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池沫树的诗


当前位置 > 池沫树的诗>返回首页

池沫树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气味

气味在指间游离,一棵植物的悲伤
停留在空中。我害怕说出
她们的名字,她们青春的脸
光滑皮肤上的伤口的刺痛和来自
胃部的酸痛,她们已经习惯了在黑暗
中呼吸腐蚀的空气。这些麻木的心
说出硫酸、胶水、甲苯,说出洗发水
沐浴露、香水,说出月光下的爱情
这些迷恋的事物,像清晨的露珠
像东江夜流不息呜咽的江水

镜中

他说他的手变形了
因为印刷用力
他说他的手指每三天掉一次皮
因为长时间泡在油墨和溶剂里
他说他的胃常常阵痛
因为气味的反映
他说他的肺里有甲苯
因为空气中有太多的挥发溶剂
他说他曾经把流下的鲜血
当成红色油墨印到十五双鞋面里
——在一次工伤事故中
他说他一直埋在心里
回想在世界工厂的这段往事
当在电视上看到某位运动名星
飞得老高,他也激情澎湃
心跳加快,他看着
镜中的自己
脸苍老,目光无神
想起20岁时的血液
流下了几颗
滚烫而浑浊的
泪水

从南丫村到牌楼村

一个人可以选择居住的村庄
但不可以选择出生的村庄
一个人出生在2500年历史的牌楼村
是他的福份,是他的血脉与根
一个外地的女人嫁到牌楼村是她的命
一个山青水秀土壤肥沃的村庄将她叫作媳妇
让她生儿育女,她的骨头将埋在牌楼村
一个浪子居住在异乡的南丫村是他的人生
一个东江边上却没有耕地的工业繁华的村庄
收留他,却互不相识。他只是过客
众多打工者中的一员,他只有现在
没有未来,也不知道死亡
在地图上,在黎明前口含露珠的转身中
我把这二个村庄,都叫作故乡
从牌楼村到南丫村,只是一张车票的距离
从南丫村到牌楼村,需要多久的飞翔
才能落叶归根

鹿港小镇不是我的家

秋风,落日撒下一些余晖,轮船在东江上航行,金色的阳光触手可及
没有人画下这幅油画,南阁大桥,鹿港小镇,港口大道
江岸的芦苇,割草的人,没有人画下这幅油画

 

割草的人,他们不是为了见到新鲜的泥土
而是为了即将建成的万科楼盘
不管建成后叫金色花园,还是叫鹿港小镇
“但是,鹿港小镇不是我的家,她只是厚街的一个楼盘”

 

打工者,从峻工的楼上下来,再去建另一个家
多少人打工一辈子,仍然没有家
一个中年男人在余光中拉长了背影,徒步在水泥大道上
像美国西部电影,充满了激情和梦想。而他,只是一个中国农民
他的孩子,仅一墙之隔,就在南丫工业区
五金厂、制衣厂、电子厂、家具厂撒落着他们的青春
从工厂跑出来的男孩,要了一包烟,又走进了钢铁焊成的厂门
排着队走出来吃饭的女工,说着方言,不时把目光投向新建的高楼
她们拖着沉重的脚步,却怀藏着一颗小鹿乱撞的心

 

“但是,鹿港小镇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只是一间十二张床铺拥挤的宿舍”
“但是,鹿港小镇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只是一间小小的出租屋”

望河

曾经有一位古人在此走过
曾经有一位孤独者在此走过
望河,伫立于桥上
阳光似水,桥下是河流
桥上还是河流。是绿,是光,
是风景

 

曾经有一位姑娘在此走过
曾经有一辆马车在此走过
望河,伫立于桥上
两岸青山绿水,桥下是蓝天
桥上还是蓝天。是月,是风,
是星光

 

曾经有一个男人携子女在此走过
曾经有一位将军率千军万马在此走过
望河,伫立于桥上
众人呼喊,桥下是回声
桥上还是回声。是生,是死,
是命运

 

曾经有一位达官贵人在此走过
曾经有一位平凡的人在此走过
望河,伫立于桥上
河水于夹缝中奔腾,桥下是山
桥上还是山。是喜,是悲,
是人生

豌豆公主

来不及告诉你,春天的方向
来不及告诉你,雨水滋润的季节

 

我是这样写着
要给你一封信
信纸是彩色的,有小花
和一些可爱的动漫。
我要看到落款被你久久地注视着
被你,躲在绿叶下窃笑不已

 

但是,你不知道我要走了
我要走地像河水一样快
我要走地就像火车也追不到的那朵云
这样,你就不会追来,不会哭泣
这样,我就不会看到你的伤心

 

