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周园园的诗


当前位置 > 周园园的诗>返回首页

周园园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日常

下午的阳光很烈
错过安河桥
便在红山口匆匆下车
很长时间以来
我都在午后出门
天黑透了就原路返回
玛格丽塔的馅饼总有凉的时候
我在桥边等落日
或者洒水车的雨花
忙碌的人踩着叶片漏下的光点
从这里到那里
最悠闲的人迈着最细小的步子
但那人不是我,我知道
红花谢了,紫花开
我还要赶很远的路
去远方,或者仅仅是归来
告诉很多人
河水的命运就是我的命运
我总会得到很多暗示
柔软的,或者,不幸的

外出

沿原路返回的机会并不多
方向坐反的时候也不多
我们为自己犯的错误低头
踢石子折花木
一拨又一拨人经过身边

 

有人难过,必然有人狂欢
有人一掷千金,就有人顶着夏日的草帽
从山下的土路饮水思源
多么矛盾
但其实矛盾只是表面的一个词,矛盾不在这里

 

我们外出,穷游,不重复走过的路
我们的困惑在近处,不在远方
也不在身体以外,擦亮火花
我们感到痛苦,为我是我,不是另一个我
无法隐身,或者消失一会

不露声色

第三百一十五天,重回旧地,遇雨
这是今晚日记的开头
起笔有海,以及戏剧性的雨水
那些淹没我的,也将淹没你
从棕榈树上落下的雨
和零落而漂亮的紫薇
我们曾经仔细地敲打栗色肌肤
回忆名字,场景,故事
甚至宿命的某种东西
当海风从暗黑的远方低低吹来
灯光做星斗,流逝着
我已经没有恨的人
爱我的人消失在雨夜深处

星期日的金鱼

二十九只金色的小鱼
在星期日到来时游进浅水区
它们唤起可能的灵感,和夜晚的积雨云
雨水是云海的种子
均匀地落下来
在我们的头顶,以及
露天的餐桌,稀释着骨汤
甚至巫术和紧接着的病态
正飞过天空的是什么
院子里白玉兰的叶片掉进酒杯
偶尔,金色的小鱼摇尾而过
在隐秘的潮湿里
饮着落下来的透明的雨水

南城外的女人

和大巴车一起到了南城外
像被雨水稀释的泥浆
为弥补,记忆或者告别
诸如此类
她把自己如同一块棉麻布
铺展在春天里
穿过四野的风和
落向铁轨的火车
无一例外地经过她的胸膛
再躺一会吧,就可以听见
第二百一十一个夜晚的月亮
破碎成夏季的雨水
萤火虫飞在夜晚的天空
那些吹过的风,再也没有吹向北方
那些开走的火车,迷失归来的路途
她感受到大雨,以及向日葵的发芽
她忘记带伞,取暖的火柴
她被风吹到很远之外的远方
再也没有回来

北部故事

离得最远的, 恰是离得最近的
比如此刻,虎皮色睡袍上的清月和三颗冷星
飘窗上怒放的水仙和风信子
水越来越少,你说为了防止
季节的疯长,刺伤鹰目的锐利
你说两次爱上同一个姑娘时的表情
得体,美妙,经过糖果店时
扯上一个粉红色气球
在标签上点染落雪
你说想念一个人,画满雪花
她头顶的天空一定会飘起透明的白蝴蝶
于是,我学你沿着枯叶覆盖的小径
在黄昏出走,凌晨入睡
用很久很久的时间等一场雪

梦游者

我经历过这样的时刻,
雨水到来前膨胀的午后,
无名的灰鸟低低飞过天空。
我到阳台收起晒干的格子裙,
无所不在的柔软,像栀子初绽的气味。
在多雨的夏季,我微弱的抒情
显露了全部的秘密。
轮回里沉默的梦游者
在风干的泪痕里,看见
冬天的篝火和怀抱。
远行的恋人,我不想让你知道,
这天夜里,我又一次坐上车,
靠在玻璃窗上,
仔细地辨认
经过夜色的每一个人。

浮光

我有很久没给你写信了
在渐渐升温的仲春
南方的铁轨散发着余热
它的尽头是另一个春天和另一个你
那些快速闪过的橙色花朵
中央公园的假日午后
是不是有海洋般的波浪
长椅上咕噜噜打盹的猫
是白色的那只,还是陌生的灰色
你尚未提及的,以及那些经过你的孩子
傍晚的余光把铅笔染成孤独的金色
一瞬间,它轻得像羽毛
飘在飞驰而过的火车上面
顺着浮光的来路,叫醒
无限下落的忧郁灵魂

无处告别

我跟你说起一种图案,纯白色的背景
我让你想象一只猫亲吻水面下金色的小鱼
我还要跟你说,天亮以前
我看见有人丢掉磨破的手套,朝圣一般疾走
像在轮渡的船首,人们低声交谈
感觉自己正快速地超越周围的山林
在码头开阔之处,我们躺在青草地
在梦里,我也不停地赶火车
而事实是,我们刚刚在站台挥手告别
再早些时候,说着逐渐变暖的天气
穿过曼哈顿广场
走过擦鞋的小摊位
后来,天不再蓝了
我一边呢喃着你的名字,一边走出拥挤的人群
那时候,二月接近尾声
蜜蜂落在岛上一朵绽开的花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