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周兴的诗


当前位置 > 周兴的诗>返回首页

周兴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在你的手掌漂泊

在你的手掌飘泊 
用我能走多久便多久的执著 
智慧落下明天落下太阳也落下 
驻足于顾盼中 漫游冰冷 
一杆凉意透心的旗 为你降垂 
星光划过森林 黑色火焰升起 
我依然怀抱一张古琴 
端坐如钟 几行诗句 
护卫缺角的空城 
夜 越走越远越走越深 
一只烧焦的野兔 
暴尸孤坟 狼声长号 
惊落贴崖而眠的寒鹰 
一切遭遇于宿命的五指 
而我亡灵的马匹永归于沉静 
隔岸而没的村庄很远 
沿着生命与爱情的河流 
在你的手掌漂泊 
黑色火焰抱着不醒的孩子 
走过黑夜和白天 

请太阳放心

我们睡在树杈上
象黑夜一样 安然

 

你从头忙到脚 风为我们
抠鼻挠耳出落为晚餐

 

听呀 鸟群聒噪黎明
在远离屋顶的地方 晨练

 

看呀 马肚擦着黄昏受孕
从我们左眼飞到右眼

 

露珠盛不进酒盅
你用金针穿着 晾晒
说超度  超度就升天

 

树叶飘落季节
我们索性脱光衣服
头发和颅骨互不相干

 

树枝摇曳朦胧 一些符号
替代我们干瘦的手指
你说 到底什么是风寒

 

树皮在树干上 流动
树干在树根上 分娩
树根在石头下 哭喊

 

请太阳放心
我们睡在树杈上
象黑夜一样 安然

走过

不容质疑
我没停留
当我从众多幌子下走过
从茶馆走过
从宾馆走过
从像馆走过
头缝骨里
先生小姐
比我更为从容
在白眼与白眼的对抗下
也走过
而在停放我的殡仪馆前
为什么
你还不走过

黄昏

一只毛手从黄昏伸出
锁住强音
城市 项链挂错地方
玻璃笑得五颜六色
这是高压中 惰性气体
充当的安魂曲与镇静剂
城市 无辜的城市
广告牌与信号灯
醉在油渍河面闪烁其词
推进光的 乱伦
面对黄昏
城市与夜相互淹没
我的兄弟姐妹呀
骑在梦鱼的脊刺上

阴天

若无其事的踩着日子
日子低垂窗帘
窗帘无视花开花落

 

护痛的灰鸽最先啄破黎明
黎明启动两只悬笼
悬笼被现实主义一镂而空

 

影子与脚跟的对白,有板有眼
暗香幽禁于浮尘的打闹
而一盏冰凌之灯,始终未灭

明眸净化惨淡
一种氛围,流逸涅磐之香
甘露孤悬,一泓清泉意象叠出

 

莲台上,灵光化魔笛
吹奏冥晦锻打牵引的脚印
一只凄迷的鸟,在风中盘飞

 

烈酒是晴空挥霍的火焰
阴天是香茗对清泉的幽思
万物各归其源,气韵理应升腾而果

圆圆墓前思圆圆

冬阳染红狮子山麓
断碑翻新一页沉香与传奇
在黔南岑巩
一个名叫马家寨而无一户姓马的村庄
一座荒冢终结明清两代男人的梦
为清朝江山版图画上一个不规则的圆
 
在你面前,我走得很轻很轻
我怕惊起铁骑雄师再次骚动
我怕中断吴地灯火深处的曲音
我怕挤兑了一只残缺酒杯里仅存的气韵
我怕呀,山坡上那只善良多情的公羊
终被关进生存法则的牢笼
 
众说纷纭如风吹过坟头衰草
芳心唤不回离弦之箭,红颜留不驻忠诚
娇躯挡不住历史巨轮
索性青丝削净面对古刹孤灯
当烟花散尽香销玉殒
谁,还在巧用你的名字,排兵布阵

秋思

残红漫步苍凉
晚风撩拔高岗
鸟的疏影
啼落几片恬淡
荒野
抑制了盛夏的疯长

一声呼唤积淀心底
一种目光辨证方向
离你远了
寂寞无处生根
千山望断
浮出半边月亮

破船

黄昏还很遥远 
不要等候残阳,镀你为悲壮 

 

当斧子、锯子、刨子、锤子、钉子 
这些无所不能的工具 
把你熟练地命名为工具的时候 
就已命定了哑然及漂流 
出入海水铺展的苦涩 
生命平行于一道水痕 
如同病妇下腹离合不定的创口 
周期流淌苍白和经痛 

 

无怨凄风苦雨 
渔歌落处 
回头一篙,直抵深海腹地 
蓦见一个蓬发乱须的褴褛少年 
远离童话、故事和奇迹 

死树

小学时
有孩子拜你为干娘
民风枝繁叶茂
侯鸟在老人嘴边,骄傲的飞

 

中学时
有利斧强暴你古老的血液
以后季节就死了
根,挤出几片娇黄和疼痛

 

而现在
有人用你的根焚烧灶神
记忆的风水
残留揪心的灰烬

 

说死你就真的死了
鸟群无家可归
跌落为蜂拥的毛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