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洛白的诗


当前位置 > 洛白的诗>返回首页

洛白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大桥赋

落日如一枚糖果摇摇欲坠,晃动的桥身决定了什么?
那一叶扁舟就横在那儿与一整个傍晚承担风雨。
桥的那边到底是什么? 蜿蜒下去,融入更肥硕的土地。
在一只巨大的黑鸟背上驰过,上升或下降
更多的鸟群窃窃私语,阴冷而疲倦的天空······

 

后视镜中的他们被天空一折为二,在无形的裂隙中安眠
江波四起,淹没两岸无穷的想象,你不能太长久地看
你甚至不能想象。紧紧抓住一抹栏杆,抵御狂躁的黑暗
像抓着一根救命稻草! 这就是黑鸟的馈赠,但并无恶意。

 

时间的闪电灼伤眼睛,童年消逝在你奔波的路上
那些破碎的脸庞,在岁月的击打后重新完整
一次离别也是一次还原,在黑暗中你蒙住自己
搂住长江的腰肢,听死亡音乐。
等待日出就是等待黑鸟被光照,无翅的黑鸟,无头的黑鸟

 

桥的那边究竟是什么?从水泥到水泥究竟发生了什么?
黑鸟紧紧抓住两边不放,它悬于高空,俯瞰大地。
鸟群口衔落日,一次飞翔,对天空的探望与拷问。
物质的火焰燃烧至四面八方!黑暗鸟群在头顶疯狂蔓延
一晃而过的你,是否也是其中飞落的一只?

苍蝇志


一部分苍蝇的祖先曾撞见陶渊明。漩涡式的在头顶奔跑,围炉夜谈
免不了它的造访,一对圆圆的复眼射出幽暗之光。我四处寻找能够
拍打它的东西。

 

在厨房里它停在白色的墙壁上,似乎在同我对峙。后来飞至书房,
盘旋了两下,这家伙竟如明月般无影无踪。我起身将纱窗打开,等
待它飞出去。

 

家蝇横行在家中或窗外,下一场雨也赶不走它,刮一阵风也吹不走
它,邻居家装修的“咣咣”声也轰不走它,它倒是比我有耐心,我
为了能让它离开想尽了办法有些烦躁。

 

它停在了一本叫做《大教堂》的书脊上,终于和信仰沾了点边,但
一只苍蝇又如何谈到信仰?果然它飞到了沙发上、吊灯上、纸篓上,
像一架战斗机不知疲倦地转移目的地。

 

我放弃了巡捕,决定干自己的事儿,其实不打死它也挺好的,就让
它飞一会儿吧,我不知道一只家蝇的寿命有多长,对于苍蝇的历史
也一无所知。

 

“孩子们,今天我们学习一篇新课文,题目叫做《黄河的主人》”。
我在黑板上写题目,波澜壮阔似的。当我在讲述黄河性格的时候,
一只苍蝇在我们头顶骄傲地飞过。

故事

黄昏还不够黄。公园的水卷不起新的潮流
他绕过美术馆向西走了一会儿,感到饥饿

 

电梯升到了第几层。离见面还有一分多钟,
迈着年轻的步伐,云朵般惊惶。一切显得

 

稀松平常。时间的洪流埋没了规则,迫使
这里变成了那里。“先生,你好。”他掏出

 

手机。没有理睬。“先生,请问你找哪位?”
黄昏还不够黄,他还没有盈满果实的速度

 

一个结痂的下午,缺乏打开的可能,那位
手提公文包的怪兽在走廊的尽头,他抽烟

 

的样子旷远而和平。他们并没有见面甚至
根本就不曾相约。高耸的鼻梁冒犯了黄昏

 

致命的拉链被烟圈侵略,闪着压抑的银光
黄昏还不够黄。沉默的人流淌出中东之乱

 

