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榆戍的诗


当前位置 > 榆戍的诗>返回首页

榆戍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在北碚

在北碚,日子像穿城的江水
蛙声和梁实秋窗外的并无不同
台阶的尽头矗立着湿漉漉的老屋
那些永恒的雾气环绕着,从义山到老舍
夜雨始终淋漓,芭蕉肥硕的叶子在风中挥舞
在雨季,每一株苔藓植物都是一枚石子
光彩照人。那些未名的声音在藤蔓上爬行
不知沁入了多少异乡人的眼睛

 

在北碚,人群在狭窄的道路上滑行
黄色的小巴车涌来涌去像一条鱼
每个季节都有好吃惨了的吆喝一夜甦生
那些滚动的枇杷、杨梅和栀子花
使属于淑女、绅士、乞丐的嘴巴和鼻子沦陷
那些安逸的步态,容易使人想起茶馆和麻将馆
摆龙门阵摆到江中心,连鞋子都被冲走了
耙耳朵的还在外人面前显示着虚弱的权威

 

在北碚,一群蜗牛和一只远道而来的寄居蟹
在雨夜结伴出行。它们谈着屋檐下的天空和
海水的味道以及咀嚼草叶时的感动,于是
在雨夜,你会看到壮丽的私奔
太阳还未升起,雨还在下着。在北碚
我们谈着爱情、诗歌、理想的时候
就会想起那些光辉的远行出自多么卑微的个体
于是,我朝向窗外的黑夜鞠了一躬
向那些隐秘的生物和坚持表示尊敬

 

天在下雪,我在做梦

是谁托梦,下下这雪,这静。
这白昼的黑暗里,白色的灵。
风吹,吹动那些树。和鹿。
新锁已旧。镜中落灰。月上挑水。
红色的马头上系着魂。
挪着步子,挪着。瓮。青虫和蜘蛛。
谁在露水中开放?成为一朵花。
谁在影子里站起?成为一个人。
事物被风吹散。阴影里站满谎言。
在虚静的下午。坐定。成一面墙。
没有影子的墙。
立在下午的雪意中。
多么美。

星妍说

星妍说过年回老家
因为过年的时候姑姑结婚
姑姑听起来像蘑菇一样
星妍说着就笑了起来
放鞭的时候——“啪”的一声
姑姑就结婚了
姑姑结婚的时候星妍要去送花
送玫瑰花、康乃馨还有其他好多好多花
星妍和妈妈住在惜福镇
她的老家种了好多苹果树、葡萄树
她的老家叫桃村
她打算过年的时候
和妈妈一起回老家
 

望山

山在远方长着树
长着白色的翅和黑色的身躯
长着红色的房顶和路
长着鸟、狐狸和肥硕的石龙子
长着丑陋的虫子和潮湿的盔甲
长着黑暗和毒牙以及一串红色的果子像血滴
长着两条腿的生物爬上爬下
爬上爬下,丢下口红和树叶
寺里的钟声点着香
花和尚早已剃度为僧
每日酒肉想佛祖
 

清明——献给祖母

柳枝插满木门
我要为你烧一张纸
天空是晴朗的
蛙声溢出没有鱼的水
你死的时候我没有来得及
点燃一盏昏黄的灯笼
别人再提起你时
我就想起你已经是一只鬼
我们这地方到处都是鬼
活着的死了的
可是你都不是
你这只鬼不吓人
西山下的坟长满青草
年年岁岁
鸟儿在这里停留又飞去
风声你听见过没有
地下的的日子
是不是也寒来暑往
我想你早已是一棵树了
长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每年清明我折柳的时候
你会不会疼
世界上的树都是连着根的
就像我想起你在的时候
与这个村庄连着的心
 

 一簇人影仿佛幽灵
如水平静地流去
初醒的野山雀是不甘寂寞的
侧首的回声里溢出木鱼声
门开的声音像湖水
那水底的老蟹落败挥钳疾走
硬币落地的声音长久地叹息
车已远去了,人影才落地
我把死去的金鱼握在手里
窗外的雾气就涌进来
模糊灯明和鱼的眼睑
新闻说,北方已落雪
鱼活着就会在雪地里来往如飞
我曾见那些鱼沿着昏黄的路灯
一路向北,吞咽着雪花
整个夜里都是鱼疼痛的叫喊
在那些雪花上留下七彩的鳞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