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陆燕姜的诗


当前位置 > 陆燕姜的诗>返回首页

陆燕姜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灯神

她拿了根绣花针,轻轻地
拨了拨灯芯——一下,两下,三下
整间屋子,不,整个世界
就开始神光满溢。所有事物,被点亮

 

床、梳妆台、墙角的仿真百合
窗帘、地上的灰尘,甚至
她脸上浅浅的小雀斑
便不安分地,动了起来

 

噔,噔,噔……她听到有人在体内
爬楼梯的声音。沿着肋骨,拾级而上
如果没有猜错,那人一定是
左手持着火把,右手拿着铁锹

 

微光中,一个巨大的茅塞被撬开
她脑壳里那些酸性、碱性
阳性、阴性的词,奋不顾身
冲了出来。她们手牵手,跳起火圈舞

 

有风吹来。火光激动了一下
像极眼前这场,不大不小的,动荡

场景

正午的阳光
在大地的床沿猛吸着烟蒂
一帧日常的镜像,在涨腾

 

市管,小贩,买客,乞丐,闲狗
吆喝声,谈笑声,吵骂声,广播声
赶集的,调情的,闲逛的,谋生的
......

 

一个女人,坐在闹市一角
露出饱硕柔软的乳房,专心致志
给她的孩子,喂奶

陶罐

 
你信不信
她是无底的——
没有过去,没有痛苦,没有隐瞒的回忆 
 
他们用怀疑的眼光当线描笔
为她描绘出身世、性情、存在的意义、可能发生的爱情 
嘿,这无辜的家伙!她张开嘴
 
比在火炉中诞生那一刻更焦炽。她说什么
都没有声音。
她越解释越快,越说越焦急
 
在这偌大的空间里
除了浩荡的“白色沉默”
再也听不到一点,人声的回响

旧锁头

我不想多费笔墨来描述她的苍老和孤独
我不忍!不忍撕开她紧锁的身世
一如母亲撕开我身上紧裹的胎衣
——哦,这血债的渊源!


她前后转给三户人家为女
生有六女三子。养有四女二子。
现有三女二子。老寡妇。
她每天守宅扫地。


逢年过节
不忘别上金色的如意发夹
用白发油将头发抹得亮堂堂
干枣般的笑容因此看上去明亮一些
 

她是我外婆。
中国农村妇女。
生于1929年。

变奏:片段

 
巨大的浴镜前
我小心翼翼
穿上——
不锈钢内衣
塑料背心
红木短裙
玻璃外套
橡胶连裤袜
水泥长筒靴
最后不忘戴上
亲爱的纸花小礼帽
你站在镜子背面
一语不发
拿着透明螺丝刀
不慌不忙,将我
一件一件,一点一点
拆下来……

 

我终于成了
一堆废土

来不及

没来得及说,早。夜已来临
没来得及说,多。梦已屈指可数
没来得及说,长。情节却陡然结束
没来得及说,甜。结局已索然无味
没来得及说,深。时光早已飘飞于水面
没来得及说,恨。我的爱,已翻不了身

白月亮


 
我不想叫醒她
停歇在红色的塔楼顶尖
她的轻鼾,触手可及
 
羽翼晶亮丰满
眼神隐匿,而神秘
她从这个世纪,拂过那个世纪
 
很多次,我径直撞上
她的呼吸。撞上她
汹涌的沉默。哀伤的白月亮哟
 
你徒有光洁的肤体,火做的心
光影错叠的年代
谁用真面目,喂养你的凝视?
 
亲亲的白月亮
不带面具的处女之身
大地无解的谜语
 
唯独你,才配做我
——发光的墓碑

这该死的东西。潜伏在他们的私生活里
像有毒的香水,散发着小狐狸的气味
诡秘。时隐时现

 

它,穿透发了霉的硬币背面
暗长在无色无味皱褶婚姻的缝隙
在红男绿女食不果腹的孤独里

 

一个带杂味的眼神
一条神差鬼役的短信
一场空穴来风的际遇
呵,这藏头露尾的鬼东西
冷不丁便会插伤信条和教义

 

而被戳痛了的人心
即使滴着血,也没有人喊疼
只是说: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