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刀刀的诗


当前位置 > 刀刀的诗>返回首页

刀刀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末世造·过周山篇

这城的开拓者埋在这里
这城的兴起繁华让这山头看见
这群楼,这群马路,这群热爱城镇的
孙子们,比死去的先祖
更激情万丈,更有权力动土,挖掘
他们更有理由:活人要活下去!
死人已成为土,随手一捏就碎了
就飘进山下的洛河
不止一次,我开着车,过周山
不止一次,我轧过四个周王的脚踝
不止一次,朋友们在周宫女的头顶上吃烧烤
喝洛阳宫,撒尿,妄想与邻桌的美女
到树丛深处好好地干上一盘!
从人满为患的老洛阳城
向南,向着洛神出没与消失的河流
你经过的土崮堆正是周王陵
你见到的土也是山,见到人也是周人之后
而你不再是你,你像我一样
在无耻的世界,立于潮头,追随潮流
甚至不断产生引领时代的念头
我和你,已经失去尊严
像陪葬的苦力,生死不能做主
生死已被逼迫,只能度外

末世造·自语篇

谁比谁更干净!
一口空气,还是一滴雨,一捧水
谁只是在污浊的时代
跳出泥坑,洗净自己,与你们对望
你们的疑问还未发出
毛孔里的匕首,嗜血的匕首
已十步一杀,见血封喉
谁像我一样在地上行走
见过飞扬跋扈的青年,他们的
梦想与规划是科学的,是发展的
是先进性的,我看到
阴奉阳违的老官员器官俱废
用目光,手指舌头,表达爱情
我知道他们用物质
建筑精神家园,建造神殿
招募年幼的孩子,装模作样地爱他们
像教父,或者一家之主
把未来的时光都仔细排满
他们讨厌面包上的蜜
讨厌一棵树在田野上长出叶子,果子
种子又传播到其他地方
在他们的内心,只有黑暗之光
遮蔽的本能,嫉妒的本性
他们像乌云,从久远的历史中来
带着禽兽的理想,撕咬的习惯
到未来去,笼罩有人的集市
显示闪电,和水患

末世造·拆除篇

一夜之间,童年的庭院夷为平地
记忆中的葡萄消失,而最早消散的
是炊烟,而不是锅里的米香
装过四世同堂的客厅,现在像抖空的
袋子,空空的,白色的面袋子
随意地扔在城乡结合的郊外
应当醒来的家庭,此刻
比盗窃多年的墓园更无声,更沉寂
更零乱,且更缺少荒草的陪衬
在断砖废瓦之上,日出而作的主人
与日落而息的宠物,与腾起的雾霾
一起下沉,落定
静静地坐在越来越厚的灰里
他们同一檐下,交往多年
仿佛亲生,仿佛父子
有过公园漫步的黄昏,市场买菜的上午
而昨夜,其中一个被摘掉命数
作为旁观的人,你当然懂得
那些服装整齐的尸体,是一件机器
代表最高的旨意,可以任意取走
其他的命,像拆除一间
别人的,美好的,老房屋

末世造·上火篇

烟里的火,酒里的火
深夜失眠的火和笨兄弟愚蠢的火
为了生计奔波、占有更多女体
朝三暮四三心二意心口不一的火
尔虞我诈、商场明争暗斗,行贿送礼的火
欢聚与反目成仇的火,以及诗文无人问津
逐渐沦为九流诗人的火
行在世上,为人子人夫,为人友人父
每件小事都是一根干燥的木柴
在心上堆得密不透风,堆高
一直高到云层的上面
任何一个缘起,都是两朵云的相遇
来势迅猛,藏着闪电
一个词的用法或一个句子的语气
都会变成雷鸣,将柴堆点燃
而心存天道、心法自然的火
行侠仗义、嫉恶如仇的火
做大事、成伟业、名垂千秋的火
拯救族类、保护宇宙的火
会不会将祖国的少年一堆堆烧毁
母亲们白发丛生,像一座座雪山
捧着后嗣的骨灰,孤零零地
坐在大地上,沉默,无言

 

末世造·雷雨篇

虚无的云,心藏大恶与大海
在天上密谋,开展民运
聚集成空中的河流
从远处的山头,林地,田野
一路奔走,很快来到小镇,街头
秋雷滚滚,仿若群人的呼号
众口一辞,声讨不公,呼唤正义
在高高的霄汉,闪电是记者的相机
用最后的良心,为尘世拍照
烟囱矗立,像一炷炷香
象征工业化的暴怒
吐着恶气,在村庄上空编织绞索
扎根于郊区的高楼,张着窗口
喊出房奴外乡的籍贯和姓名
路人此刻都被突如其来的洪水
所挟裹,卷进漩涡
彼此无法照应,不能互相营救
每个人都自身难保,四处寻找屋檐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和同类
在这绝望的人间,用尽一生
只是为了抓住一根稻草

