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唐依的诗


当前位置 > 唐依的诗>返回首页

唐依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只有平静仍孕育残忍

只有枯树还隐藏着生命
只有尚能西的流水不放弃与夕阳血淋淋的对视
只有压垮马匹的粮草,还夹杂着青春的湿潮
老坟堆里的黄皮子终究敌不过暖冬,
一种诧异足以让你胆战心惊。

 

不动的不是山,不动的就是不动的。
固定的称呼是虚伪的陈述
只有平静仍孕育残忍

就在那一天

就在那一天
来自蒙古高原的风沿途带着细小的土和沙砾
漫过平原上的县城

 

眉头紧缩的不是睡梦惊醒的喜鹊
你目瞪口呆  你从山上下来
看见街道上惊慌失措的人群
由于天色将暗
铝合金门窗咿咿呀呀不停向我们表达
 

 
这时
反抗的意义和自由相悖
逃避没有意义
就如同挺起胸膛没有意义

 

就在那一天
你的蒙古高原的风
继续沿途盛开
风漫过平原和你途径县城的方式一样
没经过思考

浑浊清晨

要是有凌冽的味道倒是好些
瑟缩着不抵抗
不停盘算冷的时间
呆头呆脑等到月出东山

 

等到无尽的黑如泥沙俱下
等到体会不合时宜竟成为美
而这样的美该用什么样的手来抚摸

 

而这样的美却是瘦小的骨头
点燃也熄灭不了的鬼火
惊起一团团修正之风乱了阵
在高楼与街道之间
如同鱼群在珊瑚之间
少了清醒

 

这般摸样的步履蹒跚竟也不够换来雀跃
哪天你决定为瘦小的美而奔向死亡
那个冒充你的人将一路紧随

从应州到太原

晚至
所剩无几的光,在太原
被应景的霓虹灯
消除

 

从应州来的人们
已经疲惫,一群长途跋涉的蟾蜍
哇的一片  消失
在车站街头,带走无数
阴影

 

就在前几天
囿于己见的人
抬头看见猎户座
和渺小的自己

 

人群从地面升起
夜空纳凉
沉默多年

 

人事倥偬啊
我的永不运转的星座,你
在哪里?

 

寒冷尚未迁徙的春日
我从窗户上刮下
冰屑,刮下
这个城市身上残存的坚守

2014,未完成的解决方式


1

 

不用站在屋顶的边沿,在太原的陌生
夜晚,向东南方有只用几分钟就耗尽一生的昆虫

 

不与人言。
隔着水,冰凉。几个鬼祟的人
达成协议
额头磕进夜的黝黑,
石头的质地

 

跳舞的夜终属于黑的斑斓
是阴谋燃起篝火?指引孩子
对躁动不安的一生
保持住安静的想象

 


2

 

置身事外的遐想显得高深莫测
体液渗出,你捧起一些
散发刺鼻气味的形容词

 

放在我的墓前
嗯。我的荣光与梦想,
恩。
拧紧的紫罗兰,拧紧的
青翠,口含一簇诡异的念想

 


3

 

是时候振翅高飞了
你是泛光的甲壳虫
难道想活的像个人

 

对我百般诱惑?
这城市杂乱无章,在东南方的上空
多么微不足道

 

用于依傍的山崖与汾河水互不退让
耐心以突如其来的方式
令人眼前一暗

 

好比你这个穿着晚礼服的虫子
长得像个灰姑娘

 

 
4

 

一定是她。
在我们狂欢的时候探出爪子

 

气氛耐人咀嚼
隔着高楼就看不见
在广场

 

盛大的味道早已酸馊,当年
关于自由的呐喊
又回到了当年
而今这里

 

只有一个童颜巨乳的老板娘
没有镜子

 


5

 

季节的绿在北方的深处
扯起虎皮大旗,我拖着
用旧的词汇进入
太原的深夜,四处乱糟糟

 

四处静悄悄。
汾河边,你不畏寒冷,对着
面无表情的的水口若悬河
胡思乱想的姑娘撩起裙摆

 

你因咽炎获得力量
天还没来得及发亮

 


6

 

是在北方的漆黑里,闪烁着
一只抖动胡须的豹子
轻笑,要有所准备

 

是该到降温的时候了
小老儿又蹦又跳
急促得像暴雨过后的蚂蚁
有五颜六色的节奏

 

 
7

 

让一朵仙人掌苏醒,祈祷
漫无目的的心,在被雾霭吮吸的清晨之外
舵手照旧掌握着海洋

 

我随手一指那颗祭祀的太阳
立即被灼瞎了双眼

 

 
8

 

那就再狠一点。
如果没有用石头砸向头颅的勇气

 

不用回家,也不用开灯
在你生命剩余的第一天。
过犹不及的气魄显得不够严谨

 

喝那暖胃的红茶
不如攥紧一把滴血的太阳

 

 
9

 

离地三尺的罪业不在时光之中
就像阿弥陀佛不在口中。
你忽视父母、妻子和财富

 

企图使街道干净。
持珠的檀香味即将散去时,
飞鸟突然下坠。

 

世界象个气泡
轻飘飘

 

你内心惶恐不安
躲开迎面而来的黑暗

 

 
10

 

你低矮的绿走向河水
哗哗作响的欢愉,透过
薄纱似空气,映出
一朵云的白

 

你说有时候,抒情
来得这般清新
这般陌生
这般无聊

 

介于

起先是水泥的脸涂抹成肤色
骨骼用精钢制成,劳动或者
飞翔在疲惫中进化
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太阳成型于木的年轮
介于石头和石头的阵势
你的一不小心
不符合山间的惯例

 

介于半睡半醒,你听到的口齿清晰
请不要担心出自猫头鹰之口,
可是你烦躁不堪的理由过于自私
你怀疑说话的就是你的妻子

 

在冬日的街道,介于冷和柔软
你缩紧脖子
捂住身体每一个缝隙
象是躲避一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