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徐林的诗


当前位置 > 徐林的诗>返回首页

徐林的诗

分享到: 更多
鹿

鹿闯进我的梦里
鹿蹒跚着起身、学步,想走出高傲的步伐

 

鹿到溪边饮水,试探着水的深浅
鹿继而低下头,含住汲水的管子
鹿抬起渴慕的眼睛
鹿把眼神抬高几分,天空跟着抬高几分
鹿眼中的闪光明了又暗

 

鹿有些沮丧,尽力地伸长脖颈
鹿的长颈增高一些
鹿又长出虚荣的犄角,试图让自己显得更高
鹿看见天空也跟着增高了几分

 

鹿仰望着高高的天空,感到自己的渺小
鹿不管多用力只够得到几片新鲜的叶子
鹿想放蹄狂奔,向前伸长脖颈
鹿失重了

 

鹿跌进我梦的深渊里
鹿跌落的声音,把我从梦中惊醒

你孤单身影,在都市的街道
熙攘人群中,显得那么孱弱、娇小
像只需要自卫的小猫


 
把内心收拢,常常亮出
警惕的利爪。被紧裹的心
如烧红的铁石一般,适时的雨水
让它蒸腾起火热情欲


 
动人的喵叫,自耻骨之上升起
如琴音交错的弹奏,交欢时
颤栗的声音。你收起利爪,情人般温顺


 
哦,你这撒娇、迷人、热烈的猫
古埃及的神灵,如今就是我的神灵
那洞穿暗夜的眼睛,磁石般吸引着我


 
被爱缴械的束缚,已不再蹑手蹑脚
请用从前
在暗夜里舐舔伤口的红唇给我以热吻吧
如天使般美妙

木柴

一颗树,自断根系
自断枝叶,从挺立的山冈
滚落。他要成为木柴

 

梁、柱,他都不做
自断成十截
再劈成十片,顺着清晰的纹理
他要成为纯粹的木柴

 

等待火种的木柴
冷静地躺着,哪怕变成煤炭
也要等着,等待着
他要把自己,燃烧成灰烬的
木柴

我梦见我们站在湖边谈论起生命
湖水很安静

 

它宽阔、丰盈,对岸
是充满未知的旅程
湖面与天色相交,朝阳上升
湖水荡漾着谜一样的波鳞

 

有人走着平稳的步伐
看尽翠绿青葱与枯黄沧桑
湖岸一路弯曲,水鸟在空中盘旋往复
夕阳下,湖水一片祥和

 

有人刚起程就到达了终点
有人倒下或淹没在途中
湖岸站在远方
风掀起湖水的微澜

 

请告诉我生命的长度,我自己来规划行程
临死之前,我将自沉于湖中
一艘快艇划开湖面驶向远方
——波浪拍打着堤岸

 

你说:哦。湖水很安静

遇见,或迷途的蝴蝶

迷途的蝴蝶失去敏锐
触角。用一双澄明眼睛
探询未知旅程
遇见在原点
当目光与香水交汇瞬间

 

好奇心跟着我,人群中
步履轻盈。下午
是只灰麻雀,嗖的一声
飞走了。枝头的紫荆花瓣
在飘落

 

寂静深夜,失眠喧哗
我的吻滑过你柔软小腹,迷途的
蝴蝶,如幽灵
她说:某年某月,会带一颗初心
来看我

俄瑞狄刻的影子

他感到空
房间空,身体空,万物皆空
他又感到拥挤
所有的事物和声音一起
奔涌而来

 

他伸出右手
试图抓住什麽
人潮中举起的手臂
如一株随波逐流的稻草

 

那麽渺小。在生活的漩涡里
屡屡受伤,他坚信
前面有一盏灯
点燃着灵魂的光亮

 

身后跟随着
俄瑞狄刻的影子
再期盼和疲惫都不可以回头

空房子

许久了,在一棵核桃树下
茅草的屋顶,黄土夯实的土墙
孤单地站在我童年的记忆中
住着两个老人
六十来岁的儿子总是坐在门口
门内的黝黑让我不敢
向里窥视
迎面而来的风
吹来孤独,深入骨髓
那时我害怕
从房屋门前的小路经过
总是绕着走
越绕越远,直到绕进了城市
离开了村庄
当我重新回来
它就成了一所空房子
老核桃树更加孤独
叶子在风中瑟瑟发抖
甚至不再有孩子
在树下捡拾熟透的核桃
仿佛空房子旁边的两座坟茔
是一双眼睛
依旧在紧盯着,不允许去捡拾
他们已经无法捡拾的果实

心照不宣

你让白鸽巡视
挖开的山体,人群
聚会的广场
和一场酝酿中的革命

 

你因亢奋在街心跳舞
抓住每一个路过的人
问他们孤独不孤独
他们说,不,我们很自由

 

你把一朵玫瑰灌醉
变成荡妇
你用酒精喂养灵魂
为自己演讲。熬夜和交媾

 

对着灯光发笑
虚构的假象下
你也开始变得肥胖
在一个企鹅的国度

 

你的白天与夜晚对峙
几乎被撕裂的身体,每天都在变旧
被抽空的爱沉默无言
清醒时到处寻找出口

向日葵

凡高的向日葵
整片生长在半空
落进画布的,牺牲自由
被囚禁
在花瓶中盛放或枯萎
更多的
随一阵内心的风暴
消失在黑暗中
黑夜里的向日葵
不再是凡高的向日葵
脉管流动着红色的血液
太阳升起之前
落进现实的泥土
土地贫瘠
被风一样的少年浇灌
直到命运的果盘上
有它瓜熟蒂落的子民

救赎

我静坐,无法阻止
时间的细沙
在夜漏里流失
如自一个梦中惊醒
却无从记起
梦的内容
我一页页翻过网页画面
沙沙作响,我听闻
雨幕落下的声音
我眼见
腕上的手表秒针
不歇地跳动
我不可救赎
它们都是
赫拉克利特的河流
更无法两次踏进的
时间的河流

暗示

你得承认,我们都有
亚麻布的内心。包裹着的
不愿由别人随意揭开
即便不是什么秘密
而是几件静物——苹果
香蕉,青花瓷
也更愿意在静夜
独自打开,让它们倾泻进
夜的镜子里
你与它们的映像对视
交谈,善与恶互相纠缠
人与鬼的幻像,交替
你该怎样重新审视自己
或者得到暗示
将亚麻布的内心展平?
我要在镜中燃起一盏明亮烛光
弹响坦诚的吉他
把虚伪丢进深深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