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庄海君的诗


当前位置 > 庄海君的诗>返回首页

庄海君的诗

分享到: 更多
风吹着我

那个黄昏,我把身体归还给土地
风依然吹着,吹着过去
许多身影开始出现,索取与指责
向着高处,拖长余音
天空越来越低,以降临的方式
葬送一根枯草,一声蝉鸣,或一个人

 

风吹着我,吹出更多的我
往不同的方向寻找生活的味道
所受的疼痛总那么深沉
如一条结疤的河流
走向寂静
走向我的故乡

拾荒者

她的眼神,锁住一片白云
抬头的刹那
传出泡沫破碎的声音

 

故乡还在那片围墙里
颜色与面容一样苍茫
走出来只用两天
走回去用了整整二十年

 

一只老黑猫跟在身后
帮她捡拾丢下的脚步

老船

离开风,它抱住寂寞
在暮晚的危堤,一道伤疤
将咸土熨贴

 

黄昏的履带碾过
疼痛升起

 

西岸以西,一个身影变得遥远
需要多少沉沦
才能看清水里的梦
回到您的怀中

声音

凌晨五点三刻,温度如此精确
裁剪出夜的表情
燕子垒窝与下水道的回音
同时滴落入当时的脸上
唯一的空洞
不敢相信,我几乎爱上了
这种声音,像剧本里的台词
把生活收藏,然后遗弃
像木棉花瓣在空中老去
那飘零的忧伤,说不出夜的黑
无法表达色彩的来源
在同一个地方,反复使用寂寞
以沉默的名义

月落故乡

月色掉落的地方,色彩是忧伤的
蚯蚓整夜的搬运着
风吹稻浪的声音

 

蝉鸣荒凉了树上的叶子
村里那口古井还守着多年的梦
麻雀带走了稻草人的仰望

 

日子嫁给最后一缕炊烟
只为你轻轻走过的那一刻
一半挂在树上,吹长了夜
一半落入一滴正慢慢枯萎的眼泪

 

月光站在祖母身后
望着村外的墓地

怀念

每一种表现都应从心开始
忍不住的怀念,有岁月的补丁
是用问号拼写出来的
怀念的每个细节都有生活的影子
在隐隐作痛,在静静地倾听
日子甩出远方,转角就是路口
可以漂泊的都成了永恒
记忆里,我们不愿再迷失
无意识的,或有意识的,走下去
从咫尺望到天涯,望尽爱与恨

夜,离魂

那年大寒,夜还在城里
月光已凋零成一段旅程
相遇的人瘦了夕阳,无法白首
选择的风景,早已老去
梦还紧紧地抱住路口的草尖
霜露怀念的童年,仍是老树的枯影
刻下的名字,碎了北风的容颜

 

有人躲在墓地后,噙着泪水
静寂里,能听见乌鸦落地的声音
寻着苍白的月色,啃一地回忆
诗行苦涩清幽,不用修补
夜色埋路时分,风声摇落了
往事的低泣,天空很暗
一抹黑影惊呆退却,向着
遥远的村庄,离魂而去
夜,很深,以为飞走的是自己

与夜书

一个人走在夜里,绑着要去的方向
路是自己一生的倒影
走久了,才发现
前半生已被夜的黑吞噬
后半生仍活在自己的影子里

 

远去的声音住满虫子
爬过了月光的故城
把漫漫的长夜推给一场雨
此时,我是夜里那尾最白的鱼
风声与我相对无言
吞吐着雨丝的喘息

下雨

雨下在窗里,想要弄湿昨夜的
月光、花影,及某些往事

 

有些人在下雨前,已湿透
日子住进雨水里,分不出眼泪的味道
它开始失去记忆

 

潮湿的风跌进一条荒径
接纳每一滴雨水
雨停了,荒径蜷缩成一条河流
面对滞重的乌云,往事沉积在河底

路边的石椅

夕阳再一次将它的身影扭曲在地
包容那些车水马龙的声音
在钢筋混凝土的马路上
播散时间,习惯了
冰冷的夜幕,及路人的各种言语
眼神梦游在一盏路灯
闪亮与熄灭之间
路过的故事,记忆像一张素描
在风起花落的夜里
看似丰满的颜色
其实,一片空白

祖父的镰刀

您躺在墓地的那十年
我在梦里依稀能看见
您握着一把镰刀
像握着一条河流,走过云端
走过一片金黄的稻田
镰刀用您的身影行走
盘点着风中的声音,及鸟鸣碾碎
的月光,季节的疼痛
还有您手中的年轮

乌鸦的秋天

它的风暴里离不开夜的色彩
一次完美的跳跃便能喊下一秋的落影
小人得志是它唯一的立体形式
背向故乡,习惯用叫声寻找独白
谁都无法想象,树下也有潮涌
风起时,沙尘开始遭殃
无需正式的借口,或堂皇的理由
轻易吐露的言语,刻进土里
一步一步扭曲咳嗽的阳光
美妙的歌声终究会过去
在树上,或在屋檐,满眼黑色
 

牵着夜色行走的人

秋虫吟月处,有牵着夜色行走的人
面对一盏灯影,他没有非分之想
说过的远方蜷缩在黄昏后
被日子踩疼也不吭声

 

记忆是一卷故道书
翻开繁复的章节,有一条老街
是冰冷的消息走漏了风声
让沧桑一再斑驳

 

坐下来,收藏一个秋天
多少经年往事都已远去

感知

整个下午,都有一个错觉
手表带在右边,秒针突然停止了走动
风吹着往事,多么美好的时光啊
遇见的人都如初恋情人
用记忆里的色彩来比喻
闭上眼就能催眠一轮落日
归去吧,这是一个不愿提起的话题
有许多的问题都是新生的
书面表达熟悉的位置
都是我的感知
百年之后,忘记词的模样

月亮是故乡的一道伤口

月圆时,村里的夜告诉我
老屋最空寂
有几只乌鸦埋进土里
等成化石

 

月渐渐小了,缩成一粒
像渐熟的暗香
遗落在荒芜的小径里

 

有人拾起一条河流的记忆
击破夜风,月亮进城
总会在不经意间告别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