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北鱼的诗


当前位置 > 北鱼的诗>返回首页

北鱼的诗

分享到: 更多
蓝白相见

这是最简单的暗号
在你清早出门的时候
在你开车堵在路上的时候
在你办公室只剩一人的时候
在你推窗晾衣
听见隔壁夫妻争吵的时候
蓝的蓝成天,白的白成云
只有你知道,我说的是你的
连衣裙。我想简简单单
不带一份礼物来看你

旧时桃花

雨滴常常念及旧物
比如,一树桃花在眼前开过
一只鸣虫飞入风的耳朵

 

它俯在窗上,模糊着一小段视线
恰如不久前的你坐到了此刻的镜中
提起那张拍虚的相片
不是意外,是惊喜的另一次闪光
如果不急于刮去,它甚至能解释
一些遗憾为何容易在夜晚
按下快门:
旧玩具丶旧零食丶旧书包丶旧作文
旧纸条丶旧情书丶旧风景丶旧表情

 

一滴雨粘着一份旧,俯在时光光滑的表面
你惊讶于,旧书信嘶哑的后半段
此时读来晴朗如盛开
终于,你走到了生活的另一面
眼前的斑驳
恰似两滴落红

北京故事

北京的秋天来得突然
我们的离别不够含蓄
一阵凉风,飞去很远的落叶
寥寥又匆匆
所剩的言语不多,留着下次说吧

 

那些无端的情绪,你也不必梳理
放任在枯枝上飘啊,愈长,愈乱
愈容易缠住到孤独的灵魂。而我
将在冬天向你致歉
我在雪地里说:愿我的身体也留下

 

假如遗忘比回忆慢,我相信
你能破解来年柳絮的暗语
那里面,是一枚细小的种子
和你的名字谐音

潘大叔的HONEY

潘大叔是个遥远的疯子
他在森林里捡起一根树枝
他从黑熊嘴里抢到一罐蜂蜜
他坐在向阳坡上吃饭,发呆
直到月光将他洗白。终于
他想起更遥远的事:

 

潘大叔用树枝熬起蜂蜜
伸进隔壁的窗子
他决定抛弃诗,换一种方式
黑暗的屋子忽然亮了
他那纯属天然的络腮胡子
他那野兽般细腻的心思
仿佛一份礼物,还在抚摸中
未被打开

鼓楼听雨

被推挤着更上一层。在展示大厅
仿古计时模型展现出八成新。导游词旧到了
千百年不换,很难辨别历史和游人谁更世故
沙漏、铜刻漏、屏风香漏……
光阴中水的成分将我分离

 

这不代表可以兴奋或逃避,现如今
雨水比飘萍薄命。楼檐翘起
强撑着游兴,没人过问
忧国忧民的表情里几分是真

 

宁可相信,时间的契约中
有过一小段爱情般的诚恳
鼓楼的记忆只有暮鼓晨钟的往事
春风修补断墙,击鼓人如约而至

 

即便听出,雨声、鼓点缝不到一起
我也不说,怀旧和怀古一样虚无
一些注定生锈的事,细碎而具体
需要到漏斗里去寻找做针线的人

落叶仪式

在街边,简约的落叶仪式
正尝试与秋天宏大的叙述对接
清扫的声音很小,宣传的横幅很长
路客凌乱的、飞驰的目光
高楼,还在拔高着欲望

 

一只野猫意外登场
它轻松绕开了“禁止随意吐痰”
在不得随性谈吐中陷入迟钝
——夜晚,是否可以学婴儿的哭声?
假如它在文明的阴影中送命
秋天,会不会将它缩写成
随风飘落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