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杨若鹏的诗


当前位置 > 杨若鹏的诗>返回首页

杨若鹏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秋思

你撒下金光
寺院的风便有了足够的力量
勾勒稻田,带走枯叶和满园的空
庙堂的肃穆依然,江湖路遥
我愿是你故乡的蓝
托举着白云,彩虹和繁星
你坚守着硕果,我独揽皓月的忧思
不为相遇,只因同享
 

返璞

尘埃越小
灵魂的陨落越轻
像寒蝉的一丝时不与我的哀愁
撞在石碣上,随钟声清扬
闲游的雀鸟啄去
遗漏的欲念
微光返途,山谷闭目
僧侣清扫着落叶
连同我心底熄灭的灰烬

清净

细流的一抹荡漾汇成河
向着大海弯弯
清澈是虚掩心中的云雾
牧牛的青草,归隐的村落
篆刻的盛衰徐徐在外
不分洁垢的峰顶上,踪迹渐熄
只有春风中,破土的绿
暮光中,消融的白
揉和着如浴般的净

去哪儿了

一席万顷的沙尘,背井离乡,去哪儿了
干涸的稻田置身荒野,耕地的老牛,去哪儿了
郊外的郁郁葱葱,暖光中飞舞的油菜花,去哪儿了
矗立的钢铁森林里,孤独的鸟群,万家灯火的温热,去哪儿了
苍茫大地的沟壑里,不懈奔流的清澈,去哪儿了
沿着轰鸣的引擎,转动着洁净的心,去哪儿了
沿着细胞的衰老,滋养的欲念和贪婪,去哪儿了
沿着咒语飞驰的历史列车,铺设的平行轨道,去哪儿了
属于遥远的夕阳,属于地平的天际,去哪儿了
属于血液的永恒基因,属于呼吸的不竭追寻,去哪儿了
岁月的北风吹拂,晃动的身影,匍匐的卑微,去哪儿了
蔚蓝的天空里,忽隐忽现,上帝的云朵,去哪儿了
 

如果这是需要的

如果这是北风需要的,远方藏着的人
被吹着将走到台前,那时月光也如今日朦胧
如果这是尘世需要的,走在路上的新人
我这里的泉水不多,你们愿意便尽情汲取
如果这是星空需要的,倚着青山的披风
借着上帝的力量遥望,虽然肉身已被时间作旧
如果这是大地需要,天际有蓝色的思想
有雪白的信仰,也有日神恒久的恩光

走出最高峰

天际被群山抬过头顶
这时候,晚霞向东山吐露着心扉
几个蚂蚁大的行人,穿梭在梯田间
群山暮色向晚,但隐者仍未现身
 
被高举的云朵,在祷告中
倾情地燃烧着自己
向黑夜聚合的时候,就是散尽
精气,交出灵魂的时候
 
而在此之前,北风呼啸着
把我身前的皱纹和落寞一一数落
随同拨落的,有山涧溪流的鳞波
也有身后将被岁月忽略的细碎
 
夜空,东山顶上的明月高悬
我回头看了看 ,沿途走过的路
远的,近的,都在没入大地的怀抱
而我只便拂袖轻履,走出最高峰

已有些时日

颜色住在眼睛里 已有些时日
多少图像聚合,又散去
彩色的世界,交替着黑白的剧情
彩色的天地,密布着神的手笔
 
声音住在我耳朵里,也有些时日
宁静与喧嚣之间,是曲折的声波
在夜空与心灵间穿梭,搬运的
有耳近之杂,也有天极之音
 
欲念住在我口中,也有些时日
贪图享乐,却尝尽酸苦
在现实与梦想中,顽强地活着
蒙受神的恩泽,找寻通天的暗锁
 
时间住在我体内 已有些时日
难以预知离别的寒暄,相拥的热泪
而当下,身体的容量已越来越小
仅有少量的事情,能够留存

在牂牁江的峡谷中

峡谷山脚的灌木丛里 世界被隐藏
微光能够渗透的地方
有着弯曲的引力,将最低的匍匐抬高
 
树林里,鸟鸣在雨后的晴空中
点燃了黑夜的心灵,一声接着
一声将山谷的神秘融化,在攀爬中
等待化成漫长的空旷
 
需有一个瞬间,留给薄雾冲向山顶
步入重生的爆裂,留给白云
引领着风雨向彼岸驶去
 
剩下晚风中,一群昂头
跃起的蒿草,站立在岁月的大道上
为伟大者让道
 
而猎鹰,带着神的飞翔
将泥土的灯盏点到天上,让星河中的灵魂
能看到大地凹凸的脊骨,刻痕的深度
 
看到河流串联着所有的苍茫,奔向天际
而这一切都悄无声息,又自成一体

蒿草

自然的明暗像一首曲子,万物作词
而春天是位煽情的歌者
让贪念泥土的我,渴望冒出新芽
暖风中,相信谎言的碑文只保留了
几个破碎的字,盗墓者
无法透过黑,找到腐蚀的白
谬论使一堆骨头暗淡
你有啃不动的三千流水,宁静致远
我只要风花雪月,旷世奇缘
到春雷一响,我就踩着棺材
爬出来,对着娇羞的世界,说
“爱你一万年”

