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朱灿的诗


当前位置 > 朱灿的诗>返回首页

朱灿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我会用整个秋天来偿还

那些深埋在秋天的幽灵

是死去的诗人的遗骸

每一个九月

他们从死亡深处独自醒来

 

如果我能我愿意从头

与他们相爱

他们的名字曾被人出卖

他们的爱人曾受到不公正的审判

 

那么。就让我被秋风灌满

用半生的盲目去赢得时间的信赖

就让我以亲人的名义

为他们上刀山或者,下火海

 

不要责备我爱得肤浅

歌颂他们却不记得他们的誓言:

死去,然后永不相见

 

我仍然愿意等待

如果没有人与他们为伴

 

宽恕我,那么徒劳地去爱

仿佛我也终生刑期未满

而他们欠下的

我会用整个秋天来偿还

 

如果月亮是他的耳朵

那么

梵高啊

你这坏脾气的倔孩子

 

现在,你的耳朵

还疼不疼?   

 

南方病人

出于某种隐秘的愿望

当火车驶入树林时,月光

就像被惊飞的白色鸟群

刚好

落在了病床上

 

那是漫长的一夜

是大地上充满野心也

充满孤独的一夜

 

燕子离我很远

大雪也落不到我身上

 

我甚至分不清泪水

来自东西南北

中的哪一个方向

 

陌生人停止爱情

那么多年与世无争的爱情啊

到最后,竟如一枚针

悄无声息

掉在了祖母的棉拖鞋上

 

身体内,晚风巨大

我突然意识到

我的指甲里再也长不出

惊世骇俗的美貌

 

而你

我自求多福的南方病人啊

作为一个不能向人说起的名字

我担心,南方

也并不可靠

 

远山在旷野中投下

迅速熄灭的火把

奇迹,一次也没有发生在

我们越走越远的水面上

 

多年后

你仍不肯原谅我

对一只鸟

做出的过于严肃的退让

 

不肯理解

因为爱

这世上有人曾背弃了太阳

 

就像此刻

我凭空想象的南方病人啊

你双目失明,站在我

不可一世的金色坐标上

我的小树林

小树林抱着一捆柴
抱着他全部的积蓄站在我窗前
他听说,冬天正隔了一座山一匹马远远地走来
于是他决定安营扎寨留在我身边,陪我等下一个春天

 

他凌空举起一条河,让松涛蜷缩在他掌心的密纹间
绿色的风拥挤着撞向天边,一如和尚撞响
山顶的钟和山下的尘缘

 

就这样我的小树林抱着他全部的自己站在我窗前
只为一个遥远又遥远的冬天
的预言

        

缸里有水
月亮,翻了个身
在它的婴儿床里
它,就是国

秋天

深渊
仅此一次

 

甜蜜的阵痛的

 

爱情
仅此一次

 

这就是秋天:1987年
天真的秋天平庸的秋天

使人蒙羞的寂静

十月
雨水迎来了它的黑夜

 

那寂静。
如片片黄叶堆砌

 

带着无以复加的
罗望子树趣味

 

类似雪
和世代相传的命运

 

一言不发
却使我们流泪

我自知无法给你安慰

1


重庆一夜都葬在了这里
洪崖洞,千厮门

 

马路上跑来嘉陵江
旋即是黑暗

 

是山南水北为阳
我们呀

 

我们未必
比清白更清白

 

2


语言的火盆
不轻松
累月经年

 

我们是它要拔
而未能拔掉的钉子

 

3


不是在北京,也不是在上海
春光握不住

 

即兴80年代

 

有人频繁起身
去扑他心底的大火

 

4


原谅那小酒馆
将我们双眼熄灭

 

从今往后,每想起你
我就会想到

 

一碗水走动
如一万朵云

 

5


你头发也沉默
像个精明的人
从北到南

 

你代替你伤心
在每一件事物上看见
爱情的歧义

 

6


剩下的人
比平日要求更多

 

悬崖勒住俏白马
生活里抖出黑白灰

 

而你只是劝他
“许多事不必刻意而为”

 

7


想想也是
好几次

 

我们面对面

 

但此处
又好像阙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