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紫箫的诗


当前位置 > 紫箫的诗>返回首页

紫箫的诗

分享到: 更多
颐和园

颐和园的柳树绿了
寂静的湖畔
没有人和我同行
一连几个钟头
我都坐在桥上看湖
我遇见不少
问路的情侣
我已记不清
他们和我说过什么
我给所有人指路
都是一个方向
那是我来的方向
等到太阳下山
我也会沿着
那个方向回家
我还遇见一个
和我一样沉默的女生
我给她讲了一个
并不美好的故事
那是我编的
一个男孩把一只吓哭
女生的毛毛虫
养成蝴蝶然后
送给那个女生的故事

玻璃杯

透过玻璃杯
我看见另一个自己
正与我对视
透过玻璃杯
我们相互打望
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一个做着
我不敢做的事的自己
过着我想过的生活的自己
透过玻璃杯
我们竟然都想把彼此打碎

夜幕下

夜幕后,我们才有属于
自己的时间,我们相聚在
城东的小酒馆里聊旧事
现在我们的朋友多已成婚
你还在两国来回游走
而我又来到北京,继续
沉闷地事业与卑微地写作
有时候,我还狼藉不堪
当我把两年写成的诗稿
连同那堆积攒半年的
空酒瓶,一起卖掉,竟然
仅够交上这个冬天的暖气费
记得从前,我们一群人
躺在小城那温暖的河堤上
仰望天空,谁又想到
当初最沉默的我俩,反倒
是最放纵不羁的。也许
我们不会为自己的青春
感到懊悔,我们却正在
失去儿时的小城和河堤
往事像鸽哨般远去,辽阔的
天空下,只剩下我们的沉默

一个人的时候和世界说什么

一个人背靠楼道抽烟
听旁人谈论
最高自在的事物
像我这样
没心没肺
又充满悲伤的人
实在不喜欢思考这些
曾经我在梦中
见过自己
我都忘了问他
会让我困扰的是什么

傍晚的地铁

傍晚的地铁像菜市场一样拥挤
我好几次在下班的路上
找到孩提时代
在小镇上赶集的感觉
住在我们镇上的人不算多
我们可以在菜市场遇到所有的熟人
有时候我还挺想回去逛菜市场
看看当年一起上学的姑娘们
都嫁给了什么样的男人
也看那些男人们找了什么样的女人

声音

怎么制造一些动静
给死寂的夜晚增加生机
音乐听多了会幻听
我的屋子有好多酒瓶
我有时喜欢听见
瓶子清脆倒地
有时我也厌倦它们
当我坐在电脑前写作
敲击键盘发出的声音
如此动听

我们的年代

我对成都记忆,大抵还保留在
四年前。当我踏上火车
我不曾去跟谁道别
也没有找人来帮我搬沉重的行李
那夜,街灯异常昏黄
除了错过世界杯决赛
似乎还有什么,我都不记得了
初恋的姑娘嫁人,是我走后的事儿
迪迪跟阿卡去了大理
吴欢定居新加坡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消息
旧居楼下的酒吧已经换了老板
他们不再卖廉价的啤酒
不再举办任何和诗歌有关的活动
但我的诗稿还贴它的墙上
如果说一切的变迁
让我感觉陌生,那么墙上的诗稿
使我的内心获得短暂平静
我决定在这儿,等凌晨的
世界杯决赛开始
也许,会有我的朋友路过
也许,只有我靠在墙边
整夜默诵诗篇
当一个酒鬼高喊:属于我们的年代
即将过去,然后轰然倒地
从他手中掉落的啤酒瓶
在我脚下来回滚动,碰撞地面
的声响,不禁让我停下去倾听

练普拉提的少女

开满格桑花的草原上
不见跳弦子舞的少女
今年
少女体重直线上升
闭门在家
练普拉提

一本小说的开篇

这是立夏以来久违的阴天
我闭上眼睛靠在阳台
思考新小说的开篇
我想象大海、天空
以及风中迷失方向的鸟群
我想象死亡、爱情
风透过窗帘
把远处屠宰场的血腥味
吹了进来

他的天空

他在打望天空
他的办公桌
远离窗台但不妨碍他
幻想有鸽子飞过
他幻想家门前
收割的田野中
堆积的秸秆
他幻想落日幻想风
他幻想拾穗归来的母亲
迎着风点燃秸秆
他幻想落日幻想风
他走出写字楼打望天空
他望见北京的天空
笼罩的灰色雾霾
他幻想母亲
迎着风点燃秸秆

时令

小雪之后
我才隐约看见
冬天的轮廓
我在北京度过三个冬天了
我却还没有学会
怎么忍住悲伤

日记

我在用蜂蜜和中药调制药丸
杨珍和我说,趁着年轻
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多年前,我也这么想
但今天,我需要的东西
已在我追求理想的时候
丢失。我不知道,这药丸
是否能治愈我的伤病
杨珍沉默不言
这时,夜晚很静,谁也没有
听见,阳台有老鼠
偷走了晾晒的香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