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马迟迟的诗


当前位置 > 马迟迟的诗>返回首页

马迟迟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写给你


这些年,我已不习惯在长安放牧马匹
不在月光下吟咏春天
以及与它有关的桃花
还有什么能给那个男人带来闪电与波涌
就如还有什么值得赞美
这尘世,不过三年五载
不过唇齿间落为烟云
只怪你眼中不再有风暴
像所有男人那样,虚长时日
对世界不负责任。至圣者无情?
或许你已不再爱,也不再被爱
其实你未曾饱尝世间冷暖
大好春光犹在。可惜的是
我们已经丧失了孩子般的明澈与激荡
我们只喜爱混沌之间的张弛
不让一些发生纯粹,我们书写世界
亦只是隐遁而不是明厉
你害怕被恐惧攫住,也害怕被惊喜攫住
这些风中莫名的变数
你翻阅它们如一本《中庸》
亦恰似暧昧总是被美名其曰一样
这些年,你学会的只是限制
而不是打开。你越来越不相信
看花不像花的样子,看云不像云的样子
就这样在铜镜面前收敛羽翅
落花与流水,千山与万水
它们并没有让你直达心性
曾经你放牧马匹啊,后来你烧毁蹄铁
别忘了,这个族群曾谦卑得过分,别忘了
这个国家压制过号角的声音
别忘了一些力量,还需在滔天巨浪中获得永生
我们的热爱,让我们痛楚,亲爱的
亦如我们的怒斥让我们得到安息
还有什么值得害怕,这个世界的暗影
不过你多年以后,在窗外看落下的雪
像想起一些辽阔的江河与日月有关
 

忆萧红

 

先生,这不是你的黄金时代

这个世界只需要假象

而你活得太过认真,你天生粗粝

所以你描叙逃离变得深刻

你描叙抗争,在哈尔滨的孤夜,带着悲伤的雪

先生,也许没有谁能抵达你内心的凛冽

那么苍茫,从北到南,移居域外

你一生都活得那么辽阔,像一个传奇

却终究走不出一页后花园,在呼兰河

祖父的庭院,那些秋虫与野草,像奔淌的激流

常使你夜不能寐。你变得越来越热爱

以至背离家国,鲜血淋漓。先生

你太过纯粹与绚烂,像一只离群的鸟

你描叙迁徙与苦难,在命运的侧面

给自己种下一个噩梦。哎,先生

你在战争中建造的国度,赞美爱情

却如同《弃儿》,你歌颂的理想与良善

无外乎一道《生死场》。“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这是你在《呼兰河传》中所想到的,啊——

该憎恨就憎恨吧,该赞美就赞美吧

该忘却就忘却吧,你终究会在死亡的炮火中到达自己

只是,这不是鲁迅,这不是萧军

这不是端木蕻良,这不是他们,这不是他们……

 

登白马山

 

与老友登山,在一个秋末的下午

沿斜径而上,我们会谈及一些近况

像久远的青涩,未曾回应

我们谈到天边停止的云,沉默便有了心事

两三娑树影,一弯池水,几点鸟鸣

白马山上无寺,我们亦不寻僧拜佛,超度内心

风从南来,告诉我时光留下的暗语

打开或关闭,只是不可言说,不可解

这些年,徒增消瘦了皮囊,愧对父老

还有内心的山水。我们越往上走

越像似进入一种年轮的隐喻,不可点亮归程,啊——

吾友,诸事已追寻不到根据

还有什么能荒废掉这大好青春

还有谁道不忍轻狂,却踩着落叶一如自身的节律

我们只越发趋信命运,好歹你还明媚

尽管眉宇间已落有风雨,吾友

久别胜重逢,而你寡淡如昨,而我——

早已遇见这十月的秋阳,晃荡得厉害

它们疏疏密密,从山顶遁入河川

并映照在那些低矮的屋舍之上

让我看到来时的桥面,波光粼粼,而这些

才刚刚发生在我们并肩站成一棵树的时候

春日书

 

