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李尚山的诗


当前位置 > 李尚山的诗>返回首页

李尚山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喜鹊飞走了

喜鹊飞走了
一根树
折断了整个春天

 

掌纹之狱
从舌尖伸向舌根
密密麻麻

 

大地倒挂在风中
猩红,一片

我看到了天堂

白昼的暧昧
如同化妆的死亡
扎入的针看不见血液
所有的呼吸都已裂开

 

就是在深夜
我看到了我们行走的天堂
语言无法修饰它
所有人都跪在自己的身体上

夜风

醉意
沉昏
夜风
过,凉

 

漆黑魅影
俘获愚昧
千年

 

孤星
高悬

四月无法缝补的裂缝

你悄悄的从黑夜中走来
又悄悄归宿于黑夜
你的光明就是一昼
而你的梦漫长又遥远

 

你不断的将自己断裂,开出
四月无法缝补的裂缝
我在那凹凸之间,看欲望
从城市到乡村一路倾斜

 

我绝望在线的边缘,找寻
被气候轮回的时间

途经可可西里

1


你劈开天地
一半为蓝天,一半成黄土
你切开阳光
一边为洁白,一边偏紫蓝
你割开我
一个诗人的五脏
纯黑,圣洁

 

2


你是神派来落在半天的马群
阳光化作万箭穿越你身
你死了
把灵魂搁在风中
漂泊

 

3


曾经万亿年的海洋把宽容落在这里
浩瀚如初,平凡依旧
今天我背负人类的罪孽
面对圣洁
磕下第一个忏悔的长头

地下室

你听说,我已回到南方,躲入山林
从此,我便无数次地切割着你的梦
切割着,你的肉身
让你忧郁到像一条蛇
敏感,冷血,有毒

 

你恨不得将我烘干,变成一个木乃伊
永远存放在,我和你一起住过的那间
地下室

上帝的花园——记冷美杜丹,也献给他明天的生日

秋天是你的前世
你把来生也写入秋风
你的双眸成了证词——忧郁
明天那告密者已被你谢绝

 

你带着古典的敌意
从圆明园流落到宋庄
从囚笼里走到上帝的花园
从此,你拒绝了世上的尘埃
你就这样构建自己纯粹和秘密的宫殿

 

宋庄每一条新修的路
和每一座新建的高楼
都是对你记忆的切割
它割破了你封存美丽记忆的喉咙
夜色里你高扬的手臂就成决裂

 

你用镜头这枚子弹
告别你可扬名立万的古典油画
却用每一帧画面告白
你的秘密、悲伤和疼痛
好像是上帝不会再原谅你一般

 

无论在曾经的草坪还是如今的水泥地板上
冬天的阳光把你前世的温暖
统统归还于你
你把余生锁进花园里
把归属寄往每一朵鲜花绽放

 

你想把自己修成道观
陪每一株植物终老
陪每一年四季轮回
你每一天都要饮下落在花园午后的静谧
和人类最后的孤独

 

你早早就将自己长发齐腰
悄然地向世界开战
要死,你就要死在上帝的花园

故乡两首

第一首

 

自从你流串去城市
白骨便再次长成参天
救赎你曾犯下那所有罪过
那一天,你入土
它接纳,没有一句怨言

 

 

第二首

 

一群孩子骑着蜜蜂,在
寂静的山林里呼哧而过
有的回家,有的出门

 

满山的殷桃和满地的油菜花
正值开放,它们把
欢乐与泪水洒入风中

 

芭蕉枯了,远嫁的情人
带着孩子从远方回到娘屋
拜年或探亲

 

工厂像候鸟一样落在这里
驻扎与生产
被砍光了的那大片杉木林子
带着灵魂,又生长了起来

 

荒草丛生处,墓碑上多了几杆新花圈
大地从恐慌里恢复了平静,带着悲伤
我确信自己踏回了,故乡

 

春雨

春雨晚到,所有嫩叶
都将背起繁荣假象后的泯灭

 

