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张甫秋的诗


当前位置 > 张甫秋的诗>返回首页

张甫秋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春天来了,去种树

他们又在说植树节
我只想把我种进去
到秋天收获一堆儿我
一个挣钱一个挣钱
一个挣钱一个挣钱

一个无产者的回忆

冬日
旁晚的破旧
自行车棚

好多次
望着打在
玻璃上的残影
焦急在书包或者口袋儿里
找钥匙
有过吗?

生活不是不容易

依旧
她在留着中年丧夫时
新寡脸上的横肉
和难以平复的感情

 

这个明媚的早晨
人群中的匆匆一瞥
我在
也就明白了几分

先自我介绍下

哦!
这让我想起阴霾
早晨的7点半
被一排老秃鹫包围
审问我的5岁

禅的二则

1、急

 

我长尾巴了
我要变身
我就要

妖精啦

 


2、破

 

对,要是我

 

还有尾巴
唐僧
一定是我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

听见
戏文里
太多杀身取义杀己救孤
舍己救忠的路人
甲乙丙丁
是真的吗

 

是真的吧
结局功成
主角名就
为何赢了后
他们还那么气馁

 

甲乙丙丁就那么没了

它们并无差别

总有
卑微的飞虫
从潮湿的厕所飞向
台灯

 

不是萦绕
而是受到前辈感召
前赴后继的一只只

 

打断我 阅读
我自觉又夹杂些
迫使

 

记录下这一时候的神圣
在卫生纸上

送葬者

逝者自己抬着纸花圈
走在送葬队伍最前面
回头说
别送了,我走了
别哭了,我听够了
别烧了,我用不着
别吹了,我不认识你们


白幡跟着人头飘了又飘
它送自己
也顺便送一程
他们


不止一次看见

生活发生了故障

 夜深
火车的汽笛
(也可能是轮船)
划过城市数公里的
距离,来到窗边
呜咽
叫嚣
沉闷

 

之后
才是冒着烟的催眠

镜子

火车站里每个人都在
看我,新奇
疲惫
兴奋
甚至有一两个
流着鼻涕的色情

 

出发前的每一分钟
都可能张开
他们粘着
韭菜叶的牙齿

 

就像二乘二等于四一样明显

马路中央的柳絮

马路中央的柳絮
手拉手
一圈又一圈的
跳舞

 

忽略暑热
忽略汽车
建筑
人心
轻蔑

 

它们用袜子感知节奏
跳得真好

1967年的早上

有风,穿堂而过
夫子的像动了动
他说:“孩子,你还是个孩子。”
“是,夫子还是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