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鲲如的诗


当前位置 > 鲲如的诗>返回首页

鲲如的诗

分享到: 更多
马兰花,我的紫衣姐妹

我独坐草原上,草原辽阔
除了风声、牛群、飞鸟
就只有我,和一簇盛开的马兰花
我和马兰花一起端坐在草原上
 
我的紫衣姐妹,它独坐于草原
放牧所有的牧草。让牧草
春天绿,秋天黄。
禁止牧草过于茂盛
禁止它们相互争夺土地和子民
 
我的紫衣姐妹,草原上的牧民
此刻,我端坐在她的面前
仿佛她的一株牧草 

我在星期天下午五点的阳光中

我在星期天下午五点的阳光中
买菜回家,阳光很好,路上的风很大
街道被吹得干净,天空被吹得干净
我也被吹得很干净
 
我的心很安宁,仿佛电影里
隐居的杀手。忘却了刀光剑影
也不再轻易撕扯自己
悄悄在俗世的琐碎中幸福
 
我想,不管我站得多高
去浪迹江湖,去仰望星辰,去拷问自己
我也还会在尘世
悄悄幸福,买菜做饭,生儿育女

一个孩子在花园里

一个孩子在花园里,他那么小
那么小,和一朵月季一般高
花园那么大,有那么多盛开的月季
他似乎是其中的一朵
 
他迈那么小的脚,在追逐一朵盛开的花
他的两双小手在尽情摆动
像在驱赶停在花园上的云朵


花园那么大,有那么多盛开的花
有正青葱的树,还有正在游戏的
云朵和它的影子,而这个孩子
他还那么小,行走在花园里
像行走在人生的路上,有太多
看不尽的花开

我屋前芳草萋萋

我屋前芳草萋萋,久未有人径
住在城市凌空的一隅,像隐居
在一座山顶。插花,种稻,燃起炊烟
偶有清风路过,我的花就盛开
稻就结谷,田野里饭香四溢

还是倒立好

你说你已习惯倒立行走
用手独自举起地球
贴着土地的大胸脯飞行
把自己放得更低,在尘埃里翻捡
活着的真相

 

直立行走的人,走得太久也太远
到处都是人群,到处都是负累
活着就是背着石头上山,就是
在谎言里裹缠,撕裂
在无意义中,深陷,小心翼翼
害怕一不小心,就碾碎了自己

 

还是倒立好,只给人群一双脚
不给耳朵,也不给眼睛。

我在黑夜里醒来

我在黑夜里醒来,也在黑夜里睡去
我手握一根琴弦,被风吹草动
拨得铮铮作响
不要企图欺骗我,我的敏感
在黑夜里奔跑,早已能辨识
草木的喜乐,也深知
所有的露水无痕

写一场春雨

我说的是欣喜,是一滴滴
热泪,从空而降的
还有女神的气息,吐气如兰
所有的草木,都是水风抚养大的
撒开了小脚丫,到处都是绿闪闪的光

一些不知名的

阳光都散漫成了这样
而我在流泪
真的,不是悲伤,也不是喜悦
或许是心底的湖水太多
漫了一些出来
总会有这样的时刻
一些不知名的,悄悄
从你的心爬上你的眼

一个孩子在花园里

一个孩子在花园里,他那么小
那么小,和一朵月季一般高
花园那么大,有那么多盛开的月季
他似乎是其中的一朵
 
他迈那么小的脚,在追逐一朵盛开的花
他的两双小手在尽情摆动
像在驱赶停在花园上的云朵
 
花园那么大,有那么多盛开的花
有正青葱的树,还有正在游戏的
云朵和它的影子,而这个孩子
他还那么小,行走在花园里
像行走在人生的路上,有太多
看不尽的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