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江一苇的诗


当前位置 > 江一苇的诗>返回首页

江一苇的诗

分享到: 更多
一只羊死了

一只羊死了

知道这件事的

是我和父亲

还有一把沉默不语的刀子

父亲说,下午

乡政府的干部要来

我问来做什么

父亲背着身回答说

干部么

不是罚款

就是吃喝

隆中一日

这阳光

这秋日下午的天气

婆娑的树影

多么好。

这透明的玻璃,看不见的疼

多么好。

我坐着,抑或是躺着

都是幸福的。

要是在古代

我将无所事事

一门心思只等大任降临

小城

小城很小

我曾用十年的时间

想让它大一些

以便容下我的理想

但没有

而现在,它更小了

只在我心里蜗居着

夜深人静的时候

它才会慢慢清晰起来

我的亲人

才会咳嗽着

一个个

小心翼翼走出来

一个人躺在床上

一个人躺在床上

这是我老爱重复的一句话

现在我把它反过来

说床压在一个人身上

那么你可以想象了

我曾有过怎样的挣扎

最后的夏天

知了有一声没一声的叫着

我们坐在一个凉棚下面

汗流浃背地喝着啤酒

一只宠物狗

趴在一旁吐着长舌头

有一阵子

我以为这就是我最好的结局了

我见过一个乞丐

他躺在墙角晒太阳的样子

幸福得仿佛就要死了

半夜还在活动的人们

在小镇,凌晨两三点还在街上游荡的,通常有以下几类人:

赌徒,酒鬼,小偷,嫖客,流浪者

 

他们通常都有以下几种表现:

几无言语,走路飞快,叼着烟,袖着手

 

我曾多次以酒鬼的身份加入过它们的队伍

甚至故意提高嗓门吼过几声

 

但第二天,当我再次遇到他们的时候

他们没有一个人承认,就在昨夜,我也曾是个同道中人。

小镇上的傻子

那个和环卫工人一起

凌晨三点在大街上游荡的女人是个傻子

人都说她是近亲结婚的产物

没有人知道

她是从哪里又是怎么到这个镇子上来的

 

那个见人傻笑,不知用什么果腹的女人

是这个镇子上唯一的傻子

她被人强奸,怀孕

在祭神的戏台上生下一个死婴的时候

人都说没想到她的功能是正常的

年轻的吴寡妇

当然,她以前不是寡妇。

她有一个憨厚的男人。

抽烟。偶尔喝点闷酒。不爱出声。

只因十年前大旱,庄稼颗粒无收

他被迫上煤矿挖煤,结果矿洞塌方

从此她成了大众的情人。

年轻的村主任常来找她

秃顶的老支书常来敲她的门。

对于村里的人们来说,这些

已不再是什么秘密。

有人骂她不要脸,有人说她丧门星

只有她知道,孩子上学需要钱

坡地里的庄稼需要有力量的人。

七年前,她评上了村里穷人中

唯一一个低保。三年前,

她成为村里第一个

用太阳能的人。有次县长来考察,

村支书特意安排到她家,

县长问还有什么建议和需要

她说感谢党的好政策,已经知足了。

但愿儿子将来能考个好大学

但愿有生之年,村里人能够原谅她

让她和别人一样,死后进祖坟。

初中时辍学的女同学

当我们说起爱情,她显得很安静

偶尔插一半句,但不会流露诧异的神情

她说两个孩子都上小学了

也不懂什么是爱情。她只知道

她是个普通的农家妇女

理应孝顺公婆,疼爱丈夫照顾孩子

好在公婆都疼她,丈夫老实有力气

如果实在要说还有什么想法

她说她怀念刚结婚那阵子

天气太热割不动麦子了

她就和丈夫一起

在自家疯长的苞谷地里纳会儿凉

偶尔铺上上衣悄悄滚一回

偏执

夜晚过于阔大

我视野狭窄

只好盯着一个月亮

亲爱的

这和爱你一样

一个孩子走在盘山公路上

在蟒蛇一样的盘山公路上,他那么小,

没有人知道谁把他留在了这里。

他只顾向前走着,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甚至都要跑起来了。我不敢转头,

更不敢眨一下眼睛。

他那么小,我怕我稍稍一恍惚,

他就会被暮色吞没,从此再无踪影。

一只无人驱赶的羊

赶羊的人不知去向。

现在,它是自由的。和所有自由的人一样,

它茫然地呆在这条大街上。

街道那么长,它那么小,

和所有自由的,丢失了信仰的人一样

没有了驱赶它的人,

它一边叫,一边不停左顾右盼着,

仿佛不知将去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