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邱岩的诗


当前位置 > 邱岩的诗>返回首页

邱岩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大台阶

这仿佛是玛雅人的地点
我站在雨林深处的大台阶上
生命的大琴键
安放在如此荒凉、寂静
围绕繁茂绿叶的处所

 

天空缓慢的光彩
一一将人们销毁
丛叶凝重的绿
缓缓吹拂人们轻无的身影

 

她将躺在燊燊的火焰树下
直至笑声变成灰烬
他身上穿着朴素的褂子
直至变成尘土

 

慢慢的,人们都会聚集
站在大台阶上
在天光下身影肃穆
他们吻过棕榈叶
脚跟踩实生活
当大撤退的军令,在天空深处的号角中吹响
他们一一踏下大台阶
将一切放下
将自己交给死亡

 

树叶的喧嚣,闪耀此刻
我矮小的存在
面朝围拢存在,沉默的大台阶
当忧郁的一束光
自伤感的心灵深处升起
仿佛斯芬克斯的巨石雕像
面朝我脸颊上的沉默泪滴

忧郁症

我摘掉走廊里的一面大镜子
我还打算把天花板和吊灯也一并处理掉
忧郁症发作时不可坐以待毙。我的女人已经
熄灭了爱我的骨头。她变成一堆冰冷的水晶
时间——就是这么回事。我不打算打开晚风的门
让灰烬朝我吹呀吹。没有一束光芒是如此形成的:
在痛苦的女人的血污中——
在怀孕母亲和初生婴儿的嚎叫声中——
你看到了什么?纳粹军官?红死魔的面具?成群坟墓连成的
那些妄语。手艺人终日坐在盛满病患的秋风里
真实的东西都接近耳语。天空和布满血丝的眼球各自发光
天空的绞索多么盛大啊!
噩梦无法形容,拥有惊心动魄的美丽。

某青年日记

我不愿上进
不愿对命中注定的阶层之分献殷勤
说实话我可以不甩这一套
不愿听他们念出人头地的祷告
这全是谎言,全是骗局!
他们收取我的青春做入场券、人头租!
 
我可以在画布上写诗
不想为昂贵的爱情所吞吃
来爱我吧,别拿着取款单
别带着枪毙我柔情的子弹!
不要缓缓割取我的真心
“你不会有出息”“可我自愿如此”
 
我屋子里有一盆水仙
看到它,仿佛有秘密春天藏在我心间
我知道生命简单又美好
我知道亲近水仙不需要门票
我来了,我在这里,我呼吸
你为什么看不到这本身就是奇迹?
 
我怀着青春与热爱
别向我索取不属于我的苍白
“押走他吧,他是个叛徒!”
且慢!难道要我顺从别人置自己于不顾?
别推搡我!别逼我参与游戏!
放下你们的锁链,别一本正经地说问答题:
 
在奋斗与堕落中你选取哪个?
我要像水仙一样唱自己的歌!
在金钱与贫穷中你选取哪个?
我要像水仙一样唱自由的歌!
在名誉与平凡中你选取哪个?
我要像水仙一样唱真实的歌!
 
如果歌声滚烫谁在乎你们那些不要脸的准则?
为什么要建造分别众人的虚伪的屋舍?
大地上草长莺飞,生命流逝
为什么要在血肉之躯上高举僵死的标尺?
蝴蝶不需要一个标本室!
你们知晓许多律条为什么对生命本身一无所知?
 
在夜里我想起苏格兰民谣
我哼着赴战场青年的小调:
你将去哪里?斯卡堡集市?
芫荽、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
我的嗓音嘶哑温柔,但绝不局促
我的生命简单热烈,但深入骸骨。

年轻时的幸福

在臀部和大腿的炎热天堂里
探求被榨干了的真理
一个女人的微笑分成三瓣
更深的知识我们无从了解
因为年轻时的幸福
总是寄居于混乱
豹子、羚羊以及花朵
在熟睡的我们身旁,衍变成美妙的诗句
追逐着我们进入充满爱情的岁月。
然而如今已是一条尘土飞扬的大路
通过所有的言词和智慧的结晶
再没有那种变幻莫测的美
直扑入胸怀。一双情人的眼睛
在爱情的阴影下茫然地点燃
我看到湖水大面积的干涸
犹如深沉的爱

罐中水

水,被罐子装了起来
在铁皮的包围下
摇晃时,发出沉闷响声

 

