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暮然的诗


当前位置 > 暮然的诗>返回首页

暮然的诗

分享到: 更多
灯光撒过

我舍不得告别这一天

如果天明

盖过来的光芒吞噬我的忧伤

好像别人的担忧多余

好像天色多余

亲爱的,如果你也梦见过滑翔

如果你在梦里穿着笔直的中山装

好像中年

并不遥远

如果梦过彩色的冰

在爱情中融化,在激情中梦遗

那你告诉我

眠或不眠?你告诉我

你舍不得告别这一天

孤岛

我的孤岛有鱼

没有美人

我的性别是迷雾,有时哭

也很委屈

人们说的事业是墙,只有壁虎的尾巴

是现实的触角

没有口袋被赏赐分币

口中的糖嚼着别人的甜

酸着年少的楚

明明是绝境,天空是密封的玻璃

我飞出了孤岛

停在刀尖上,一抹番茄酱

异味的酸

割裂的疼是水泥裂开了缝

墙依旧是墙

我靠着

孤岛是孤岛

黑凤凰

一些夜燃烧成凤凰

黑色的死鸟

死有魔力,人们再次说:

沉静是力

你万万不可和自己说谜语

但是空也有城

留白谁来填补

春天会遇见一个女人,会飞翔

当然,意思是

把它和自己绑起来,仍然会跑

证明书已盖印

没有其他鱼,在路上的只有孤独

凤凰啊

假如黑色代表死,你会永远

住在太阳岛吗,你说

要有光

错误

你希望别人谈到你

谈到你喜欢一个人的执迷是错

冬天会发现错误在笔尖发芽

开花只是一瞬间,城里城外

都是我错误的草木

我们需要一些纠正,把酸痛的脖子

扭正,这样脑袋才能端正的生长

继续一些错误的生长吧

交给爹爹

交给日落不歇的爹爹

我们讲一些话不顾及谁,只是把天

说破,把饭局端了

一些错误在起革命,一些人

在镇压

总归为了你,弟弟啊,一番美意

即将到来的演讲会

车水马龙更有灵感

亲人嚎啕更有灵感

花谢了更有灵感,不如说

花走了,立着走的

没有躺下过

当然,不要说哒哒的马蹄是错误

不要说水云间逗留是错

不要说票根!票根

我是一窗泪水做的雾而已

不明不白被你解读

不清不楚被你抛弃

好啦,今夜

听一个成功人士讲话,听明白了

再与你械斗

躺着或隔膜着,都不重要

如何说话

骚话无人接受,比起早晨

说过的谎话

如何说,美人痣是自己的,难看

也是自己。我不能接受

这个气息紊乱的自己

只和影子说话,和同行说谜语

明白时快乐

沉迷时如吞大麻

只需要遇见一些花,说水是呼吸

说空气是肌肤

只需打破一只花瓶,说旷野是狼

只需一个键盘密密麻麻

手指在合唱

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糊糊涂涂丢失了一些东西

钥匙大概也丢了

这辈子把自己锁在一座空城

饿死那些蟑螂

女人见了就跳脚的蟑螂

把一摞誓言送往北方

让她明白男人诺言的轻浮

如此她会说:海边的鱼永远没有翅膀

而在男人肩膀上依靠好比在挥霍的天空

肆意飞!

所以,所以。语言美丽

如梦似幻,女人便后退,退出一个方湖

那才是诗人的澡池

她窥视却不萌动春心

倒立

不倒松 

倒下的那一棵。我的力

和竖起的灵,以及马蜂窝即将捅破

的慌乱,正力透纸背

 

眠床不眠

典籍不古。我在你芳心的左边

种下懦弱,右边搪塞祷词

眼下你正看低

我血书上的行体,方不方

正不正,歪倒也不歪

 

只是和树相亲,和老朽

长相厮守。我们的年龄

正当屠杀同仁,正当荒郊野合

正当十个儿子

一手抓。好比,构造一首

倒立的诗

兄弟

城市。我的医生哥哥

所居住的地方,已经得到所有

包括河流,山脉。包括青年

以及他的力

 

美人。我的城市哥哥

未来的伴侣,霓虹灯投射在

她万般娇宠的倩影上。车子

甩开影子十条街。她唱卡拉OK

早早使用全自动洗衣机

 

母亲。我们的母亲,推着马车

叫卖上世纪的烟叶

孤独的弟弟啊,奔向

举国的市场。弟弟啊,举起白旗

叫卖烟叶。弟弟啊

右手红袖章来往于城乡

所见略同

头顶上方佛光剧烈地摇晃

俗人眼里,充斥着无知无耻的快乐

所知道的金黄,下午的汗滴

源自一种纯一的热

非能量,非信仰,非运转之中心

而是衣服之内,裹着肉体

肉体之上重重的包装。透过这些

形而下的需要,张开嘴

便是蒜香。花季,凡胎肉眼中

的一场艳遇

鸡进城

嘈杂声在尘雾中升腾,摩托

鸣笛。一群人躲闪另一群人。班车

已经坐满,南路的人回家

赶了一趟城,打几只城市"野味"下酒

灯光。夜场。人与人

赶场与赶场途中。如果看到一只鸡

在土坡上打鸣的鸡

下午在城里人的肩上扯嗓子

听听。文明唱响,家家户户点唱诗歌

鸡在扁担两端。一边高一边低

突然滑落

春燕

梁上婉转的鸟鸣。去年被捣毁的

燕巢,新裱修辞。在华丽

与实用间不曾徘徊

若夜间可以引歌

对着月亮。对着家国失守的题材

提笔,落注。鸟雀四散

花语昭彰,蜂巢嗫嚅。无以抒情

的时候,房子冒出三楼四楼

提笔。莫提高屋建瓴

收获季

忙碌的收获季,人闲着

所有阿呆都食古不化。一些仓促

的诗稿横冲直闯,玄门紧闭

身影浮现,纸糊的一般

站不住,像刍狗适合祭奠

假想站在钟楼,引一阵空响

把发疯的情绪摁进经筒

好让伴侣在神游中析出

至于你嘛?职场的故事我听腻了

陪我看一看天上的太阳

今日能收割否?

迷信

嘴里含着黄莲的人,必定

同时含着金钥匙。打开

尘封多年的往事,疯人疯语

讲起来,人们多半是不愿意听的

我的错误在于对太多人

泄露了命门。比如如何让我死

比如居然酗酒的原因

比如求饶的百种媚态

这些错误不影响我在深夜敲钟

把山中的鬼神

叫来举行一次会晤。有一年

母亲带我见了三公主

说我是烂根的莲子

来自神明的开示,神明说:

你多年居住的地方曾经是坟场

多么晦气的词,以后不要再写

比如自焚的焚

比如愤怒的愤,你命里和火相冲

所以写一辈子也不能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