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章平的诗


当前位置 > 章平的诗>返回首页

章平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再次写到雨

小城以南,雨水是活跃分子 
没完没了的和瓦片说话,说晴日里的 
忧伤,说夜晚的静谧与安详。仿佛没有雨 
小城就是单一的,行道树不愿摆出忧伤的 
姿势,行人不会急急忙忙,更不会有人 
在桥上举灯观望。一旦有了雨,什么都 
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一个人在走廊里 
就能听成地老天荒

洋火

太寂静了。柴火早已束手就擒 
石榴不再红得过分,灯盏要有人重新燃起 
太寂静了。抽屉还在开着,仿佛开着就能 
跳出许多旧事。旧事并不妨碍我们新欢 
旧事甚至并不妨碍死去的人再活过来
 
太寂静了。需要有人划亮一根洋火。一根 
洋火远远不够,还要有一口装满烟丝的布袋 
还要有一位披头散发的老翁,正啪啦的燃烧寂静
 
太寂静了。我终于把这幅画画完 
多年前,父亲把他放进中堂上的相框 
此时的黑暗,一根洋火远远照不亮

雨夜

危险而多汁的夜晚,下雨是件 
旧物件。你可以置之不理,亦可 
提笔记下。而雨声是闲不住的
 
它要在瓦片上绘出律动的五线谱 
在送别的车辆上留下无知的吻痕 
最终,它只是要在一个人的 
心中溅出隔世的泥痕 

立春

立春之日,山里到处都是好看的阳光 
正要赞美时,它们集体向雪举起了投枪 
当布贡翻过另一座山坡时,那些雪很快就被 
牛羊吃光了,只剩他在打着冬天的哈欠

春天来了

一清晨的鸟鸣,一上午的植树种草 
至于下午,只有读书看报了。这一切 
似乎都在说:春天来了,春天来了。猫儿脸 
已经赶回来了,身上还带着欧洲的味道 
廊檐上的藤萝啊,求求你了,不要绿得 
如此巧妙。孩子的脸啊,你们怎么也被 
春风吹绿了。宅得太久,也该出去走走了 
我要给每一棵小草取一个陌生好听的名字 
蛇舌一号,蓝眼二号。。。至于那只小狗 
暂且叫她虎耳吧,明天还可以改成铃兰、含笑 
之类。哎,悲伤啊,那叫洋白、卷心的姊妹 
怎么还在吃啊,她们不是相约减肥么?幸好 
可爱的悠儿,还在树下学习,她就快要变成 
一朵桃花了。草丛里那只“会飞的花朵”,你可以 
慢点飞么,等等我,再等等我,让我在下一阵 
春风里破茧,让我们一起飞,让我们 
一起在夕阳下美到不可救药

迷失的森林

在迷失的森林里,我终究会成为 
植物的晚餐。我放弃了越来越多的爱 
比如蘑菇站在腐木的肩上,野花在荆棘中 
打开自己,果实先于树死亡。我对天发誓 
它们都是真诚的,它们敢于交心,敢于坦白 
美丽的丑陋。露珠不用它的晶莹咬住你的眼睛 
松果也从不用它的叹息迷住你的耳朵,甚至 
一只乌鸦从瓶中取食也同样动人。在玉兰花 
白皙皮肤的映照下,我所有的陈述 
成了另一个谎言的入口

东大街的寂静

廊椅被空出来了,青石路也是
空出来的寂静好比一声轻叹,叹如
脚底板猛地被小石子硌了一下。作为
一个陌生的和事佬,我需要多走几趟


仿佛多走几趟,就能区分这清晨、夜晚的寂静
性格有何不同;仿若少走一趟,这寂静和我的
欢喜就会有隔阂。今天是一个阴晴不定的
春日,我又趁早逛了一趟,仿佛此生就可以
少走一趟,仿佛这寂静就要随着投下的石子
与河水一块荡漾起来了。此刻,我寂静的
看着这寂静,仿佛这寂静从未沸腾

小城的雨

小城的雨多么懂事啊,它非要等到
孩子们睡着了才会落下来;小城的雨多么
健忘啊,它总是找不到回去的路;其实
小城的雨是被冤枉的,它不是有意躲进
瓦罐的。走在雨中的人并不着急回家,他
要把裤腿上的泥泞在荒芜中晾干。如果你
恰好凑过身来,就会有一只青蛙咕咚一声
跳进河里,而这时雨更大了

我在桥下等待你

龙眠河被梳理过了,夜晚的灯火璀璨夺目
只有你孤零零的立在远处看风景。我必须绕过
烂尾楼、垃圾场,穿过马路、广场和一段木制阶梯
才能来到桥下,在秋天的腹地等待你

 

我是你用心阅读过的一本旧书,是你缺席
多年的王子和黑马,也是你用词语生活过的
夜晚。命理上的十一月就要到了,可
你不来,我也黑暗

 

迎面而来的风,是你生长出来的呼吸
在我的身体里全化开了。哦,亲爱的
别怪我,我没有用词语修饰你,没有用
鲜花迎接你,我知道相通大于表达

听雨者

我的词语有限
我的认识有限

 

三月的雨,不外是太阳和花朵的一次拌嘴
灰天空,赠我欢愉也赠我寂寞

 

那些死去的雨声,在诗里
我会让它一死再死,直至发出嘀嗒的叩窗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