始于火焰的惊鸿一瞥
他们始终相信,风起于有形
他们习惯捕捉那微雾深处的变化之美
这一江春水,烫伤了三月的桃花
那两人的一生也许只为点燃一支火焰
有关月朦胧,鸟朦胧的暗语
一旦有人道破,家乡就会下起大雪
这座城市晴雨交接早已成为某种常习
我们之间似乎隔着波涛汹涌的大海
也仅仅只是一些云未了的事

与父书

 

父亲来接我

在人群稀疏的集市口

父亲骑一辆女式摩托车

风把他的头发吹成嬉皮士

他的白头发,像远山的云影

我们沿着河岸飞驰,父亲没有说话

他还抽十多年前的烟

秋收后的田野分外空旷

有些白色鸟飞过河岸

有一年我离家出走

风很大。父亲在南方的沿海

那一年春分,河水正在涨潮

雨势汹涌。我打电话给妈妈

告诉她一些秋天应该发生的事

可父亲仍寡淡如初

车经过象嘴桥的时候

我就跟他说去过的城市

还有那些姑娘的名字,父亲笑

他换了一支烟,山风一阵凉似一阵

丹砂

多年前你曾病过
现在你又病了
我的女人,曾走遍高山溪谷
采食丹砂以取长生,多年后
她已学会在我的体内种植丹砂
“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
在相遇的那座桥上
我的女人轻纱隔面
站在黄昏的阴影下,化身占卜的术士
桥下波纹闪烁
她的谶语使我恐惧,又使我惊喜
丹砂:味甘,性寒,主身体五脏百病
她在一页宣纸上写下未完成的处方
然后绝尘而去
只留下落款的字迹,暧昧不明
这一度使我癫狂
我揣测其意,久不能寐
孰知,丹砂不可久服,久服有毒
这一生,我的女人注定是一个阴谋家
而我注定走入一个人的圈套
注定被她步步算计

菖蒲

 

择日去城市边缘的河流洗涤体内的月亮

这是多年来,我已养成的恶习

我的女人,曾学古人遍尝百草,识草木之药性

但她从不去采摘家乡的狗尾巴草与油菜花

很久之前,在某个霜雾缭绕的晚上,月光开的很低

有位古人在井中捞起了他水淋淋的影子

或许是醉得太深,或许是惑乱于墙上的美女蛇

可我的女人猜测,古人是病了

我出走的那年,家乡的河流汹涌成疾

风高浪阔,我的祖母立于河丘之上的高地

她的痛苦在阵阵稻浪中肆虐开去,她的哭声凛冽

可这座城市不再使我哭泣

我的女人嘱咐我于每年的九月九日登高祭祖

遍插菖蒲,净衣素缟,以驱心邪

后来,关于那个佩剑出游人客死他乡的讯息

没有回乡者带去给村中人

王与菊

文治武功的高皇帝
晚年好黄老之术
每日与高僧对弈,裁剪菊花
打理秋天的戾。我的女人
渴盼冬天带来的第一场雪
她在雪下的清晨或黄昏采摘白色莲
这些莲花能治我的欲,这些年
那些体内的孽障每到春天
就化身奔流的河,住在我心中的皇帝
与生活多年的邻居不相往来
我想用菊花打铁
可那些秋天飞来的大雁
却期待麻雀与猎人的厮杀,喜作壁上观
每日路过这座城市的拾荒者与行乞者
我人模人样。唉,我的皇帝早年就与朋友反目
他的大臣死于进谏
春花与秋月,我只惯看城门失火
住在我心中的皇帝
晚年请来高僧剃度,遁入空门
以致后来,没有人说起王下半生的镜中事

无题

妈妈。这座城市每天都有人死于谋杀
我得了传染病,我的国家正值多事之秋
那些大街上的乞丐、拾荒者与流浪汉
竟然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追杀我
我躲闪不及,离家越久
体内的寒疾就愈发严重
硕大的城市中找不到一棵可以躲荫的树
我在云中给我的女人写去锦书
我的女人在风中采摘云母
在家乡的红果园熬制丹药,晨钟暮鼓
我的女人日夜以乐游原上的柳叶作药引
云母,性平,止风寒热
她在处方上附言:速速回乡
可是我已病入膏盲
汤药无济,回天乏术
这座城市始终拒绝一个病危的他乡客
妈妈。我的族人不喜与陌生者搭讪
我的族人害怕讳疾忌医
我害怕大声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