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纳兰容若的诗


当前位置 > 纳兰容若的诗>返回首页

纳兰容若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神的默许

我喜欢这里,
这里就盛产竹子。竹林清幽的可以拧出露珠
和蝴蝶。
不要被我所捏造的虚美
所俘获。
要像向日葵那样,从苍穹里蠡测神秘;
谨守着光的忠贞。
我已卸去心怀的
利刃。经过童年的苞米地时
心。贴了上去,
抢占一颗玉米的位置,那片金黄
与我有份。
风从上往下吹,
像是神的默许,从头到脚地亲你一遍。
 

草莓

你不来,我就不是火焰。
你的眼神不来采撷,我就持续地衰老、
寂灭。
一颗心
愿意为你丰饶。
将自己摆上,献出汁液和芬芳。
我行走在从草尖抵达明月高悬的
途中,
有时浮于水上,有时四面楚歌,卡在一棵树里
你要来搭救我。

听说光向她走来

一起摆动着天使的翅膀,说着诗的语言。
闪电羞涩,雨水清纯。
做一粒死去的
麦子。
再为你返青,为你金黄。
在黑暗里,
就是乌云沉溺于乌江。
万物皆欲昏睡,而她的心
透明如银杯。
听说光已向她走来。
听说她已
御风而行。把云朵当羊群一般牧养。

隐秘之美

沿途所见之物,
黑蝶和古柏。
我喊出了“鬼蝴蝶”
它的身上
携带着我孩提时,对神秘事物的探寻和恐惧。
我说像树一样生活,
根亲吻泥土
树梢亲吻云朵
内心的年轮,暗含一种隐秘的修行。
我在所有的路上
渴慕“道”和“美”。
像诗人一样
赤足踩踏在琴键上,聆听一棵三百岁的古柏所演奏的
宁静、喜悦和大自在。

灵魂落雪

一切皆有神的美意。
就像站在苦难的尽头,我反刍苦难的青草。
灵魂落雪
宜用内心的银杯,
承接这凉薄和寒意。
锯齿草在一棵树的身上拉锯
摇动内心的教堂。
雨夹雪,就像一个干净的拥抱。
你给我春天
我还你“山河拱手和一笑。”

日全食

与其给太阳刷上一层黑漆
不如用羔羊之血
涂抹自己的罪
在仪式里
觉醒,在仪式里。
他们挖出淤泥里的藕,用灵粮填饱饥饿的胃。
他不用语言传递什么,
笃信避火咒,完成
在火焰上的行走。

一切都是新的

筵席是新的
来欢庆的人是新的
缸里盛满了水,酒也是新的。

 

迷途的羊站在羊群里
青草也是新的。

 

小鸟从一棵树飞向了另一棵树
没被拣选的树木,
彷佛度过了自己的逾越节
蚂蚁步入树荫
它们制造的黑暗是新的。

 

一切都那么完美,好像秩序从未被打乱
光是新的,
仿佛神刚刚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

无锄可锄

手指终止了对琴键的抚摸
你掐灭了内心的微澜。
你戳破窗棂,
窥见一阵风吹倒了纸老虎。
我有无锄可锄的悲苦
亦有拘囿于肉身的灵魂。
是镰刀收割麦穗的时候了
我拧紧了墨水的瓶盖,
不倾洒出一滴人世的黑。

十年

不过是陀螺,
迅疾旋转才能免于命运之鞭地抽打。
不过是蝴蝶,
扑扇几下翅膀。

 

我恐惧说出陈旧之词
换来冷箭。
一个词与另一个词的碰撞,产生火星。
在一扇门前,沮丧和瘫软。

 

在江湖夜雨中
划桨,就像沦丧和持守在角力。
我用风对风暴的反叛,
窃取力量。

 

再不能用时间为灵魂守身
我怕,进不去一道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