不来的雪
说那个迟到者,他可能在路上
可能在梦中
也可能在你我有限的生命里始终
不会出现了
 
我们要做好所有的准备
准备他马上来
准备他隔几天来
准备他迟迟不来
准备他永远不来
 
来了,笑脸相迎
迟迟不来,不能哭丧着脸
永远不来,那我们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不是我这个说教者
能回答上来的
 
他迟迟不来,该怎么办
你还有应对方案吗,老兄
我是素手无策了
或者,干脆宣布他失踪
或者死亡罢了
我们总得有个交代

絮叨

1


我真的受不了
受不了人们的忠诚
他们忠诚于每个许诺的人
我羡慕狗
羡慕狗的忠诚
忠诚于今天的饮食

 

2


年底清帐
我发现债务缠身
像蛇,伊甸园之蛇
没有人上门催债
我却终日惶惶
像催债者

 

3
 

其实,我不想在这里
写下任何一个词语
任何一个词语
都和你我有关
我担心你看到我的影子
你担心我写到你的影子

 

4


我的确信神
但我信的
不是你们口中念叨的那位神
神在你们口中待得久了
你们中的那位掌权者就成神了
这不是我要寻找的
 
5


我想住在接地气的房子里
但是我离地面原来越远
我必须在29层高楼的第27层
待够八个小时,然后再回到N层楼的
第M层继续待,死后能不能让尸骨接上地气
这又不是我说了算的事
 
6


你自己许下的承诺
你自己去实现
上帝不兑现他的承诺
相信来生,不是信仰
相信拯救,不是宗教
苦难,才是神能给你的礼物

 

7


我知道怨天尤人
既不能让天知道
又不能传到人的耳里
没有任何办法
上帝叫我们去哪儿
我们就往他身边凑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