暴风雨在黄昏经过时
这一罐水放在窗台上
闪电敲打窗外阴沉天空
我躺在床上看书,岿然不动

 

第二天,落雨弥漫台阶下
室内潮湿,我对着电话大声抱怨
傍晚,男友前来看我
他的帽子尚有濡湿的痕迹

 

我们聊天,接吻
互相偎依着翻阅塞尚
那些静物,代表着什么?
美和不可或缺,像罐中水

红与黑

他们都有善变的头颅
要学会拒绝倾听
这些短暂的歌剧
不要去恋慕目光中的泉水
不要把自己交给一个邀请的姿势

 

伟大的苏格拉底
你不能主宰我的自由
任谁也不能阻止狂欢、岁月、孩子的天真
学会伪装,学会去面对
太阳每天都在变质

 

想象自己在罗马或巴黎
有一场激动人心的相逢
想象爱伦坡在十字路口沉思
我翻开书本,就合上世界
但我要勇敢地喝下残缺的生活

良辰美景

哦,在我的骨子里
有一个桀骜不驯的古代少女
策马疾行,伴着悠悠然的天色
 
一路上,蒲松龄念诵着他的红粉骷髅
树上结着香气泛滥的果子
哦,不须回头,把马蹄放慢
我用一朵花换了你的一生
 
对着落日,让我给你讲
不寻常的四书五经
看,前面是良田和碧水
他们所说的好人家
 
听着,很不寻常的风吹过——
好吧,这一切
都不如狭路相逢
 

启示

太阳以北,落月以南
闪光的树枝上挂着我的期盼
你是否存在?像一缕歌吟?
你是否还好,正在洗海澡?
我们都有大海般的视线和心胸
这样多好,波浪翻滚无声,又美又无穷
有如灵魂在我们内心波动
当木棉花在秋风中战栗,我想到你
当无人问津的思想在紫荆花下堆积
你在紫荆花下的头颅是多么诱人,多么可爱!
狂喜是一把露水,撒进湖水里
这样才好,在光阴中涤洗自己
看到你的存在,像垂柳一样可爱真实!
如果漫天的云朵都是你在吹拂
遍地柳枝犹如你在飘动
多想让钟声一声声回荡:
我已来矣!在思之崖,心之谷

山猫

我的过去
只有山猫知晓
它又野又亮——
在青春丛林中
我啃食自己
喂养着记忆
篝火燃烧个够
夏日绵绵不绝
惟有无边空气
可以将我洞彻
我的悲伤——不值一提
玫瑰总要再生
哪怕遍地铁丝网
哪怕在夜里——
我在积攒力气
女人的力气
用于自由和独立
这几乎将我引入黑暗洞穴
我望见山猫
在它的领地蹲伏
雌山猫张开它的爪子
它野性难驯
大口舔舐它的青春期
蜜糖与清冽的泉水
才是生命的食量!
水中倒影足够清澈
抓一把清波放进怀里
我的山猫,你翻越山野
仍然威风凛凛
将落日的枪抗在肩上
谁说雌性不能又酷又帅?
在丛林里你才有幽暗身姿
学着树叶一样蹲伏
猫起锋利的爪子
你脚下有风,又有蚯蚓
将它们吞下一口不剩
好胃口使你日夜兼程
一路上留下闪亮的火星
大气弥漫,在你的皮毛
夜色在你身上涌动
和树木融为一体
在爪子下,蓝色花开口说话——
你精通此地,身材渐丰
慵懒地躺在栖息地
抬头望见树木的枝桠——
从树枝上垂下蓝天
垂下世界的话
垂向地心
经过山猫仰望的身体

两种

两个时辰,一瞬苦恼,一瞬恬静
蓝色身影是我的身体,我的夏天
别用风暴弹奏我,孤独而暴烈的人
在劳役之后,请让我陷入恬睡

 

两种生命,一种雄性,一种雌性
你不会来到我们之间:成熟。
我们将注视对方的身影直到老年
直到死前——这二维的世界。

存在论

恒存的事物
这破碎的世界不曾拥有
我们只好打开美的书卷
写下永恒,使一切破碎在精神里新生

 

并且自恋地爱上它们
这些字眼,我们心脏里的灯
我们开始醒着做梦
我们用整个世界捏造这些虛幻

 

这诞生泪滴的世界
人们站立在土地上
他们相信,他们为一切相信所欺
他们仅仅站立在土地上

 

事实已是一切
存在是仅有的真实
破铜烂铁,伪装的一切呀
伟大的第欧根尼早已看穿,早已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