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冰木草的诗


当前位置 > 冰木草的诗>返回首页

冰木草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庭院

和天空相比,它的小
用水珠来量
一朵白云是天空的
也是它的,一颗星星也有它的
一份,私生活
从藤蔓拉满月光开始
伤疤不怀旧,木椅子
并非木椅子
经过的风,静止在大海表面

 

不写黄昏是耻辱的

病变,始于舌尖,空气间
铁锈如沙粒,簌簌而落
光滑的办公室,你被钉在天花板
电风扇吹动
身体的页码
不写黄昏是耻辱的
不写阴晦是污浊的
当眼都长成攀爬文件的机器
一地的跳蚤
抱紧一堆骨头吸血
它们要黄河

唯有在自己体内

唯有在自己的体内,才是安全的
不可夸饰,放大身体的任何
一部分,告诉我,你爱她们
如这世间的一草一木
河岸、溪流
时光任意的碎片,都给你
切肤之痛
你却因此拥抱明月的完整

而此时,唯有阳光透明

而此时,唯有阳光透明
你终于明白,与负重的
紧密关系
似蝴蝶与蜻蜓
都有飞的理想,同时品尝
低处的酸甜苦辣
轻也有自己的伦理
就如阁楼
阶梯向蔚蓝爬升
作为一扇窗
只有掰倒天空
这面镜子,幸福才会像火车
倒退着,往回走

六月的青年

然而,租借来的年青不抗病菌。都雨后春笋
占用一版头条,娱乐报道再一次声称
砖头和货币同样重要
一加一等于疑问
庄稼种到纸上,不是遥远
捻住了线头
不明就里的,始终是真相
这一刻,你亦是不洁的
混在狼群里,吃草
 

六月的音乐

还有什么是干燥的,火柴,情人的眼泪
一片沙漠像飘飞的地毯
缓缓降落,蒲公英
散布寓言,那时,神
在一滴水珠里闭关,修身养性
那时,钢琴散架,琴弦上
落满一层指纹

著名的日子

用暗哑的短笛,谈论亩产、学历
梦想和集体主义
唇齿缺痒,却注定,这是
著名的日子,适合歌颂
赞美,手脚蜕皮
生活升温,拔高的玉米
撬动报表上的小数点
不耶路撒冷,不饥饿不严寒
拉二胡的盲人
告诉我,他看见的光明

每个字都有你的影子

平静的,小草以针的方式
插满每一道裂缝,又是
冲锋号,发黄的牛皮书
急促的脚步迈出致命的一步,追
上演的剧情
数字膨胀,审查报告
造册,发草籽
要燎原,用风,用闪电
你放出一阵阵烟雾,你知道
碎裂的火星都是诗

喧嚣,终于得以静止

而所有的鱼类紧抱眼珠子
在笑,宽阔的河流越流越狭窄
大地的一丝缝
仅容下阳光这薄薄的刀片
喧嚣,终于得以静止
月光比酒杯空
很显然,灌木丛,再也没有
老虎的哭声

正午的黑暗

闪光灯下,游戏推动磨盘
“告密是高尚的荣耀”,而燃烧的
泥土,存在熄灭的另一种形式
从左脸和右脸上寻找相似之处
应该有路,通往正午的黑暗
玻璃的罪恶感,让你
在陌生人群翻出
脚印住进去,天空
会矮,磨损的鞋底
圈一片疆土,作一次漫长的旅程


注:*《正午的黑暗》系阿瑟•库斯勒小说名。

边境

一群自视读懂阳光的孩子,他们
挤在一起,像一堆糜烂的蘑菇
根部,结构复杂。他们无法扶直
弯曲的腰。黑暗总会来
孤独总会来
微风吹过,会惊动
他们身上的耻辱
 

致草海

我爱你青草零乱的繁体,波浪褪去鳞片前
细密的雨脚, 九月不远,秋天未临
更改邮编和地址,像信件
搭乘波音七四七
那么快,融入你的脂肪,你的鱼尾纹
你的水墨的虾影
做车前草,蛱蝶,杜鹃花,细鱼,或碧水中
黄的、红的、白的
无名小花。我致谢,并表达歉意
像累赘、包袱,身上还有未洗净的
一座村庄贫穷的后遗症

秋天,致庞飞

一些美丽的花开在眼界以外
一些瀑布倾泻于无声
一些果实悄然沉寂
像秋天田野里的狗尾草,或
爬行的蚂蚁
渺小。在短暂的幸福里满足
而一些事件,注定会去向不明
在辽阔的时间里,消耗着青春
如微尘,被省略
是的,我说渺小,同样有
大地与太阳赋予的荣耀

那些美好的

安静的,那些美好的
有羽毛的轻,流沙的慢,针的短
我可以亲切地喊:
牡丹,梅,金线菊,杜鹃
既像哥哥姐姐,又像弟弟妹妹
我见证了它们
诞生、成长、绽放
同时,也看到了
流逝和感伤。并一再用时间
纵容自己的软弱无力

一加一大于江山

江山万里,还是他的最好,多出的
红花开满地,牛羊遍山滚
一群蜜蜂做公民
媳妇,江南的小鸟依人
围住祖国不放,她还给他
安静,大米,朗诵诗的氛围
 

秋风辞

这是渐行渐远,这是黄昏,这是模糊
这是一个人对孤独说孤独,寂寞中的寂寞
给啊,十月的黄叶,颓废的表情,给啊,给你
水中之火,冰中之浪,给你水银
弧形,模板,一列火车前进的方向
路上洒满南来北往的泪光
秋风只不过,是你临行前的挥别
我半途而废,在纸上种菜,养花
天空养在海里,每一尾鱼都是汽笛
而我最后要给你的,是我生活的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