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李志军的诗


当前位置 > 李志军的诗>返回首页

李志军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流浪狗

像集权国家的艺术家一样
不受欢迎
他们需要有用且听话的
 
你们却什么都不会
在死寂的夜里听风吹草动,车行虫鸣
像一个个失眠的城市
 
惟一的手艺
是在垃圾堆里找到美味
而你们依然被流放
 
怎样死去
也许那是明天的事
那又怎样,谁说的好呢?

游民

贪官的情妇们纷纷奔散
她们要在天亮之前将各自
清洗干净
 
还有什么没有抛弃
从此阳光也将同样黯淡
和穷人们一样朝不保夕,尖刻,冷漠
 
黑夜却是佳好的漂白剂
于是你们赤身裸体
揭发!揭发!揭发!
 
天亮使人不安
你们将要和芸芸众生一样卑贱
在安静的阳光下奔波游走
 

死后

死后,
魂魄离开身体,
这一堆肉和骨头啊…
于是飘起来,
很高很高,
来到一座静得出奇的山,
有许多魂魄在上面游走,
没有性别,身份,地位,穷富,胖瘦…
无数的魂魄在不停的游走,
各自想着过往,
想好了就停下来,
停下来的,
就魂飞魄散…
就像和这个世界最初的关系

你穿上黑夜的衣服,
就融进了黑夜;
 
白天你换上一件,
就化作百天;
 
躺在草地上,
就穿件和草一样的衣衫;
 
风来,
你披上斗篷就飘散;
 
人群中,
便和他们一样谁也认不出。
 
埋到土里
最后一件依旧如此合适!

夜巡

夜里,一个苍白的洞
粘稠的黑暗会随时渗进来

 

回忆,变得轻飘飘
连呼吸声都可以将其惊散

 

那棵,冬日里凌厉的树
在浓雾的夜浆里柔和许多

 

此刻,所有熟睡和醒着的人
都变得温情和脆弱像是老了

 

关掉,绕着丝丝白气的灯
一切便都被置于无限的黑里

 

躺下,开始演练死亡时的动作
或是把肉身掏空化作夜的一部分

 

如期而至
如期而走

黑色的风,
吹不散浓黑的雾,
远处才有黑蓝的光!
粘稠的雾被一匹黑亮的马撕开,
嘴里含着热气腾腾的心脏,
背上是一串新鲜的头颅,
风裹着远古的血腥,
而瞬间,
这匹灵兽连同它的一切
都和浓雾化作一体!
只是比远处更远的地方,
多了一些黑紫!

院子傍边有三棵树,
一棵杨树,一棵榆树,一棵槐树。
院子里住着三个人,
孩子,妻子,丈夫。
他们和树结邻以来经历了几个四季,
丈夫把这三棵树当做他为数不多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