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象痕的诗


当前位置 > 象痕的诗>返回首页

象痕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故事

直到我的故事让我看到我
只是故事的奴隶
 
像把刀,我的故事
再也不可能收进刀鞘

 

昨夜我在故事下更好地爱
我没曾爱过的人

 

发酵的泥土上
玫瑰花瓣遮住了它的刺

 

而枯萎的部分在掉落
我们的过往在流离

警惕粗陋的爱

养我的人,担心我发高烧的人
不看我的脸也不跟我说话
我是半睡半醒暂不知名的木头
听着他们的声调和对话内容
我被扔进夏季会长满粉荷的池塘
浸泡了三年就突然不一样了
这不是他们的所做作为但与所有人有关
我喜欢我碎成楔形木屑的身子
淡淡木香味儿的乳白色有麦积崖那么大
我喜欢我的身子时我才是我
当我为自己种上酸酸甜甜的紫葡萄树

分裂

我横在一条疤上
一条褪色的肉色的疤
我不为任何人的不存在
生活着,因此
我是像白色的云
飘着

钢铁之乐

两行大大小小的方形
以超过视觉的速度行驶
淅沥里一个个瞬时的模糊

 

每个细胞都在漫游
同《在路上》的气息
无冷热的钢铁与美国人的风格
与汽车之声
溅落在雨里

 

是钢铁的奏鸣

盲爱

你张开嘴呼呼的
吹向我鼻子
我的鼻子是笛子我忍受着
风的压迫
我们大笑像碧绿的漏斗

无辜

还有什么可失去的?
一只胳膊一条腿?
一个胃一根神经?
一个获极刑的杀手
还没被温柔关爱过

日子

日子日渐高大
日子在我身体里行走
等着哀伤把我塞进
小小的窟窿

无题

若互为陌路
只因身后满是荆棘

 

若携手共进
只因身后满是荆棘

 

无常无序

想要投胎的爱情

这时 黄昏随灰雀带走
她的直觉和被遮掩之物
连同繁星和眼球
在深处歇息
有人会像她那样再蜕一层皮吗
爱情在墙上衣柜上吊灯上
打上鬼影

那些树叶像是碎了
薄薄的阳光也碎了
那太阳
灰白的 没有脸
像豆腐脑
一块一块从灰木桶
盛入纸碗
洒点儿糖就甜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