一九八八

以修远证明一个年份的合法
自我规避,因其太多地出现在冰冷的纸上
这是一个怎样的年份,伴随众生之我
那时世界还年轻,尚不知母亲心头
意义混同声音,亦没有奇谲的变换
一九八八。从农村赶往城市,为着新的诞生
饱含奔波、酷热与疼痛。
就这样远离半污的河流,远离如血的残阳
我发现了这个世界,成为一粒微尘
心中开始有了飞扬的经幡,但什么在消逝
那光束照亮我的时辰有着怎样的惊奇
当我写下一九八八,感到惶惑
在这之前:伸向火焰的手无法代替火焰
精致的舌头梦想闪电,在虚无中充当立法者
植物照旧疯长,如同孔雀的叫喊
现在一九八八是一匹枣红色的马
它渐次生长,温润如玉
奔跑出不真实的陌生交谈

山鬼伤

绕过黄河被山鬼所伤去寻那贾岛未寻见的隐者一枚
隐者采药于云烟之中但只是作为养生那么何必纠结于不见其踪呢
别打搅了林中鸟的好梦你看夜色如瀑布轰然而至把你我缠绕
何不再多走几里路感受黄河的色情意味然后写一首扯淡的诗
升腾在河流的下游我满身腥味儿只是再也不想来时的路
一个裸女向我走来像千万条鳟鱼被困于曼哈顿奉上灵魂的形象

短句

吴衙桥上。你们已经
走过了我。

 

洁净的青石铺路——
这恍若隔世的遵从。这幽暗。

 

过于寒冷的灵魂立于苏州河
词语的废墟占据我的身体。

 

鬼魂认领这遗产。
这死去的时间。因而不朽

你是你自己遗忘的风暴

是什么使你一生感到恐惧?
必须说出黎明前的羞耻,必须还原本相。
苦涩的事物多得很,而你在事物之外
无所适从的对视、隐忍和沉默,使你越加浑浊
细小的动作蕴藏着风暴,被铭记着的已经消逝。
风执着地吹着小草,想起乡村生活
那时我们围坐在一起,黑暗里自由地交谈
把自己的肉体献给风,那是至上的语言。
睡眠让每一个疼痛痊愈,分泌出自我
必须还原本相,让风纯洁地吹着
让事物进入睡眠的内部······
而你会成为每一个,你是你自己遗忘的风暴

北京西路

疾驰的画面。
人们纷纷陷入素描的沉睡。
汽车底部的阴霾潇潇,扬起半身飞尘。
一片树叶在空中盘旋,仿佛被宣判了死亡,
贴切地归入了树根。
佝偻老人拄着拐杖、白发飘逸,
不远处神秘的走动。
他回望着不起眼的那片树叶,
是的,盘旋着,
许多人经过这里,都一样被弯曲成
下坠的体验。
这里就是北京西路,你回望
那丢失的什么,被迫成岁月的遗照。

北站

听不见的脚步声。
他站在北站的中央,拎着新鲜的黄梨。

 

人群的黑栅栏使他再次惊慌
有一只贫穷地掉下来,没有人接住它。

鲶鱼

雪的召唤。灌木丛中伸出一双忙乱的手
佛珠如低悬的星星。更多遥远的事物在孤山中滑落

 

我看见天上掉下来好多东西,比如:
河流、玉米和死因斯坦,以及一些浆果凶猛的叫喊

说起一生

说起一生,就像说起一只
乌鸦的黑。孤立在白雪之中
充满深意,无法被肉眼长久凝望
 
说起一生,说起逝去的光阴
那些冷却的、热烈的脸庞
我知道,当我说起一生的时候
我仅仅是用嘴巴去说
仅仅是用二十四岁的肉体去说
 
生命之路郁郁葱葱,绝非只有悲伤
说起一生,当不远处乌鸦决绝的飞走
我能看见的除了苍茫的大雪,还有
莫名的温良,干瘪的渴望
 
我知道,乌鸦并没有飞远
它笨拙而明亮,像我们无法拒绝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