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旱子的诗


当前位置 > 旱子的诗>返回首页

旱子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秋天里,丰收堆满我的脸庞

秋天里,丰收堆满我的脸庞
它黄澄澄的
像一片笑开的叶子
落满屋顶。
是啊,这一地一地的丰收
绵延了整个村子

 

秋风里,让我们摆开阵势
或者闭目养神,将喜悦作为赴宴者
好好招待。
在这个中午,白云依偎
其实白云是这个丰收之季,金黄的背景

 

它脱离了枝头,从某一个瞬间
成为我们的化身,成为一堆玉米棒子
义不容辞的融入
我们的头发、脖子,做了我们的眼睛
丰收有了玉米的形状,豆子的形状
甚至一颗牙齿的形状
虽然,它调皮的如你不安分的嘴唇

 

但你依旧爱着这丰收后的土地
在秋末
一片金黄的玉米无法占领我白色的躯干
在这醉意正浓的中午
丰收的秘密,化成了明月清风

狮子

它是草原上唯一的盲狮子
抖动着双眼
在唯一的河谷里
埋下三十里的良知

 

梅花鹿已经在荒原上扎起帐篷
它们白色的花朵
盛开着秋天的果实
这些泛红色的原住民们的脑海里
藏着一把星光

 

狮子独身一兽走着
一条路
它看不见脸庞上那一朵朵梅花
一堆堆来年的陷阱
通向远方国王的城堡

 

偶尔,它能看见月光如水
三千里的土地上
羊群再次回到狮子的眼睛里
那一汪泉水
突然涌出血的建筑

秋雨

衔接式的雨
在空中
有翅膀般遗憾的美
它不惊
不愿意俯视

 

在城市
人们躲藏它
修饰它
果断的出手
向迎接出生那样
一点点的
从心口出来
变成落叶
台榭

 

我的秋雨,我的伴娘,我的落叶之下
半尺庙宇中端坐的神灵
你在这个下午
美如玉。

凌晨三点

他们嗓子里,藏着血的癌症
那一针闪电
在黑暗处,显得无比清晰
这个时辰
车带走了灵魂
带走了昨天隔壁的哭泣声
我细心的数秒针
那上面沾满三年前的灰尘
凌晨将至
我从回收站抽出月亮
其实月亮也是脏的

 

凌晨三点
这个时间是我的
听见脚步声从树林里传来
也是我的
在这个时间,天空终于做主
它所拥有的黑
所拥有的空旷,我能看见
此刻,安静如常
一切都是模糊的。地大物博是模糊的
舌头的味觉单纯的可爱

我是个容易悲伤的人

那些年,花的季节春天百步穿杨
花的季节里
一只蜜蜂悄然死去
一群蜜蜂在夜里刻制墓碑
它们拥有大片的世界
它们拥有的世界是我们的世界
也是草的世界
是流浪者宿命的世界

 

我是个容易悲伤的人
我满手的泪,是月亮的泪
是雨季太阳的泪
是母亲一针一线缝制的田野

 

我绝然是一个苦命者的转世
他前世的善良、悲苦和痛
一次性成了我的骨质、精气神
我喜欢这与众不同
我将大地的冬天,捂在被子里
我将野猫的饥饿
将星星的失恋统统收集起来
无须赞美
我头顶上的云朵

 

我是个容易悲伤的人
写着名字的树叶,多年未见人烟的屋子
它们,像蚂蚁啃食我的心房

我爱这土地的一切

一只蚂蚁,两只蚂蚁。她们的天空
是小数点
她们的内心,土地是颗星星
动的土地,一只蟋蟀在不远的草丛里
看见机器的触笔
从夹缝中,找到春天

 

我爱这土地的一切。她所给予我的勇敢
强壮、懦弱的骨质
我都爱。她的痛苦,是一切来源于
她深处人的痛苦

 