春日北湖凝翠小憩

卵石与泥土,依偎成羊肠小道的隐遁
狮鹫化成的人形,步履缓慢而沉重
蚂蚁穿梭于新芽间,搬运着薄命
尘间微茫,或许会被偶然一脚踏碎
宛如远方的轮廓置于黑潮身前
 
沿着幽径,步入净地
落叶借着风的力量抵达彼岸
虔诚的镜像,重叠在草丛间
伴着故乡的呓语,在圣山的森林中
腐化成一首古老的歌曲
像叶状的鬃毛,没有了人间的悲凉
 
恍惚间,回到了原始的初夜
看到熟知的身影,赤身忙碌着
带着纯净的血,母体的爱和经文的热忱
像草木带着光环,一颗挨着一颗
而那些馈赠与我的微笑和目光
并非因为我们曾共用一个时代,或身体
而是高处那个大个子
那个孤独的人,正用身躯,将天空高举

老了,我就住在海边

老了,我就住在海边
一所遮风避雨的木屋即可
无需网络,也不必上锁
养一只猫,一只狗
同享三餐,观日出日落
 
老了,我就住在海边
自觉地退出大陆的居所
随浪花的脚印,舒展在沙滩里
随海鸥展翅,一同呼吸
眼底是大海明暗中变幻的光泽
 
春秋的芒锷上,草木枯了又绿
我已不再去辨认南北东西
是非对错也找到了各自的归宿
无垠的大地上,水又从天而降
朝着大海奔忙
 
蔚蓝的天空里,干净的云朵
飘过,我在门口的院子里
种菜,品茶,听潮起潮落
致兴时,歌颂祖国的山河
继续老着,坐拥大海的辽阔

水井

低头看水的时候,索大的阴影
盖住了一只青蛙
阴影只是它眼中的虚景,与天空无异
白的,黑的,所有的颜色都值得怀疑
它若无所思的拨弄着空心的水
使波浪带着柔和的韵律
宛如永恒的天籁之音,将外境麻痹

越过墓地和来世找到你

所有的汉字
即是生前,我为自己
早已选好的墓地
没有什么比这更能打动死
更能让腐朽,安宁
而今,只剩最后几首诗作砖
最后一行字作碑
我便可随时从大地上隐去
随时换另一种孤独和爱,与世界相处
换另一种模样,与爱的人相认
前世的错已化作来世的缘分
我们相视着,擦肩
而过,记忆的锤子
从右脑轻轻地敲出一个回眸

诞生

尘埃扩散着
为一片土壤的凝固
母体子宫里的星云密布
在膨胀中复活
更大的魔力化作脐带
哺育着休眠的氢云
星系母亲的腹中带着巨大的红
极速幻化出十色之光,照亮古老的进阶
聚集的分娩后,新星闪耀

愿你,与我同在

从远去的盛夏
带着古老的面具返程
咕咕的水,涩而绵长,无数个我
孤身站立路边,挨着尘世,也挨着你
当我第一次,摸到远方的心
艳阳雨纷飞,我笑着哭了

与子成说

一个清贫而无用的诗人,爱你
就是把你写进诗里
将你与万物等同
只为你保留几个私密的隐喻
 
一个胸藏灯火眺望星空的人,爱你
就是将末路走成大道
在黑夜里为你打捞遗漏的星光
为你照亮陆上无尽的荒芜
 
一个命如蝉翼半身入土的人,爱你
就是舍弃仓促的阳寿
锻造诗意,为你兑换天上的恩泽
为你转动经轮,愿你能从执念中升脱
 
行愿至尽,只剩一些无色无味的爱
仿佛为你虚度一个下午,或一生
只是换另一种孤独与世界相处
只是来日,虚实之间,我又知道什么

三部曲

三部曲·穿过信仰的沼泽
 
最好的日光,正流淌在指间
冲刷掉重重叠叠的脚印,穿过雾一样的
世界,疲惫的人群,在城市里
装点着别人的生活,在汽笛声中
不停地转动引擎,摆脱困境,为了
存在的话题,粉饰着,一个崭新的梦
化作迷雾,从一座城市,飘向另一座城市
 
