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杨维松的诗


当前位置 > 杨维松的诗>返回首页

杨维松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想象高粱

看到秋天里的高粱
想起KTV包厢内有妖艳的女子
手持麦克,呈游泳圈状的小嘴
不像是领导在讲话
因为旁边有人正搂着
被束在裙子里的芊芊细腰

 

我想,她一定是在说
“官人,小女子只卖唱不卖身”
或者说“官人,小女子只卖声不卖唱”

 

身也好,声也罢
反正我不会把你的真实感受写出来
就像你的嘴巴没有出卖你一样
哪怕你的声音将杯中的水震颤
最后也会消失在你千沟万壑的嘴中

爱在秋天

想起你,就如同想起你说
“看到窗外的杨树,想起了我!”
这句话把我带回了那年秋天

 

那年秋天,我们还年轻
轻的如同我滴下的泪水
你把我们所有的通信
重新抄写了一遍,厚厚的一本
写满爱情誓言的笔记本

 

那年秋天,我们相见了
天还是那么干净
像是你刻意打扫过的一样
你还是那么美,不同的是
我们相识无语
心如同黎明时分草尖上的露珠
然后我就站在
你必经的路口,再看你一眼

不落窠臼

每当秋色着满眼底
我都会想起那些俗不可耐的词语
萧瑟啊,金黄啊,天高云淡啊
它们横七竖八地在脑子盘旋
有洗脑的来势,征服我
让我也重蹈覆辙,步入后尘

 

我坚决不会让它们的目的得逞
不信,那就划条跑道吧
和它们来次赛跑,一决雌雄

 

在我拔腿的刹那
它们已经跑满所有人的眼睛
迷失了我的方向
但我不落窠臼,跳出跑道
用自己的脚步和姿势走过自己的路

秋风是铭文

一觉醒来,秋风早已把世界改变
并依旧肆无忌惮地伸着自己的爪牙
丝毫没有任何顾虑和不安
就像受了委屈的孩子
用泪水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一样

 

此刻是凌晨一点多
有悲凉的唢呐声
把夜吹碎
碎的就像墓地里漫山遍野的铭文
我躺在黑暗里
心亮着,辗转反侧说不出原因

 

回想白天
秋风在身边来回穿梭
我也不愿驱赶这神灵的洗礼
内心有无法被证明的神秘和恐惧
只能任思维的雪橇
滑向岁月的深处
去领略另一个世界的无涯和多姿

村庄史记

当最后一片树叶淹没了整个秋季
我听到内心坍塌的轰响
疼痛要比想象重的多
仰望楼房切割的一块块天空
内心有说不出的东西

 

肆虐的寒风扫荡着村庄角角落落
直抵人们最脆弱的心窝
村旁的小河露着干瘪的肚肠
讲故事的爷爷不在了
他的新家就像倒扣的茶壶
却挤满了疯长的野草,兀自枯荣


在村庄拐角处阳光走丢了
我看到父亲的影子矮了,也弯了
他挥锄的姿势忙得像张满的弓弩
然后将我这枚箭狠狠地射出


一锄,一锄
锄瘦了锄头,也锄老了我的父亲

 
村里的麻雀在草丛中闻风而动
我想起了小时候喊魂的声音
有些彷徨,有些踯躅,有些彳亍
有些踟蹰,有些无奈,有些焦躁
用力踮起脚尖朝家的方向瞅着
似乎能看到熟悉的面孔
能闻到熟悉的鼾声

 
回家的思绪将我的脚步绊得踉跄
我不知道是要无声的喧闹
还是嘹亮的寂寞
将这厚重的村庄唱响,旋转

生命站牌

冬天走了,脚步远了
接踵而至的不知道是什么
我只看到灵魂
正驾着浮云淡然趟过生命的细流
直抵命运的第29个站牌
宣告被季节拐卖了
一次又一次的松柏继续昂起头颅
恪守命运的安排
黑夜里有烟花腾空绽放
上升的上升,下沉的下沉
还有身体在隐隐作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