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方坔的诗


当前位置 > 方坔的诗>返回首页

方坔的诗

分享到: 更多
远方的花

我轻捻少时手中瑰丽的花,
对着云中鸟,
诉说:
花中美丽的故事。

 

我摘下,
洒下阳光的湿露的草帽
装扮起
他乡的简陋的小屋——
种满萎蔫的花的齑粉。

 

远方的花,对我许诺过:
当你亲吻这粉色的梦时,
会拥有一座
花城

远方

我走在了分割世界的路上,
背过
茶色的温柔,
——我的家。

 

一千次的出行,
才邂逅了一次
问候:
你走在时间上悲恸吗?

 

我说,
忘记了,
忘记——陷在那颗肿块里。

相遇是不会结果的树

我遇见你
在二十八岁
一棵坠着果实的夏木

 

你三十,
或者三十一二岁
是落果的秋木

 

那天,
你装点了一袭黑衣
翻起的高领,
对我悄悄语:
原谅你所有的过往。

 

我揪了一根狗尾草
坐到海边
数着沙滩上的沙粒
——我与你的相遇,
藏于其中一颗。

 

你说,
不谨慎地选择
它就会被海浪的泡沫
卷走
像是之前,之后
卷走的无数颗沙粒。

 

浪花不会在乎相遇;
正如
时间不会在乎年龄。

一滴泪

那年那个潮湿的季节
你埋下了一滴泪
顺便埋葬了爱
 
月的晕 和着海浪的声音
对我悄语过
我接住了你的沉重
 
我埋藏起的历史
因你的一滴清泪
荡漾开来
几个季的等待
我抚摸它 还有热度
它当然不会消散
像这永驻的碧水 漾着轻柔的波
 
渺茫的歌
指引过我的脚步
竟是为了爱
歌声泯灭的地方
我也随之跌落
是遗落枕边的梦
我寻梦而去
 
街灯泛起沉重的痛
对我奚落我的固执
我知道
我欠你一滴泪 在这个潮湿的季节
在这不夜的废墟里
我竟不自主地还了你那一滴泪

无题

我望到,
离我在地铁上被让座不远了。

 

那时候
我坠着的眼袋
散发着鱼腥味,
舌头搅动空气发出
嘤嘤声——
为了一汤匙的问候。

 

那时候
我并不会比现在更孤独;
孤独画成一个平面,
我永葆青春。

 

不过,
那时候会
少了妈妈不时打来的骚扰电话;
多了我关于她的回忆。

 

我愣怔着,
笑了笑
——在我的今生告诫我
闭眼的时候。

 

不听话——
我想起了妈妈的话,
多么温柔,伴着一片面包:
一生的池水流过了最后一滴。

 

我望到,
离我在地铁上被让座不远了。

 

那时候
我不会埋怨错过了你,
错过了它,错过一切;
只轻轻地一叹:
再活一遍我并不能比现在更好!

我与时间恋爱

我与时间恋爱
从来没见过面
她赌气出走了,
至今三十年,
以后也不再回来了。

 

我拿起饭碗
觉得食不甘味
我躺在沙发上
电视荧幕上充斥着嘲笑
我试着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在第十位停住

 

对面坐着六个人
有两个是情侣
一个在打哈欠
一个在打电话
还有一个瞌睡的脑袋
敲打着玻璃
最后一个眼睛望着我
像是要睡着时
故意睁着半闭着的眼睛偷窥我

 

我与时间恋爱了
尝试着跟上她的脚步
偶有摔倒
她都不怜惜地望我一眼
大概以为我是一个野孩子
她不愿做我的情人
更不愿戴我准备的戒指
她只希望听到我孩子般的哭泣

 

后来
她给我一件黑色的衣服
邮寄给我的
货到付款
我大笔一挥
签上了我的名字
像是写了一个笑话
因为出不起快递费
总不能让她出吧?
她是我爱的人
所以
这一辈子她也不知道我的姓名

 

一天
下起了雨
她流泪了吗?
我放下手中切菜的刀
巴望着
希望能看到她的裙摆
这顿饭是给她做的啊!

