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落葵的诗


当前位置 > 落葵的诗>返回首页

落葵的诗

分享到: 更多
饿死大师

他自己与那种植物之间
究竟有多少隐喻
他渴望成为它
只是一种平凡的 和伟大的太阳
有那么一点点关联的
植物
他的世界太潮湿了
想要一点光明的倒影来取暖
就像爱捡贝壳的人
只是深爱那片大海

 

似乎一切都失败了
子弹穿透他胸部只给了他
一点点的暖

 

吊诡的是那个饿死自己的人
尸体上站满了
胖子

早晨

并不了解它的构成
木质的、金属的、花岗岩的……
并不了解它的形状
方的、扁的、椭圆的……
难以叙述
它抑或具体为一种物体
填充我慢慢睁开眼睛的过程
一个我呆坐、起立、慌张、
…………
一段时间到另一段时间
抛物线般
起始于跌落的过程

偶然发现十年前电邮

曾经点燃过的冰雪暴,摧枯拉朽的飓风
躺在时光的琥珀化石里
保持着最后的微笑

 

让大脑提着灯,逡巡在往日庸常的过道
和那个十年前黑黑瘦瘦的人
像湖边一棵胡杨对着水中的倒影那样
小声细谈

 

所有的疼痛已经被日子无痛拼接
伤疤是过时的文本,还是失忆症患者对
参演的悲伤故事的洞若观火
或者更加相反,比如
阴雨天,那些被唤醒的辐射电波般
丝丝缕缕不肯断掉的疼痛
旧患

落叶

春天已然无法解救你
即使回到冬天的腹地,回到六月的柔光
回到纬度偏北的故乡
那样的你未必是这时这刻的你

 

风敲打着你的颅骨
艾草遮挡着你的视线
尘土扑荡着你的前胸
泥淖已覆盖你的半个身体
剩下的部分,在安详的疲倦里
唱歌
天山的热浪、伊利河谷的寒潮
沙漠地的尘暴与大风
甚至一匹路过的野骆驼
阳光中行走的蚂蚁
都想吞噬你的身体
虢夺了你的户籍

 

可是,你已把颜色还给了天空
把水分馈赠给了眼泪
把身体融入了大地
把记忆留在
新生植物浓郁的
芬香里

看护水渠的人

夜色把道路、把你身后的长铁锹
把天山的水渠
都收割起来
膝盖疼痛带着万物归隐的神态
悄悄隐藏于你疲倦的笑意

 

你爱说你干不动了
爱说你的儿女如何争气
脸上的神情涂满阳光的神彩
听众
只剩下大地、树木
和流水

 

水泥石块筑就的堤岸
常常让我怀疑是你身上的
某一块骨头
水流静缓 
与你的语速旗鼓相当

 

雏鸟刚学会飞翔后的远离
也曾让你忘记关掉阀门
渠水像血一样漫漶大地

 

水渠在不断修整中老去
起伏的路线刻满皱纹
那把老铁锹也布满烟渍
骨节弯曲

呼图壁坠崖的羊

它们都在周游列国
随意留下的
一溜溜羊粪
在古名为楼兰、月氏的地方
散发着沙漠植物
与羊胃囊消化液
无所事事的味道
之后,回到羊圈的硬地上
开始“睡眠”的宗教仪式

 

那天,阳光穿着口渴的外衣
引诱头羊上了山
头羊哼唱,所有羊哼唱
死亡的弥撒就此展开
那五十米外湖水的镜子
映照着以身血祭的羊

早晨

如果黑夜没有失眠
今天就不会如此早醒

 

风是寂静的邮差
让卡车碾过土地的声声响
像情人的呼吸一样
抵达我的耳膜

七月丛林

那些高大萧穆的乔木
蜿蜒零落伸向天际
而长绿的灌木更像个孩子
贪玩地留在小路边上
有另一番动人的景致
紫色的木槿花在风中
安静地像个姐姐
一排排疯长的蒿草
散发着仿佛来自很远地方
的浓烈呛鼻的植物香味
而丛林的更远处
我已经忘记是否
埋葬过我
曾经的脚印

鼻塞

路途车辆堵塞的烦躁
变成生长在鼻腔的植物
夜晚与辗转、深呼吸
同时醒着
像把变薄的短刀
削减着睡意,也削减着
蚊子飞翔的灵感
白天的羊群
一只、两只、无数只
走进了深海
黄昏,那些走散的恋人
是始终未曾闭合的眼皮

仙人球

它硕大的样子像是要同
整个屋子的逼仄对抗

 

你送的一切
剪刀、苹果、黄昏里疲倦的神情
偶尔的微笑
上班后问候女儿的简讯
出发后投射到我的眼里的
你嗖忽消失的背影
我都如数接纳、若食甘饴

 

你在花店挑了最贵的一个
我又在想你
穿着高跟鞋、炎热的夏天
抱一个硕大婴儿一样的它
一定很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