末世造·落叶篇

一万个孩子离开枝头
一万个舞者,围着母亲告别
他们跟随春天的钟声
学习哲学,通过阳光和雨水
掌握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手艺
他们遵循自然宪法,实行民主
每一片叶子都受过教育
按照需要,分配在岗
他们志同道合,不分彼此
有伟光正的理想,有均富的措施
有执行和监督,和奉献的心
他们在夏日的黄昏,听到鼓音
安静地等到夜晚,等到繁星茂盛
就召开全民会议,商量大事
讨论生之偶然,死之必然
他们在酷暑的日子,如日中天的日子
安排后事,面容喜悦,心情淡定
他们深知:为了死亡而存在的生命
才拥有朴素的尊严,传承的意义
当最早的秋风前来探访
总有先行的智者,落地相迎
而其他的兄弟,也将黄袍加身
一个个仿若新帝,骄傲而威仪

末世造·秋风篇

风路过穿着夏装的女孩
和她的长头发,捎走耳垂的香气
来到树荫下,那些玫瑰的红灵魂
和薰衣草的紫灵魂像一些叶子
挣脱统治之手,像一些难民
纷纷逃离:它们要死在更远处
而不是最近的故乡,家族的墓园
风从隔壁吹来,怒气已消,暴戾已退
身上的刀子,匕首,手枪,炸药
丢进过去的时辰:它现在
仿佛是新生的,从未活过
从未烧杀抢掠,从未有过不洁的个人史
来到秋季的风,带着他的小伙伴
把天画得很蓝,很大
云很白,很零散
河水则绵长,透彻,举着船只
像一片放在田野的镜子
让内心滚烫的人世,卸去妆容
回到真我,统一所指与能指
照见自己日益清凉的心事

末世造·绝望篇

午后的阳光,在窗口氧化
一寸寸变暗,像钥匙生了锈
所有的交流,沟通,都显得晦涩
它们已经多日未进家门
闭关锁国的独裁者,把自己的命
交给幻象,妄想,酒精的迷醉
地面落满烟灰,只需要几滴水
几粒种子,就能长出草来
屋内的荒凉在于,独自一人
一个人的荒凉在于,心中的河道
被工业废水排满,垃圾遍布
恶臭熏天,没有为任何一株植物
留有余地,鱼虾没有游痕
微风没有涟漪,这人已经未老先衰
对未来不希望,对过去不缅怀
剩下的此时此刻,现在
他也无力梦想,他深知梦已死在床上
在夜里,在所有可能
与不可能的地方,户外的动静
与美梦噩梦,与国家的先进性
与买春者的公共身份,毫无关联

末世造·山居篇

我像你那么老时
会想起夏天的清晨,鸟鸣从屋顶
替我将儿子拽醒,我要带他
到房后的山林里去
一路上,所有露水
被他震碎,所有扰梦的鸟雀
与他吵得不可开交,面红耳赤
蘑菇们露出彩色的帽檐
被他小小的步伐一一踢掉
我像你年轻的父亲那样
在灌木丛里穿梭,把落叶里的
红香菌,鸡枞菌,栎树菇,灰菇
捡进篮子里。我和你老得
一样快,很快就到了今夜
我在如此隐忍地想你
千里之外,月光照临
杯中的小米酒,温了又凉
满目的秋花落下,遍地的秋虫分别
我想到你,像一朵炊烟
不曾离散,到过远方
而我只在此地,就已声名远扬

末世造·仲秋篇

许多年后,在陌生城市的街头
月光刚钻出密云,清凉,明亮 
把最干净的部分端给你看
我会说你的手很凉 ,像攥着
一股清泉,或者就是眼前的月色
从城北到城南,从城南到城北 
我们把行人走尽,把灯光走暗
把夜风走得越来越碎
我不说告别,你忍着疼痛
随口讲起各自的童年和少年
说话,不说话,都无关紧要
沉默时你的眼神迷离
盛满整个雨季的湖水,和一个人
沁入骨髓的寂寞,那一刻的你
如此忧伤,像住在月亮里的仙女
独独地坐着,想起命里的良人
当你问及生活的意义
我将无法回答,眼睁睁地看到 
身后辽阔的秋意,正在赶来 
要把你一点,一点,吹皱
像我一样未老先衰,心地荒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