看见窑洞,看见太阳在黄土坡上洗漱打扮
母亲,你好!你曾经讲过的
那双整理土地的手,我有了
我的眼睛,一对黑白配的蜻蜓
它看见小草发芽的过程

 

这土地的一切,多亏了它们的勤奋
多亏它们的反反复复,不断的堆积
摸一摸它吧。
当我们在夜里走的越来越远
心灵装不下一粒糜子的时候,我们
雾一般的无所依

 

我爱这土地的一切。

那些秘密被安放

献出来。在鸟还没醒来的时候
从笼子里将铁链拉出
从火塘的灰烬中
挑选出足够填埋的骨头
总有一天,我会变成哑巴

 

多写无用,我是一个迟疑者
带着无所适从
有人要愿意的话,请将我驱离队伍
整个夏天消失了。秘史重写
比如说,土地干净

 

子夜时分。你知道我说的那片林子吗
洋槐树覆灭于前年的旅行
而耐心、牛头一个一个沉默着
已不是第一次了。

一朵花冲破秋天

它将所有完整的交给了
黑夜。魔鬼没有敲门
在命运到来之前,它独自盛开
惆然一身。
它所拥有的正是我曾经遇见的
那巨大的蔚蓝色幕布后
一朵朵冰寒的水滴
裹着爱情。

 

一朵花此刻能在眼前,是美的
是母亲多年来神秘的白头发

那些树上落着无处安息的灵魂

那些树上落着无处安息的灵魂
是的。他们闪着柳叶的光
他们用距离勾引过往者
用一声叹息
一根阴阳相隔的绳子
解决了前世

 

那些深藏不露的人看见了
看见远处,泥瓦罐让风吹出一个拗口
这些不完整逐渐消失
带动了一大片互通的声音
有必要在秋天里
说出。谈论一下烧纸、悲戚
院子的送葬车和镰刀

在春天

你随时都会想到,一只蚂蚁
吹出新绿的风
下午四点,多好的时间
应该把握住。写一篇流水账
然后不期而遇

 

这世界原本是静止的,开着花
万紫千红的语言
立在原地。正是开花的季节
人世也该如此,这余生
不能明说

 

在春天,一粒种子,两点寒星
我需要大好年华
一片幽深。无比寂寞的大地
你欢喜着,激动着,像天涯的笙歌
而这与荒谬无关

童话故事

我们一个个的跳。从一块石头上到另外一块石头上
那些石头长着蜘蛛和獠牙
这是春天的孩子,当雨还在水里的时候
我们开始做游戏。
把地画在影子里,把田野存到黑暗角落里。

 

对,应该躲起来。不让他们看见,那些刀子山里的猴子
有几只是昨天刚来的。
这些年,将童话故事一个个讲完。尤其是夜里
桃花滴答着,像久等的婚宴。
那些河,意犹未尽的数着天上的云朵,原来是天使。

 

每天晚上,我有坏心眼。我在心里写一部童话
那些树木上的人脸,多的像蚂蚁
每个人都有一个心思,一盏死后的红灯笼。
河流干了,只留下几只唠叨的鱼
它们和我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被干旱带走沉默

我在这里

我画山入水,将鱼写进叶子
在那些野花里
汲水。这水如此清纯
阳光无语。

 

我拥有了太多的马匹、刀子和远方
那些云落处
天色昏暗,大地一派春色
村子亮着
像一朵悲欢的兰花。

 

我在这里,写一缕春光
世界那么大,花儿散漫着静默许久
我热爱它们
内心孤独,又要顺其自然

黄昏前

黄昏前
我独自一人,万物苏醒
这多好。
那些青草是眯着的
它们有女人的心
八颗水珠子,不多不少
映着远处的路

 

我想象每个黄昏都要逝去一个人
生命长短不一
他痛
却说不出口。
大风吹过他们生前
半路上
有一张度日如年的床

 

对于黄昏我闭口不答
说了也白说
这种关系很微妙
我离它远
它离我近,甚至在我的手里
黄昏在心
每一片叶子长着一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