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刘东灵的诗


当前位置 > 刘东灵的诗>返回首页

刘东灵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直到它独坐在山峰上

我只是静静地走到雪山前

默默地看它

风入松林

风吹动着我的肋骨

 

山就在那里

我想像有一只动物

身形矫健,往上爬

(为什么只有这一只

或者正是为了去找寻另一只?)

 

我继续默想

直到它独坐在山峰上

极目四望

但它并没有告诉我它看到了什么

去华岩寺拜访一位朋友

至今你也没说清是什么风把你送到这里来

在寺里,你整理拓片、编辑书刊

一寸寸清扫辨析着故道古迹

观察禅房内外无所不在的嗔心

 

至今你也没有说清为什么难以忘记那个女孩

城春草木深,你悉心照顾着自己的酒肉不可过度

在情欲打过来的浪头

你努力调整着回忆的舢板

 

至今你也没有说清明年将会去哪儿 

一条路是终南山的白云、茅棚和清泉

另一条路是红尘里继续探嗅幽兰

说这些话时,你凝望天空,又是一幅痴绝的画面

一群不生病的孩子下雨天哭了

一群不生病的孩子下雨天哭了

索菲娅小姐带他们去广场看鸽子

不巧绞架下英俊、和蔼的杜拉叔叔

在做最后一场演讲

幸好东灵小弟兜里还有一些糖果

他分发给大家,但要求明天

一起帮他修小马车

前些天,一条开满野玫瑰的小径

被他无意中发现

“我要去一探究竟,若是你们中间谁

表现乖的话,我也不妨带上一个”

说着,他瞟了一下正梨花带雨的索菲娅小姐

心里腹诽了一句:到时候,我也有一场演讲

关于荆棘鸟和大笨熊

 

请为自己点赞

这是开满鲜花的山谷

当晨风吹起

你再次领略深深的呼吸

从前种种,已随溪水淙淙

从后种种,看蜜蜂穿梭

好一路芳香之旅

 

这是全然新鲜的境界

又似乎与往昔没有什么不同

你只是专注,对微妙的身法

了然于胸

你知道青天白云之上是日月星辰

也知道脚下三寸有无数可以对话的生灵

 

每一天都可以是忘我的一天

每一年,也将被你珍惜

如山谷里的花朵

你小心地酝酿,认真地开放

给路过的每一个行人送去微笑

也大方地邀请几滴露珠给自己点赞

 

南山一夜

需要一片荷塘
让叶残,让灯光微明
让佳人在旁
风四处游荡

 

需要山气蒸腾
草木萌动
给萤火虫
指一条回家的路

 

需要哀而不伤
因此高歌一曲
再给每一个杯子
加一勺名叫遗忘的糖

 

需要那条下山的路
再长一些
在路上,你把一个人的故事
讲成两个人的

在那东山之上

东山的松果结不出人们要吃的松子
那么松鼠介意吗
此刻它们在哪里
冰雪消融
我听得见流水淙淙
听不见树洞松针的窸窣声
嗯,看来关于东山的故事它们要避而不谈
 
哪怕我们已近在咫尺
寻隐者不遇
那好,下山吧
尽管我那么嫉妒这一大座山的松果松子
只和你们有关

让风吹这个小月亮

让风吹这个小月亮

在你手上

这片橘色的叶子

它的叶脉

恰似你干净的掌纹

 

让风陪着我们虚度时光 

就着街灯,一条一条街

走下去

如果看到一对似曾相识的老人

不要打扰他们

 

让风把夜空再好好清洗一次 

白天里它堆积了太多

它需要再空一点

如若我们的心,再空一点

才会听到那些真实的秘密

有叹

到了深夜
游船照例打开探照灯
沿这条定线扫射过去
每次水位航线略有不同
但大致依次会临幸那个码头、老厂区、小村庄
如你所知
沿途大都会破落一些
可一些故事也因此久远充满着青春的鱼腥味
有时我想做那支探照灯
试图越过重重阻碍照进你的梦境奇幻瑰丽又甜蜜
有时我又想自己是那山中平静多年的隐者
而你做那灯
每一次装着不经意地越过桂树枝
照临夜下独酌的我
都被我心神领会
我照例在另一个杯子斟满酒
轻轻地说一声:
你来啦

大象

我一直希望着有一天
一头大象用它肥厚、宽大的脚掌
从我身上踩过
我觉得
我肯定不会感觉沉重
而是一种说不出的轻盈
正因为这轻盈说不出
所以我一直很期待
如果它踩着路过我的时候
用它那长长的鼻子嗅闻我
我也希望它能够确认
我是一个人
曾经也想做一头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