平行的曲线沿着命运的轨迹,贯穿在
城市之间,也贯穿着时代的更替,生命的轮回
 
轮回里,纷繁的世界,留下太多难题
留下贫穷,穿过现实的歧路,留下歧视
穿过肤色的沼泽,在权钱角逐的大地,信仰
坚守着黎明,日复一日地照亮愚昧的脊骨
 
照亮一个故事,穿过社会的山脉
匍匐在思维的峡谷,过往的云雾,浓罩着我
从一声啼哭的孱弱,到莫入黄土的轻微
永恒的真理,在我身边变化还原
 
还原成一首诗,在昼夜界线路边,留下诗句:
“不止的争斗里维持脆弱呼吸的意义”
我努力的吸收阳光,血液沸腾的能量才
足以支持粗糙的声带,擦出微弱的
声音,穿过天与地流淌的狭窄缝隙
 
从寂静的流淌中,汇聚成昂首的赞歌
在雾色的光辉里伸直,又弯曲
留下曲谱在前行的暴风里,而非雨伞
留下歌词在连绵的山脉间,而非流传
留下意义,守着脆弱的呼吸,在破晓前
搭乘一辆破旧的列车与时代脱轨,抵达明天
 
抵达跳动,而非心脏,守着呼吸
可否抵达一种信念,守着我的勇敢
我的智慧和坚韧,穿过信仰的沼泽
我不知道有没有一条路,将指引我穿过
迷雾中的沉浮,穿过哀伤的彼岸,抵达抚慰
心灵的神坛,我不知道有没有一河,带领斗志
越过死亡的暗流,穿过星空的浩瀚,抵达新生
 
 
三部曲·走向山海关长城,我丢了
 
穿过时空的隧道,时代的列车
在轮回的往复里呼啸而过
带着秦砖汉瓦的余味飘向更远的旷野
飘向山海关坚守的脊背,留在聆听的触须上
越过唐宋元明的疆土,拉扯着
二十一世纪的齿轮,磨合着物化的匍匐
 
你听
“嘿唑,吭唑,嘿呀唑喔噢,嘿呀唑喔噢......”
一阵阵的风飘向白云,把天空
拉得无边无际,像一个民族的过往摊在掌上
浩浩荡荡的铁锤,沉下汗水,落在大地
沿着消亡脊梁敲打的硬度
融入山脉的髓,矗立在旷野的两边
守着灯火,抵抗烽烟
 
望不尽的烽烟散去,散成一张纸
而留下墨迹,流入齿轮
流入上下五千年引擎转动中的奔驰
于是看着风化,带走血迹,留下残壁
看着残缺,带走白发,留下孤寂
只剩下山峰,在日夜交替中,守着低坝
守着雄伟的辉映,留给汽笛
 
我伴随着汽笛声的轰鸣落地,落成一个人形
又随着钟摆的轨迹,向山顶攀援
“是否有一张网将无穷的象极尽收集”
像青山收集脚印,留住追逐的嘶吼
像江河收集血脉,汇成一个朝代的汪洋
而我,只看见云在黑白交换的天空聚合
伴着雨水、闪电、雷鸣和暴风
将一生未尽的孤独和阴冷埋入无根的泥土
 
山海关终将把呼吸收集,放入一抹黄土
在一首歌的半途潜入,随着节奏的起伏
像光阴伴随着尘土的漂浮,追寻阳光和雨露
在变换的轨迹里,寻觅着万物的归宿
而更广袤的苍穹下,流水不腐
大地收集着历代的尘土,又重新孕育万物


 
三部曲·祖国,你的疼痛属于我
 
祖国,在霓虹与引擎的转动中
世界只是一条连接生死的轨道
因循守旧的钟声一再提醒着
我的落魄,我的衰老
当我驾驶着一辆破旧的列车
从命途经过,我看到
清澈的水变黑,宽广的田地
盖上水泥,天空留下酸楚的泪
而我满身病痛的躯体
只剩下干净的心,带动着引擎
追寻你无垠的宽慰
 
祖国,在昼夜的蛰伏中
我本从村庄的黎明中剪掉脐带
我不愿丢掉高山雄伟的壮阔
不愿丢掉阳光亘古不变的温热
而今我离开胎盘,在喧嚣中逐渐褪色
褪掉鰓,留下呼吸,褪掉翅膀,留下飞翔
终于我搭上了一纸飞书,驶向五光十色的泡沫
在告别了故土,驶向另一个时代的时候
我看到你长满老茧的手,密布着脓包的腿
看到满是伤痕的你,我的心只剩下疼痛
 
祖国,你的疼痛属于我,我的爱属于你
我爱你光洁辉耀下的川流不息
我爱你炊烟袅袅的金黄与葱绿
我爱你哺育的万物,在自然光下循环往复
祖国,我爱你,今晚我只想依着你
看,星光下,灯火通明,流水不腐
世界静默如谜,祖国,此刻
我看到了存在的美丽,美的引力
祖国,在这个祥和的夜晚,就让我们
所遭受的一切,随时间流去
愿所有的疼痛得到抚慰
愿所有的伤痕得以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