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艾茜的诗


当前位置 > 艾茜的诗>返回首页

艾茜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我梦见,我是八月十五的月亮

提着几捆浓稠又怅惘的诗句
奔跑着,穿过
漫长的夏天
在众生酝酿着瘦弱之际
终于抵达,母亲额前
 
陪伴,横渡了整个季节的
不止盘桓在眼框,一次又一次
溢出的想念
更有攀附周遭,如苔藓般密集的
母亲手指头上的针眼
 
在这冷暖交织,隐隐阵痛
的夜里
我梦见,自己
是八月十五天边那轮
圆圆的月


直到披在身上的乡愁,被
瘦骨嶙峋的游子们一口一口
啃噬殆尽,才挣断了桎梏
亮出
映照在母亲脸上的皎洁的光辉

 
缺口

母亲的呼唤
震动了天边最炙热的
一线光


大山醒来
在顺着风的方向
洞开
一个隐秘的缺口
 
思乡的蚂蚁,成群结队
蜂涌而出

 
她像细瓷花瓶中的白玉兰一样美丽

站在初秋的路口
与你的祖先 六千年前埋在沃土里
的一粒种子
对话
 
华亭与青龙
在清凉的晨风中。苏醒
藏了一肚子饱经风霜的故事

商船呜呜的汽笛声


喧嚣是
商肆与酒楼占领的东南名邑
奏演的激昂的旋律,和盐场浩穰人烟
夜夜
沸腾着良港
 
此时,吴大帝的战舰
早已停泊在南岸
武士和悬铃木,先后以勇猛
肃静的姿势
被翰林之墨,载入史册
 
祖先的钥匙圈,还别在腰上
霞光已打开了未来的门
叫醒
被一粒种子偷听去的心愿
我的上海,
她像细瓷花瓶中的白玉兰一样美丽

 
等你,相遇

必须,把缝合不了的
都送走
 
必须,把坚硬的词语
都赶往——
离死神最近的所在
 
灵魂,一路病变
拖着滚烫的表情,穿越
重重壮烈与艰险
 
你在,咬破黄昏
你在,到来
 
要,亲吻我的唇!

劫渡

把老去的河流,连同
夏天的衰草,揉进胃里
让身体隆起的部分
再高出一寸
 
神的子民成天忙于醉生
从不曾抬眼
更不会听见肠子的转动
江山更迭
 
此刻,垂死的囚徒
正揭下面具,逃进庙宇
在香火与叩拜中
塑成真身

我说

我会在来年,
记忆盛放的时节
把你从土里,挖出来
放在诗人灼热的目光底下
轻轻擦拭
一遍一遍地,翻晒
 
我会在来年,
大地沉睡的时候
把你装进坛子里,贴上封条
埋在身体最柔软的地方
唱一首歌
静待下一个盛放时节,到来
 
我说——
繁花、落叶、弱水三千
都不及
你一个眉眼
 

钢筋丛里只播种泥土混合物

我时常感到肚子空空
饿了,我就食字果腹
 
我啃下过
许多香喷喷的文字
陌生的、熟识的、常见的、生僻的……
 
有时,吃的急了
它们就堵塞我的肠胃
于是,我也怒了
 
使劲憋一口气
在白纸上拉出一行行,一段段
参差不齐的分泌物

浅唱浏河

听人间四月,有足音轻慢
廊檐燕语,润湿中渐渐苏醒
那一点,一团,是衔回的春意
和蜷在角落里的常青藤窃窃私语
 
老街在慵懒的晨光下舒展
一幅水墨,一壶印象浏河,一段昆曲                                           
此时,我无比怀念一帘细雨
和打着伞款款步出画卷
的江南女子。杨柳岸边,新月
如水,墙暗窗明
 
有人把古镇的风情盛入杯子
教人品尝,一缕和风或一抹夕阳
我尝出,是窗前那朵幽莲勾兑了咖啡
的苦涩与清香,心被填满,或者
只是无边无际的空灵

半句誓言

柔软的痛,以同等份量
定型在两副骨骼上
胴体正尝试着
将自己推回到从前
千番盟誓,已然轻薄如纸
 
如何遮蔽 背后的狰狞
我厌恶这不能兼容的表达
在不断膨胀的墓园前
每剥离一吋
须得交还 百年缘分
 
路倒悬,两只斗败的野犬
被膨胀的欲望撕裂。显露
藏于舌尖下的刀
玫瑰花中的獠牙
和一条挣脱了半句誓言的红绳

存在

引言:存于思维中的“墙”,当先破而后立,读《存在于思维中的墙》有感


 
可能是逐渐老化的皮肤
可能是蜿蜒的迷宫
可能是妥协趋于疲软的伪足
我无法反抗。
 
身下的骏马,从月影中消失了
畏缩的目光堆在明天的路途
笔杆子呐喊的时候从未停止过凝结
我无法反抗。
 
我无法反抗的是 鲜活的泥土
在废墟中苍老
我无法反抗的是
雄鹰,怀念最初的生疏
 
请原谅我,三千年磨一把弯刀
江山钝锈之后抡起号角
因我将要去铲平体内的流毒
去扫荡、去毁坏,去光秃秃的雪野上筑巢

草叶脉络

有些时候,我们想遮庇
蜷缩在长椅上的人
却不得不与之谈论杀伐、流血或
与残酷有关的事物
比如山河崩塌,子弹暴走
腥红的血脉爆裂
滋养着,暴徒手里的棍棒
 
而我,只想谈一谈午后的咖啡香
牛奶加多了会呈浅棕色(拿铁咖啡)
莱姆酒不与琥珀交映,玫瑰无法目睹
一场最艳丽的化学反应(黑玫瑰咖啡)
慵懒的神经,必须高悬着警惕
抵御,死亡的诱惑(死亡之愿咖啡)
 
我们甚至还能更无聊些
猜猜,下次推门而入的,过客
他一定是个头带钢盔,
健硕、爽朗,而又平凡的建筑工人
他对着墙角耳语时,
一定是点了布朗尼
绝不是提拉米苏,或者黑森林

把黑夜叠起来

对于黑夜,我始终持戒
它是灯火辉煌的诗句
也是,心事厚重的妖魔
它曾以烈火的姿态,洞烛
我孤绝的手掌
如今,一夜比一夜更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