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陈曦儿的诗


当前位置 > 陈曦儿的诗>返回首页

陈曦儿的诗

分享到: 更多
阅读《秘密》后作


雨水爬满这座城,“水晶之夜”把谁照亮?
人群慌乱,一群对抗别人也对抗自己的幻影!
当婴儿作为标志出生,沉甸甸的阳光摇摇欲坠
有人说此处需要一些犬吠和鸡鸣。
 
在那个怨念丛生的岁月,我们都裹紧“普通人”的华衣
“忘记”拯救所有人。而你为何偏偏要记得?
雨水漫过青石的街道,那里曾有一场欢宴。
 
成吨的泥沙成吨的血液从天而降,直逼你的眼睛。
一只瘦弱的风筝飘荡在晴空,谁被“秘密”流放?
谁用一生的风雪点亮“秘密”的门楣,待我们前去?

相逢

湖水还没冻结实,宛若破碎的龙鳞
合十,发愿:长出最洁净的翅膀
寂寞的黑鸦啄着冰凌,黄昏如火
天空的巨石下,飞翔的零件已备好
 
杨柳立马,在干裂的土地上亲吻
一些流浪的影子和失落的灵魂
多热烈,把夕阳擦成金黄的烛台
等待诵经的声音从地底爬上来
 
射杀金乌的那个汉子留下很多汗珠
泪水无效,月圆尚远,相逢不知何期。
要吃尽多少苦药丸一样的夜晚
喝掉多少悲风,才能与你相逢?
 
起兮,迷雾封疆,果实的鸣叫如野马
蒙住眼睛,一路飞奔,黄沙旋转
倒下了,一树孤单的老皮,皲裂的乐音
如搁浅的木船,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且自斟酌,桃色的唇膏在枯萎的季节长出空头支票
窗花散了,再呵一口气,相逢也将碎骨于无边的时光

蒲公英


洁白的心献给每一个路人
待到有缘人把她捧在手心
吹散风中
她软软的心碎了满天
却也如白鸽子飞了很远
 
如同少女的目光
终于在某天变得狡黠
是成长还是毁灭又有谁说的清

有关暗恋

一个人走完一条关于爱情的路
没有开始,没有结束
有的是难以抑制的想起
难以开口的羞涩
像大海一样包容一面湖水
一颗封闭得没有一丝缝儿的心
有时,也用诺言把自己包起来
几年后,情话被阳光烤炙得斑驳难辨
但不能碰,一碰一些笔画就把肉揭下来
带着初识的目光,其中的火
被磨成一把刀,随时出鞘。

望春

我站在阳台上
窗外桃花半树,粉嘟嘟的
女孩转过害羞的脸
 
柳树,青蛇蜕皮
轻柔、妖娆依然,远处的玉兰
云朵托着白色的梦,梦叫出了声
喜鹊,觅得丁香的初绽
半是霞雾半是长夜
 
春:偷了我们的梦
完成她的梳妆。

倾听三月的一个夜晚

三月伸展她的骨骼
 土层窸窣,小草推着风在走
摇摇晃晃的鞋子丢了一地
迎春花缠绕的手指够不到
一阵颓唐,咯噔作响。
 
虚空,我是你的一声闷响
在黑夜中举起自己的烦恼三千丝
燃烧的松针哔哔啵啵地绿了又绿
来吧!把酒相送,这春天的一阵莫名的疼痛。
花朵摩登,躺在柔软的微光。
 
绿萝旺盛,在二氧化碳中生长出
童年时光、远大前程
和自己的墓地。
披着一身叶绿素,你和三月
和我  一起穿过电钻、铁锤击打墙体的声响
寻找千年前被遗落在荒屋的琴音。
 
酒精披荆斩棘地赶来,我已先醉一步。
扶着窗帘像扶着仙人的霓裳衣袖
月光滑落衣上酒渍的声音
在我的耳脉上小心地爬行
闪过高楼,躲过汽车。
三月,你倾听我疲劳的神经酿仙酒
咔嗒,作词的仙人垂泪在断弦上。
 
三月,骨骼易碎,满地野花梳妆
有名字没名字都不重要,
她们绚烂过就知足。
绽放和毁灭,酒精的起伏跌宕
你来与不来都不重要,
三月与我促膝短谈一次就好。
(黑夜照亮一个疼痛,
疼痛在寻找更深的黑夜。)

暴雨之夜

凌晨一点半,雷鸣烧断最后的绳索
暴雨倾盆,如同《双城记》中的斧子
劈下去,来势汹汹
  
墙壁变得透明,薄如蝉翼
我就在这,一边是没有结尾的梦
一边是无法停息的千军万马一样的雨水
  
人生总有突降的暴雨和难抑的泪涌
不说悲伤不论无奈,就站在颤抖的生命中
如同叶子,绿了就黄,黄了就远行

你不一定需要有人赞美有人陪伴

七夕将近,秀浪漫和秀孤单的文字俯拾即是
满大街的热闹和寂寞交错而行
你小心翼翼地在路灯光中低头
不知道该微笑还是该叹气
该潇洒地说“单身万岁”还是焦虑地问相亲的苗头
满手的汗珠针头一样扎进皮肤
逼近的是氛围还是内心的疼呢?
 
烟火升也好,落也好,明灭都是自在
而你,不一定需要有人赞美有人陪伴
也不一定要把心掏出来体检和公告
干脆就让自己走在风中,像水波像尘埃
不索求不责问,顺着风一直走
听着脚步融化在星光中
 
此时,你不一定需要有人赞美有人陪伴
暗夜中的繁花见与不见都是有福的

我站在村口

玉米还没抽穗,我的爱情也还没来
我站在我出生的村口,暮色苍茫
小马驹啃着陈年棒子,泥土里踢踏
浓郁的黑在聚合,有什么被抓牢
 
握住一把土,有很多年头那么重
长大了多少年就寂寞了多久
生养我的玉米地却还是那么年轻
绿地疯狂,你们总是笑得没日没夜的
 
我站在村口,想想童年,也想想现在
某年我埋葬的鸟儿把飞翔的形状献给这土地
如今这土地飞了一年又一年,还是那么粘稠的表情
天黑了就回家。我待立在村口
真想把这一切装进玻璃瓶,随我远游

禅寺里吹风

雨水载着花香做短暂的旅行
飞鸟模拟三角板的大梦
滑落是一种优雅的宿命
 
佛前止语的人握住了一把钟声
风在青铜的纹理
印下虔诚的凝眸
 
我坐在红漆长凳上
风吹我,像吹滚烫的山药
掉了一地牢骚,也忘了来时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