我的信是这样写的:
春风,晴
昨夜下雨,河水高涨
屋前的树木绿了
少年小阳跑到坡上看豌豆
豌豆绿油油地开着花
他用小手托着小小的豌豆
“豌豆公主你醒了吗?
我要搬家了,我要和爸爸妈妈到城里去。
我走了你会想我吗?
我会想你的——”

花的梦

老师说
花也有梦
比如蒲公英
带着梦想飞翔
它梦想着飞到远方的田野上
给搬家的蚂蚁撑一把伞
它梦想着飞到白云的上空
在彩虹的广场上来上一段舞蹈
它也梦想着飞入窗子
来到教室
和我们一起读书认字
这样,长大了
才不会迷路

我认识一个女孩

我认识一个女孩
我认识一个捡煤的女孩
在黑色的石头山上
挂着篓子,像蚂蚁一样往山上爬
像石头一样往山下跑

 

我认识一个女孩
我认识一个住在我隔壁的女孩
在黑色的石头山上捡煤
挂着篓子,像蚂蚁一样往山上爬
像石头一样往山下跑

 

我认识一个女孩
我认识一个脸蛋和小手黑乎乎的女孩
她没有读书,父亲是矿工
母亲每日捡煤,堆在一间小屋里
闪闪发光,就像她黑色的眼睛

 

我认识一个女孩
我认识一个没有读书却每天要交作业的女孩
她的作业在一间小屋里
闪闪发光,就像她黑色的眼睛

伞花

大雨里
一把漂亮的雨伞
落在了路上
 
一只青蛙路过
跳了上去
以为找到了草地
 
一只小鸟飞过
扑了上去
以为找到了森林
 
一个小男孩
跑了过去
以为找到了外婆
 
雨停了
风和日丽
小男孩撑着伞
独自走在路上
几只蝴蝶
朝伞花飞来

孤独的男孩

青石路上很安静
一盆菊花抖落着下午的阳光
天空的鸟叫声
从墙上的狗尾草滑过

 

没有人倾听
风的声音
他走在回家的路上吗
他在思索同伴的玩具吗

 

一个小男孩
独自一人
走在长长的巷子里

 

他拖着长长的影子
和不远处一头猪相遇
互相吓了一跳

我想做一朵花

我在阳台上
种了一盆花
孤独的时候
和她说说话
一天放学
趁爸爸妈妈不在家
我搬个小凳子
和花朵说着悄悄话:
“今天老师问我们
长大了做什么?
同学们都说,科学家
数学家、歌唱家、舞蹈家
我却说 ,我想做一朵花
一朵和我家阳台上一样的花!”
同学们都笑了
老师没有笑,我听到了
窗外的树叶在鼓掌

在黄昏

在黄昏中我学会了散步
我从工业区慢慢走进南丫村,缓缓的风
从远处的东江边吹来
从岸边沉默的芦苇,厚街镇喧闹的高楼
和轮船沙光点点的滑过的水纹中
像光线在云彩间的移动
这些杂合着城市的尾气和河水的潮湿的气息
迅速地在匆匆下班的工人们的脚步中忽略
行走在坚硬的土壤上,我需要的不是铁与机器
不是油墨的浓重难闻的气味
我需要的是在钟摆与哲学间学会散步
从身边走过的谈笑的女工
被一辆快速驰过的汽车刮起了一笼香气
玉石广场提前升起了圆形而明亮的路灯
我感到脚下的细沙石子发出了存在的声音
我知道明天下班时路灯还是路灯
我的工友涌出厂门时将改变队形
光在移动,风会改变方向
我闻到的气息会有所不同
生命有如沙石一样卑微

一粒阳光

不知道是谁
说捡到一粒阳光
然后说:到阳光中去
到阳光中去!
这声音头头是道
井井有条。好像不去
就是呆在黑暗里。

钟表厂

我在一家钟表厂,钟表厂没有休息日
因为时间在走,生活没有停止

 

我把自己的生活装配在流水线上
分中餐和晚餐,把早餐用来小睡
晚上加班到十点,我把钟表的时间调到十二点

 

我有一颗纯净而充满梦想的心,像产品一样五彩纷呈
这些墨西哥国旗、美国国旗、英国国旗,还有花鸟图
彩虹图、城堡图、熊吃鱼图,她们圆形而漂亮
像许多女工的脸,她们不说话,时间却在走
有的到了美国,有的到了英国,有的不知去了哪
“反正是外国,听主管说都是出口的”。小芳说着
一不小心把一根头发留在了钟表里
“外国佬肯定知道这是一个女孩子的头发”

 

不知谁说了一声,小芳红着脸,当晚她说着梦话:
“我们的生活,也要像钟表一样组装,把幸福、快乐
把爱、青春、未来一起像钟表一样转动起来,那该多好
只是,我听说,外国会有时差,这边白天,那边是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