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紫石的诗


当前位置 > 紫石的诗>返回首页

紫石的诗

分享到: 更多
诗人的废话

诗人得把这个世界张罗好
让不存在的存在
美好的继续
永远美好

 

总有那么多梦吧
不用实现也能实现
但是要创造
永远创造

 

岁月是金子般的沉默
身体在沉默中  发芽又消亡
叫什么名字从来不重要
烧掉的诗才是火

 

把一切烧成另一种一切
把自己看穿看碎
把所有悲伤烧成一笑
把一笑留在无存的人间

这个春天折一支山茶花送去——致一位远方的妈妈

我要枪毙你 春天
你失控
你抢夺
所有的生命力向你汇集

 

你霸道
你扼杀
你宣扬告别脆弱的
目睹终结一切顽强的渐息

 

可我崇拜你
你的决绝 不留痛
你的悲悯 在繁花盛开时
给一个名字画上鲜艳的圈

 

我知道我爱你 春天
愤怒和感激都撒泄给你 不懂得
也从不追问
不是偶然眼见清风拂花

 

我也知道 是因为思念
还有错过的雨
解开深沉的遗憾
才能依然在下一个春季活下去

复活节

站在那里
结束死亡的飞行
火山烧掉旧的羽翼四季如春
却没有翅膀重生

 

三月疯狂的兔子
爱情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姊妹
血色照耀新绿
欢唱游行

 

赤脚百合身着长袍举起十字
芳香引来世界的圣洁
蝶成为蛹
母亲的母亲刚刚诞生

立春以前

我爱
春天到来的坦诚
晴与雪

 

我爱
落在冰上成为冰
火上成为火

 

我爱
分离即分离
你之于你我之于我

 

我爱
本质的喷张
相撞能够沉默抵达

不要说出过多的细节

就此绝口
封存  这世界的天色
从不曾作别时间
模糊里有过去未来但没有一切
都只是词语作罢
涂抹掉结束
一大块一次性的布
消解为很多块 空气、灰尘
世界的水汽
无数遥远而闪烁的星辰
面对的时候
不错过
也不要说出过多的细节

路程的判断

我在玻璃屋顶下坐了一整个下午
等候柿子坠落 啪的那一下
红色不是偶然 穿透
砸开 坚硬犀利的砟子
使我碎溅

 

于是天空沉于深海
我的浆液随同下沉
一片蓝一片红一片白
因为一切向下终为一片黑 开始
靠近核的神秘

 

房间总会给人以另一时空的错觉
束之高阁还觉得安稳
直至受外力贴在地面吃到土
俯于海面沉至洋底
才发现寒冷从来是不需预测的

 

事实上一切路径完全相反
而你终究知道真相却不敢回头
还是恐惧 失去
死亡、诗与女人的高跟鞋
原本你要摆脱的重力

忘却每一个夜晚

在夜间写诗
深眠中平静规律的呼吸 无觉察
窥见梦
如果可以期待 又可以
把控希望 是彩色该多好

 

抓住笔 就抓住了依据
灰雀在高压线上叫嚷 鼓楼和钟楼
口罩下面面相觑
我锄开我的居所 找明清
找雨后碎瓦 找去年落下的核桃和枣子

 

但我不知道明天
也从不去怀疑身体的忠诚
又在清晨 异乡空无一人的森林中奔跑
炽热与平静同时上升
肌肤与骨骼不幸落在后面 每次都呼喊

 

爱情可以狂妄地超越
时光  静止隧道中我的心动
是最本源的勃发
对于爱
那强烈永远保有少女的羞涩
             
       2014年11月30日

断句



用粗黑的发再勒
精神运动导致浑身酸痛
腰间穿梭的冷风试打着标点
我被困住
子宫的痉挛控制起下体所有的缝隙
词语瞬时连成片
密密麻麻
血块挂在柔软的墙上不得脱身
时间的成就毁于一旦
母亲说我的眉宇
抽搐了下
好像
好像再没有什么

立正之歌

漂泊的感觉好么
要去了 终有一天
解下或者被脱掉缰绳制的丝绢衣裳
赤裸流浪

 

三十年将时间磨成一棵粗砺的针
穿梭在肉体内缝缝补补
冷漠从来不是冰凉的
笑或者沉默

 

为了一个完整的自己
常常需要放弃五官的美妙
问者学者思者
剔除这无比绚烂的灰色而生活

 

夜晚与白日
光都从天空而来
真的不要走得太近
不要以对待动物的方式来对待人

 

是的 门和守门员都该换了
拿出金钱 时间拆掉一堵堵积郁的墙
甚至精神的生命
完成对善的虔诚

轮回之梦

如何离火焰那样近
熔岩飞溅在身上变得冰冷
我知道
我是一个死者
将继续老去
干瘪的皮肤会记得
当年逐渐消失的温度

 

苏醒
苏醒

 

灵魂在飞出后得以附着
得以相遇复活
栖落在古塔的角落
群鸽遮天飞过时
喇嘛的号角从东方之巅升起

 

