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江野的诗


当前位置 > 江野的诗>返回首页

江野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在充满象征的世界上

树叶上雨珠从不成群结队
阴郁的修辞里独自滴落
有时眼泪也是如此,在蛮荒世界中
保持着热情的水分。瓦檐悬挂仰望的目光
冰冷的铝制管里流水呜咽
大雨停止并不象征天将放晴,等待月色吗
而伪造一个理想的时刻。是呼吸加快了
刍变的可能。大风拉扯
树木排列至远处张开的大嘴中
偶然出现的迷宫
像人世一张张神魂恍惚的脸
晒干的衣服又淋湿了,并是回到从前
笑过后又陷入沉默,却象征黯淡出现
我崇信阴暗里的鬼灵,并非是认定内心的信仰
有时阳光强烈,另外存在者的说辞
有些凄凉和悲惨的人们正被它照射
我从不渴求内心之光照耀雨后的树木和湖泊
在充满象征的世界上
我从不幻想记忆中伫立清晰的年轮和事物
 

对生活的一种辩证

在一个闷热的夏天的旁晚
你无法掩饰内心的电光和雷鸣
在旋转的楼梯上
你突然中止攀登无名高塔的热情
在空寂的周末
上帝垂下蜿蜒的手臂
死亡的真理,而我们狼狈的躲开
在暮色湮没之前,雨水停息
泥泞的大地的一角
蚯蚓奏响内心的音阶,绕过一片水泽
向前进发

天空

我的目光止于夏日
水汽上升,制造树木和房屋的远
电线像蛇,在空中扭曲
在一个透明的盖子里
它们保持了适当的形状

 
我脱下遮阳帽想起一个小地方
野草胡乱横过水沟
亲人们拉着细长的影子
肃穆刺穿宁静,但没有声音

 

 “我应该,所以我能够”
但我在天空这头走了很久
但是,已经没有但是
我曾试图从另外的方向
穿过故乡,而天空已经变得无比坚硬
 

从南方的树下走过

磨一面铜镜那样
从南方的树下走过

 

冬天,树叶依然茂盛
总要它们向下坠落
可是树叶的阴影依然连着
嘴唇的缝隙

 

从里面看过去:
世界上的人仍旧没有树的样子和灵魂

 

磨着我。它们盯着我观察了很长的路程
但我不会反光
不会树叶一样折射虹
和一圈一圈荡漾的行人

故乡

走进一个院子
看见泡桐花落在红陶瓦片上
春雷和降雨的缝隙里
一个稀疏的人
正推开剥蚀的木门

 

每一次他回来
都会从那里跨过去,头发湿漉漉的
坐着等待——

 

在故乡,一个被冲洗的下午
椭圆而烦躁的仪式
他用脚在泥水中踢自己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