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林程娜的诗


当前位置 > 林程娜的诗>返回首页

林程娜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我一直在这里,只有你能看见

我一直在这里,只有你能看见
就如同只有风能抵达季候的心脏
他们取走的是我种下的粮食、果实
你留下的是阳光,空气,与水滴

 

我每天被你照耀,呼吸你,饮用你
一味的索取只因无偿的奉献
他们惊异于我的丰茂,却不知
这一切都来自于你的赠予

 

从我之中,我要取下你
把毛孔关闭,把气管堵上,把嘴巴合起
生命因此枯竭而消失
他们找不到我,我已同为你

他们在光里取消黑暗,正如
在黑暗里淹没光——而浑然不觉
他们把自己的灵魂上了锁,还用
一把火烧掉了所有无用的东西
剩下的,是
——哑默无声的世界

意义

当我写下此刻,彼时已到来
黑暗覆盖着风,语词被表达临时取消
这个冬天盛满谎言,谁端起白昼一饮而尽
意义由此产生——而一切毫无意义

我没有与他们一同去看海

他们的眼中有密林 与深谷
流泉挂在每一个人的发端
目标有随时沉坠的危险
穿过城市的躁热
一片蓝色将他们召唤

 

我没有与他们一同去看海
在梦的海里,我远远
望见你的飞翔
那时,影子比你更远
我用阳光搭成梯子
在寂静的风里倾听你

 

你比黑暗更黑,用
回忆清洗伤口,看不见的
风浪拍打每一寸肌肤
海的身体血流如注
直到灵魂之光浮动
闪耀在一个人的前额
你穿过生锈的丛林
再没有人发出笑声

 

那片海如今在何处
它激荡之后又消失
在你守望的南方
——我的故乡

辨认之诗

有时候,下午是一杯茶的反复,乐音浮现出长发
一阵北风造访了窗台,内心的浮尘被少年打扫
那些椅子终日坐满孤独,如今又再次喧哗出寂静
试着把自己装进一面墙体,整天对着它说话,而你
怎样也穿越不过——这无形的路障
 
好吧,让我们重新辨认,从一首歌中
挣脱,从一首诗中遥望
在尘世,人们早已习惯于掘墓,以告别为荣
而我们却擅于点燃自己,并且乐此不疲
在水中看到火光,在黑夜里触摸下一秒
其实我们太想活在此刻,让静默的花儿凋落、颓败,也胜过
没有见证她的绝望。在尘世,我们要擅于失忆,擅于
自欺欺人,让他们以为我们疯了,世界才可以
在我们手中存在得彻底

被一片鸟鸣覆盖的冬天

醒来,在这
被一片鸟鸣覆盖的冬天
它们的欢乐是我的欢乐
在梦里延伸的枝条
一直长到你的手中
它们的发现是你的发现
被一片良善的落叶握住
 
睡去,在这
被一片鸟鸣覆盖的冬天
它们的沉默已经成为我的沉默
在记忆里呵护梦的枝条
直到在你的眼中消失
它们的偏执正在成为我的偏执
吵醒绝望,吵醒
——正在做梦的你

这里

这里正在做着一个梦
天黑之后就能实现
他们都醒着走路,只有一个人
以睡眠的状态,迎接路的到来

 

这里的风是凝固的
没有谁能发现它的存在
落叶被他们攥在手里
即便枯碎,也要连同骨头一起入土

 

实际上,他们是没有骨头的
正如他们只长着一张脸
一个人的梦被风穿过
手脚就断裂了
而他们拒绝任何形式的穿过
拒绝任何形态的转换
一个人的意念在火里结冰是可怕的
如同妄图颠覆命运与时间

 

冬天已经在这里
他们需要一场恰如其分的毁灭
让枝头长出新的神经
让痛感布满每一棵做梦的树

 

这里已经人满为患
这里的人们有他们,我们
还有醒来的你们,唯独没有
真正睡着的你

方向

趁着夜色,我们要把黑暗折叠起来
从内心返回故乡,要跨过肉体与灵魂的阻隔
轮回之中的看见,被短暂的听见重演
而光束从世俗的包围里,放射出熟视无睹的笔直

 

抵达的方式被坚信取代,被秋天吞食
——请相信蓝,相信爱,相信生,相信风
相信那些深邃的名词和动词,一如既往的坚信
天空里,所有的事物都将一泯恩仇,都将回到存在之前的纯净
记忆也将不再可靠,被风声一再覆盖

 

正如一双手的疼痛终于失去耐性, 正如
不相干的叶子不会败坏春天,而
时间总是擅长某种和解,正如
你迈开的步伐,是我永远坚持的方向。

很多道路向夜晚敞开

很多道路向夜晚敞开,向白昼
发出盛情的邀请
他们迫不及待地出发,或开车,或徒步
或提灯,或歌唱,或交谈
他们握着手,探讨衣食住行,交换
尘世所获和所失
 
很多道路向故乡敞开,他们
的喧哗使交通一再阻塞
人群四散而去,静默的黑夜
覆盖了世界的最初

 

只有一个人低头前行,甚至
吹灭了唯一的灯笼,他深知
——唯有孤独
才是通向灵魂故乡的捷径

我睁开眼睛迎接你

就这样吧,我不擅于整理那些琐碎的事物
让那些边边角角躺在角落里呼吸
让那些尘埃又有充当逃兵的机会
而我希望看到的,也是这样的自己
可以随时不用进入睡眠,可以让
我睁开眼睛迎接你,迎接事物永远完满的部分
而永恒的命名总是让我无限欣喜
那些被天空带来的消息总是与琐碎无缘
当我睁开眼睛迎接你,黑夜正刮过大地
你紧闭的双眼写满了冬天的安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