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侯存丰的诗


当前位置 > 侯存丰的诗>返回首页

侯存丰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少女

好闻的味道。抓在手心的茅雁草,
动动嘴唇,便伏贴的偎上指梢。

 

是吹起了一阵风,暮春时节的夕阳,
在后家园,土坡上,映红的脸蛋。
2014年,在柳州,吃完一碗螺蛳粉,
说起这么一回事,眼神迷离。

 

“记得那时候”,你总是这样开头。

末浓

是香樟的清香,偎过去,摸下枝干,
微凉的感觉,仿佛风吹起来,绿叶微晃。

 

想起谭翠,昨日里曾在此停留良久,
淡黄长衫,绿绉底裤,手拭前额,
是在念想什么,亦或等待着什么?
校园里路,香樟树下,一本《安娜·卡列宁娜》

 

天色已经黑下,闻着香向别处走去。
含蓄的中国式校园,最后留给人世的形象是烟……

暗香


“等以后吧”,看着池塘里浮游的一只水蚊,
围着一片绿藻,爬来爬去,五只、七只腿的样子。
 
也许要爬进一个梦吧。站起身,看看座下的石凳,
上面覆着一份报纸,衡阳晚报,上午买肉卷时拿的。
那时,肉卷是热的,报纸夹在腋窝,也是热的,
那时,暖风习习,白云在池塘里蓬松的舒适安稳。
 
“等以后吧”,突然忆起清少纳言在《枕草子》里的话:
“月与秋期而身何去”、“早已落了”。唉,落了也好。

茶馆

杯沿露出了红光,是一两粒水珠,
刚刚桌面上的语声,仿佛还残留其中。

 

走进电子路,就在这坐下了,
两只茶杯,一本线装书籍。
交谈前,抿上一口温开的竹叶青,
就像遇见行道树,总要倚上一会儿。

 

张然抚过书脊,继而托住了下颌,
《在清朝》的悠闲,沾染上髭黑的胡须。

暮春

又是下雨天,又是那片老旧的杉树林,
树下觅食的春鸭,湿泥,空落的石凳。

 

中间隔着篮球场,网兜就那么耷拉着,
有行人穿过,去到杉树林,就想象下,
那就是她了,红湘路上,扯手的人家,
而远远地,只是春鸭,老旧的杉树林。

 

仿佛这就是人世,一个又一个雨天过去,
高耸的树影,像枚雨滴,倒在篮球架下。

此君

推开窗,香樟的叶随意地挂着,
从二楼望去,一片、两片,委婉的林荫道。
 
在这林荫道上,枣红脸的人喝青啤,
一边捉从袖梢跳出的虱子,那虱子肥胖,
神似重庆的涪江,亦像重庆花生,剥了壳。
 
现在好了,穿纤维汗衫,书桌上置橘茶,
浅黄光景,闲下只去推推窗,挠挠香樟叶

有赠

信步至南校大礼堂,门前的石狮子,
干净,几撮鸟屎,已为多天的雨水冲去。
 
多赏心呵,门两边的香樟,广玉兰,
还有树底下的几丛灌木,叶子发青,显出
正努力向上生长的样子,简直旁若无人,
出了闺似的,吮吸门楣少有的几点天光。
 
我懒洋洋坐下来,倚着石狮子,
仰脸想,那王谢堂前鸟,何时再来方便啊。

致An

玉桂街是一条长街。长街的好处是
初夏风慢,吆喝的大爷,茶担慵懒。

 

这让我记起衡阳傍晚,荷叶湉湉
雨中少女读《枕草子》,斜依银窗。
在广元,那又是另一番景象,
吃罢凉面,躲进树荫,用烟丝剔牙

 

并不去想太宰治,和他的艳史,
因为玉桂街是一条长街,街人繁多。

寄怀

她在灯下寻东西,桉木的气味,
也是桌子的气味,从发芽,到搬进这座屋子。
 
她就一直在找。当初,厅堂宽敞,
织衣缝鞋之外,余下的布,用来糊窗,
来到窗前,她就看到她的男人,赤着脚板,
把肥料和斧子丢在院落一角,围着树转。
 
那旋转的身影,使她看着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从此,她就开始了寻找,无论白天,黑夜,
甚至在月光爬过床头,照见绣针愈发细亮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