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雪马的诗


当前位置 > 雪马的诗>返回首页

雪马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我的祖国

我的祖国
只有两个字
如果拆开来
一个是中
一个是国
你可以拆开来读和写
甚至嚎叫
但你不可以拆开
字里的人们
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天空
不可以拆开字里的土地
不可以拆开这两个字
合起来的力量
如果你硬要拆开
你会拆出愤怒
你会拆出鲜血

减法运算

我的一生
不得不在做减法运算
首先减掉幼稚、天真
然后减掉童心
再减掉无知、减掉愤怒
减掉狂妄、减掉疼痛
减掉快乐、悲伤
减掉身体内的寂寞
减掉脑袋里的幻想
减掉思维和细胞活动
减掉亲人和仇人
减到地下继续减
首先减掉光明和喧闹
再减皮减肉
减掉一身壳
减到白蚁对白骨

雨敲窗外

雨在窗外敲土地
敲敲这头  敲敲那头
敲敲世界的外壳
这滴雨敲过苏州
那滴雨敲过唐朝
现在全都敲在
我的窗外
它们一生动荡不安
今天敲着中国
明天去敲欧洲
敲敲黑夜  敲敲白昼
敲敲地球的那边

天黑下来

天黑下来
一些事物的轮廓
模糊起来
隐在暗处的生物
凸露出来
有的飞翔  有的鸣叫
它们的一生
吃着黑长大
裹着黑死去
山远了  树远了
远在远处的灯火
渐次扭亮

一滴湖水

一滴,白马湖的水
爬了一年的山
走了一年的路
今夜,来访我的心

 

它在我的鼻梁上彷徨
不知该迈哪一步:

 

我的左眼太潮湿
我的右眼太干燥

 

今夜,坐在屋檐下
不问水归何处
只闻水的味道

河水在流

一条河流
趁夜色恍惚
逃离了乡愁
在去城里的路上
被一缕月光拦截
盘问它的身份
群山在身后
一步步撤退
留下一路叹息
水里的鱼
耐不住寂寞
纷纷出水
托风去打探
雨的下落
两岸的猿声
来不及啼
就被黎明出卖
水在河里流
流不出音讯
空流一宿

雪沙敲门

雪沙在门外
沙沙敲门
敲雪马的门
冬天此刻
正在变薄
变锋利
也变脆弱
雪马斜卧床头
解读寂静
雪的语言
已到了心口
却无处翻译
夜刀雪白
在窗外出鞘

棉花姑娘

我在故乡的田野里
与一朵棉花
似曾相识
它是位女性
它在风中开屏
露出白臀
让我下半身坚硬
三十年前 
也在这块土地
我和她的祖先相遇
只是那个时候
我很小很小
小到让我辨不出性别
小到没有性意思

月亮吃人

月亮照着吃饱了饭的人
月亮照着吃不饱饭的人
月亮照着很想吃饭的人
月亮照着不想吃饭的人
月亮照着不能吃饭的人
月亮照着空想吃饭的人
月亮照着照着
只能照吃不了饭的人

玩泥巴

玩泥巴  玩泥巴
我把红泥巴
雕成漂亮的妈妈

 

玩泥巴  玩泥巴
我把黑泥巴
塑成快乐的爸爸

 

玩泥巴  玩泥巴
我把绿泥巴
捏成可爱的妹妹

 

最后我把黄泥巴
甩成顽皮的雪马
它的小手里
还攥着泥巴

妈妈

坟墓  坟墓
你好  你好
我是雪马
请把门打开
我要进来
看看我妈妈

奔跑

我从一座村庄奔跑到一座城市
我从城市这头奔跑到城市那头
我奔跑在城市里的街头
我在街头的人群里奔跑
我从白昼奔跑向黑夜
我从男人奔跑向女人
我从灵魂奔跑向肉体
我在所有事物上奔跑
我在快里奔跑
我在慢里奔跑
我在累里奔跑
我丧失了奔跑
我还要假装在
奔跑

路遇

在一个路口
他撞见了他的过去
他们拥抱、哭泣
一度失语
用泪水清洗
三十年的误会
现在他们枯老了
蹒跚迈进一家餐厅
腋下夹着一堆旧时光
安然就座
然后他们掏出
身体内的密语
放在餐桌上
供彼此享用
剩下的打包
带走
 

命运

命运曾纠结我
叫我无所适从
老是埋怨
埋怨它的不近人情
也不懂风情
埋怨它冷漠
残酷
偶尔的温情
只是在黎明的那一刻
到来
现在我已不把它
当回鸟事
在入睡的时候
我已经咀嚼掉
 

江南

一滴梅雨
落在西湖
惊动了江南
杨柳岸
晓风湿了月光
光下无影
口吐宋词的女子
南山下垂钓
钓一湖水墨
一不留意
染了风寒
连夜撤回临安
古塔的钟声
夜半起来咳嗽
咳了千年仍旧
无人来疗伤
青山斜了
水乡瘦了
江南一点点旧了

归去

再走几步
就到了深秋
枫叶已深思熟虑
在树上做最后的祷告
祷告瓜熟蒂落
祷告春风来信
一只梅花鹿
在湖边独饮风光
风从北面吹来
吹落了忧伤
雨的脚步
来自南山
还在黄昏里
弹奏不止
不如归去
学夕阳西下

牙齿总想咬点什么

我的牙齿
老想咬破些什么
咬去了光明的皮
咬掉了黑暗的肉
世界在我的嘴里
只剩下一副空骨架
我的上牙还在敲着
我的下牙
敲到骨头都空了
敲得牙齿也碎了

我所见到的蝴蝶

我所见到的蝴蝶
是没有骨头的
倒有易碎的肉
从花的世界里,它们
探出带尖嘴的头
告诉你:这个是有毒的
那个才是香的
其实飞到天空
它们也是有骨的
只是骨长在飞里
 

我的体内有一座山

我的体内有一座山
山上有一间房子
房子里住着
一位诗人
诗人终生不出门
偶尔打开窗户
唤一缕白云
喊作故乡
身体终会老
乡愁却不死
我常常放慢脚步
张大嘴巴
吸入空气
吐出诗骨
 

穿过一座城市去见一个人

我们穿过一座城市
去见一个人
那人已在黄昏里
等了一下午
灯光暗淡  人群已散
茶馆窗外
雪下了一夜
我们坐在那里
不着一语
出门见雪
白的点  白的斑
白茫茫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