 

我爱上了时间
时间就像是一个女孩的名字
她有一个曲折的来历
就是
她一直一根筋
她谁也不爱
也爱所有人
我嫉妒地
彻夜难眠

我要找到你

走在掘金的道路上,
我露出黝黑的脊背。
接受空无一色的太阳
曝晒,
只为找到你。

 

你把笑容
印在了我的地图上。
地图一角的卷边,
像是你嘴角的浅痣。
曲曲折折
拼成了你的模样。

 

我挖出埋在沙漠下的
雨水,
盛满了掏空的心脏。
渴饮  渴饮
羼着你的香气
的雨露。

我划起了暮年的犁耙

对着牛说:
我没有诗情
更不会成为一个诗人。

 

我以为我爱着你,
你会从镜子里爱着我。
一天,
你说:不爱了。
我便再也不打扰你。

 

镜子里,
抹掉了所有
记忆的斑点。
之前,
挂着的一颗水珠,
现在凝结成一个污点

 

风吹过了,
我划起暮年的
犁耙。
耕进永不会长出的种子。

我等着你老去

你的胳臂是圆滑的,
你的乳房是鼓涨的。
我并不知道,
你一个人时,
它们还是不是
鼓涨和圆滑的。

 

你赤裸着,
一个人时,
观望自己时,
我想象:
就像面对一块生铁,
一块布。

 

我一个人时,
你性的诱惑,
生根、新鲜;
想象
你胳臂的圆滑
和乳房的鼓涨。

 

我并没见过你,
所以我爱上你。

 

你的胳臂是圆滑的
乳房是鼓涨的。
还有,
脖颈、肚皮、大腿,
没有一点赘肉。

 

对肉的想象中
爱上了唯一的你。
对肉斤两的苛求中
撕碎了无数个你。

 

因为你笑容里
多了一根笑肌纤维,
一个你,死去了。

 

因为你走路时
多甩出了一个弧度,
一个你,死去了。

 

我呼唤你,
对着镜子里的我。

 

你的一次次去世,
延长我的时间之罪。
到头来,
我只能爱上
站在
陌生那边的你。

时间

花儿谢了,
鸟儿飞了。
除了享受阳光,
一件事也不做。

 

夏天走了,
秋天来了。
除了享受阳光,
一件事也不做。

 

云儿散了,
风儿停了。
除了享受阳光,
一件事也不做。

 

人儿去了,
爱情灭了。
除了享受阳光,
一件事也不做。

 

时间呵,
让我叹了一口气!

你有无数个细节可以很动人

你有无数个细节可以很动人,
不是因为没有忧愁;

 

空虚之虫没有
爬上你的眉梢。

 

你有一种样子可以
唤醒聒噪的乌鸦
在夜半敲打
我浅睡的哀叹。

 

——嘟嘴索吻的样子!

 

第二日,
忘记和你的交股而眠;
孤独却
融开了巧克力的一角。

 

而你,在阳光下
住到了方形屋子的
睡梦里,醒着

给我暗恋的女孩

让我悄悄告诉你
曾经心动过的女孩
你 是水
浸润了我青葱的年代
只是一不小心
把你遗落在沧海

 

让我轻轻告诉你
曾经在乎过的女孩
你 是雾
迷漫了我甜美的记忆
只是不敌流年
把你悄然的埋葬

 

我轻披衣衫
偷窥 往日发芽的青春
穿过了谎言和石头
然却
收获了纯净的泓泉

 

让我慢慢告诉你
曾经迷恋过的女孩
没有半丝的羞怯
也无经年的恐惧

 

只因
你依旧
是多年以前
我暗恋过的女孩

等待——我的父亲母亲

我的父亲母亲
是两首不同曲调的歌;
歌里啊,
呼噜打在了床头。

 

我的父亲母亲
是两条同一流向的河。
河里哦,
油花吻住了漏斗。

 

我的父亲母亲
是屋檐上对望的山雀。
犁耙划上了父亲的皱纹,
牛羊喂饱了母亲的银发。

 

我的父亲母亲的
日子只有一种烦乱,
正如
句子只有一种表达。

 

是播种和收获
——土地的,子女的
总是在期盼
和等待。

 

“先不回来罢,路费挺贵的。”
——父亲还剩下一头牛的倔强。
“……不回来也成,家里挺好的。”
——母亲添满了水缸的等待。

 

喔,等待哟!
等待扎到面皮里的裂痕,
等待抛离子宫后发酵的
肉团,
等待揳到时间里的虚无么?

 

父亲母亲的等待
瘦成一根枯了的细杨;

 

我的父亲母亲
老给了不知名的
等待

若你诚实

若你诚实,
你会开不了口
沉默  或者
悬挂起来的笑话

 

你像是太阳下的一只蝉
开起口
就不会是任何人的点缀
是零余者握持的
不带思想的思考

 

若你诚实
女人不会是朋友

 

若你诚实
最后,你会
不发一语。

爱情像温暖在怀里的石子

我缩回伸出的五块钱
抽回了现实的怯懦,
锁在黑夜的抽屉里——
睡着
虚无与爱;
做着
牵手的迷梦。

 

后来,
爱醒了
挣脱虚无的秕壳儿
伸展成一个孩子,
躺在你肥美的臂弯里。
你用大理石般的发丝
培育了我的梦。

 

鸟儿啄着窗台上的落叶。
醒了,
你去梳妆
我忆起:
昨天的酱油
还没有付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