鲜花们正在跟着堕落,泥泞满眼
每一颗雨水都饱含忏悔

 

没有人可以走出淤泥,除了
在雨中行走成雨滴

长白山(组诗)

1.过客

 

我沿着公路一直走
一边是滚滚红尘
一边是尘埃落定
我是行者,也是过客


2.松桦恋

 

这拥抱
与日月同辉,与岁月俱老
我想,如果它们是人
痛苦将伴随一生
还好,它们是松与桦


3.长白山

 

待漫山红遍,冰雪到来之前
这一半湖蓝,一半翠绿的
就是夏日的长白山,你
就这样将天地分成两半
单纯与无助

 

没有户籍也没有护照的白云
在铁丝网上空自由走动
边防战士们无可奈何,甚至羡慕不已

 

每一颗桦树都是徐纯合之类亡灵的化身
有一根是2013年9月26日从沈阳飞过来的
其他的是60年前被国共两军围困饿死的
那十几万具

 

我看见了,是他们
大雪一落有的就倒下,大风一刮
很多就被折断,它们如此脆弱地
站在大雪纷飞,冰天雪地的伤口上
逼近阳光灿烂的枪堂


4.天池

 

你像阴道口
从地下生长起来,镜像天空
对那些贪婪有罪的人
你从来不会张开
像对昔日那个皇帝
即便他三次到来

 

你收藏的是底层那些弱者
流干了的血和未流干的泪
风一吹,就翻涌沉痛
在天地间,映照世人


5.树叶

 

阳光落下
你们全部裸体
挂在枝头
敲开整个夏天
接纳流氓

 

等你们全部衰老,落尽
就看见了诗人


6.晚霞

 

(1)


两国的晚霞安详
月亮早出,蒙羞!

 

(2)


太阳落下,云们四散
坚守的仍是生活
我会在黑夜里照亮自己


7.他们说

 

他们说,那边现在是为了吃饱
我们是为了吃好。笑~

 

就像他们说现在那边
每人每天只有四两粮
相当于我们两个馒头那么多。啊?

 

他们说,那边所有人都很瘦
如同我们看到鸭绿江边那些
瘦得只剩下了脚的小羊羔
而只有一个人胖得流油!笑~

 

他们叫道:看那边的女人好厉害
这么冰冷的水也在江边洗衣服,洗澡
怎么就不怕得妇科病,啊?!

 

他们说,好几年前
一桶方便面可以和那边女人
换一次性爱,哇!
貌似现在要得用三桶了,笑~

 

他们说,那边女演员过来演出
一天酬劳得50元,要用20元
在我们这边购买化妆品,然后带回去
笑~

 

他们说,那边挨着鸭绿江边这二十万人
用的都是鸭绿江水。无论洗衣,洗澡
还是饮用水!笑~

 

他们说,那边小孩都对我们充满仇恨
你看,他对着我们的车扔石头过来
都是体制惹的祸,哼!

 

我说,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8.过鸭绿江

 

那些被灌溉的记忆就此点燃
“雄赳赳,气昂昂”整首词儿
都已经沉入河底,甚至一路逆反
枪口对准了自己,那弱者

 

河流的对面,更糟
那些本该自由生长的草木被砍或者烧得精光
除了开垦更多耕地以得更多粮食去喂养
那个独裁者
据说还有一因,就极其容易发现或者扫射
那些企图逃跑的人民

 

现在,如果我是那里的一个人民
我一定选择做一名刺客,去灭了
那个独裁者三胖
而如果我真成了那里的一个人民
我想也不过是,朔回60年前的那个自身

 

无论从哪个角度审视
河流自古都浪漫而多情
因为国,那一条虚线
究竟让同类变得陌生,甚至仇恨
那些多情又浪漫的事情从此被拒绝发生
或是以流血,牺牲性命来终结它

 

鸭绿江,你日夜奔流不惜的江水
是我的悲悯,怒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