躯体渐次微息 喘气
混沌中经轮转动
沙丘流响
曾到过的极乐世界炫目至极
一只无形温暖的手
遵循号角之声送来生命之种
极其平静的愉悦
让我真正看到了死亡后的星空
星空后无限的空无
仿佛是一阵风
将我填埋在荣耀的黑色中
拨开土
在一座岩石的城中
复活

鬼魅

你应该从我的身边离去
这里没有尘埃
所以也落不住空气

 

有时候我喜欢窒息
死亡活脱脱的在你手中假寐
你在世间伸缩自如

 

儿时起便知道
第三只眼睛的特长
所以我的周围允许有很多你

 

在我的世界穿梭
看到三个世界以及九个天空
你知道伟大的渺小

 

有时候我挽留你
甚至呼唤你
但自由也有时候不为意志所转移

 

就像真空中谈论爱情和食物
无限超过了界限
有时怎样都不复存在

 

你应该从我的身边离去
找一冠衣钵
成为诗人的灵魂之一

蚜虫

悄悄的
你强大的欲望部署精心
去占领
一个个新生命
蚕食 蚕食
直到控制 吞噬
然后疯狂的哺育
你的下一代

 

下一代
还是蚜虫

大于死亡

到处都是子弹
穿梭
在这不见天日的林中
魔鬼发现我
躲藏进他的世界
沾沾自喜

 

内心的火焰
快要把我灼烧到爆裂
遇上狂躁干渴的风
将这林子点燃成为灰烬
来一阵暴雨
泥土 泥土

 

我一直走
一直走回原地
一言不发

镜中的马丘比丘——读聂鲁达《马丘比丘之巅》

马丘比丘
我不认识你
但当我从星空坠落在山巅
诗人的歌
让平淡的夜突然明亮
我熊熊燃烧着
欢乐着
为了迎接你的魔咒
甘愿坠亡
越来越近
不知我消逝的身体
还能否让我在你的肌体上站立
顶着那险峰额上的白云
亲吻你深海中裹满泥土却又纯洁的足

 

马丘比丘
我不认识你
如果不是这个名字
我觉得自己曾在你的身边低吟
拨开漂着浮萍的湖水
照着你的面孔在石上深深雕刻你的掠影
尽管你不知道我
一个东方女子
惆怅的原因
越来越远
不知道你尘封的往事
还有多少细节挣扎着埋葬或者迸发
像流星雨冲进我的身体
一刹那
就浓烈的消失了

 

马丘比丘
我不认识你
多少海水、树木、岩石、空气、灵长
也不知道你却包围着你
用沉默的语言和身躯
在你金色的血液中洗涤着无数
灵魂和灵魂以外
照耀了多少故事的雕像
成为我追逐的传说与诗歌
越来越近
我似乎仍能听到你
就在那云后的圣音中隐约却清晰
你用你沉重而空灵的呼吸
让我用我的母语
理解你

抑郁患者

梦没有抑郁
是诗人抑郁了

 

诗人是被胶带缠住嘴的狗
是被恐吓的孩子
是清早同一时间必须用同一声音嚎叫的闹表
是美丽田园风花雪月的护肤品
是掩耳盗铃者无病呻吟者
是若无其事软绵绵的哑巴
是精神贵族的一袋细软
是蒜皮堆砌的一地鸡毛
诗人不再是诗人
诗人是不是诗人的我

 

诗人是公平正义的一把剑
尽管平日被珍藏
是太阳光芒哺育的孩子
天真乐观有时问一针见血的问题
是一汪明镜的湖泊
看的见自己也照见他人
是包罗万象的天空
体内蕴含着自然赋予的风雨雷电
是海燕是夜莺
是地震前群起而飞承担恶名的乌鸦
是一滩危难时立正的散漫
是一群只抵御不住食色的穷光蛋
也许我不是诗人
但至少是一个没有四肢仍饱有声音的朗读者

摆渡人


那水依桨而来的声音
一波一波
似乎还伴着那潮湿布衫的间错
 

那摆渡上一支琵琶
悄语弄弦
一把油纸伞忆得江南儿时岁月
 
谁的指尖
拨开柳芽春帘
又是谁温雅的面庞
侧耳倾听若隐若现若即若离的吟唱
 
何来花瓣偶飘零
何来燕雀鸣
舟前行
不舍依依
 
轻提裙
绣花足缓缓移
青苔石上回眸一望
依依不舍

因为春天——送给每个在春天寻找希望的朋友

花开了 草绿了
因为春天
风中有了太阳温暖的味道
浩蓝的天空渐渐多了鸟儿和风筝
走在春天里
一年都将是新的
淡淡抹去往日难渡的冷寂
感恩勇敢与执着启迪出新的智慧

 

因为春天
我们知道了轮回
懂得生命的善始善终
也明白即使渺小也会有新的起点
一株小草
一把渴望春雨的泥土
一只晾着翅膀准备飞翔的鸽子
一个靠在飘窗写诗给未来爱人的我

 

因为春天
人们会回忆过往
又因为过往一去不再复返
人们懂得珍惜瞬间美好却抓不住的真实
这样一个季节
让我们希望着行走
从四季的五味杂陈中筛选
在一片广阔的天地中从容的向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