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赵目珍的诗


当前位置 > 赵目珍的诗>返回首页

赵目珍的诗

分享到: 更多
三更记

一切都已安眠,我把自己剔除在外
三更天被风吹成了绝响
抬望眼,没有仰天长啸的冲动
喜欢看江湖,散入漫天星光

 

独秀。我纵容自己
再与万物继续一回。我宁可永不停止
被造物嫁接于冥想之中
成为日月星辰,或者它极小的一部分

 

安息哟!尽管大象永不静止
燃烧的原质仍要起来告辞
晨钟暮鼓,暮鼓晨钟
我闭上眼睛,打入俗世,仿佛虚空照临

歌,或者哭

我试图关心起内心焦灼的美学
正如我关心起自己的空虚
在时间的边与缘上
脆弱的声音被寂静渲染
恐惧与惊醒
在暗夜与黎明之间不断地将我瓜分

 

我的内心就是我天下的大势
任何历史的写作都是矫揉造作
我只愿意往开阔处去,往无限处去
在历史的空白处
歌,或者哭
我只尊重我自然的选择

碑刻

总有雨暴雷霆,可以击穿腐朽的罪恶。
你那所做的,闪电的一刹那就可以洞彻。

 

你看,龙的时代如何?
连伟大的爬行也可以继绝来世。

 

你只管跳你的,火焰一般的舞蹈。
做个跳梁小丑不好,勒石记功无异于一种绝望。

 

人类最完美的碑刻,刻于人的内心。
任雨暴雷霆,击而不碎。

农耕

归于农耕,是不是一种天意?
牛马是不是奴隶?我们是不是牛马?

 

我无法回答。我只看见风。
风吹着麦浪,麦浪里藏着无数把镰刀。

 

镰刀砍断了秸秆,镰刀挥舞着月光。
镰刀发挥了砍杀的效应。

 

麦子哭了。月光哭了。
风哭了。农耕之神哭了。

壮烈

要敢于承认,在底层勇敢地活着是一种壮烈。
一种完美的壮烈,这是帝王将相们难得的。

 

尽管不能自我摆布棋局,尽管命运
已经安排好了楚河汉界,越不得雷池一步。

 

但是年年春夏秋冬,雨水或欠或足。
我们还可以预见短促的事物,是生长或是干枯。

 

让一切的书写,都与遥遥的历史概念无关。
管它怎么改朝换代,还是采用什么纪年。

踪迹

往事如焉,大木苍茫
在大都市中的无人区
那些参差的虚空终于到来
我谈笑
我圆舞
我俯瞰那些大地的表情
将那些不能绝望的灯光解读
那些曾经倒置的光阴
那些令人肃然起敬的故事
遇见,或者赞美
我终于打一切的充实中
诞生出莫名的虚无

原风景

红尘淡忘了无数帝王
历史却为一场灾难记下实录
倾城的太阳之光,再次布置下
故乡原有的风景
所有的空间顿时丰富

 

一只麻雀,熟悉的麻雀
回到二十年前
躲进红薯的秧草
躲避无数电光的扫射
躲避一桌上不了台面的宴席

 

原野的风稍息,田禾久病不愈
枯黄的目光,像恐惧一尊尊瘟神的降临
蝈蝈窜出草丛,触角摇动
河流震颤在一瞬,刹那间天地荒芜

 

而森林开始腐烂,蠹虫堆积
惊悚一次次从心跳出发,缀满额头
死神在黑暗中跃跃欲试
涌出一场又一场潮汐

 
十月的帷幕即将落下
千万里之外,有千万把镰刀已经措手不及
鱼与水,心照不宣
猥亵,亲昵,洪荒在野

谷仓

谷仓里有血汗与泪水
谷仓里有虫子与耗子
 
谷仓里装着灵魂
谷仓里有灵魂在被腐蚀

流年

语言和诗句挡不住双鬓生满斑白
我的流年一如磕磕绊绊的骏马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我说不出自己站在河的哪一个方向

 

我无法返回曾经的彼岸,那里
水涨潮满。月光如铜,反复地照鉴
我的心长满野草,它疯狂地弥漫
它脱离不了萌蘖的当时带来的疼痛
那张开的声音太美,太温暖
一回望便都成了伤感

 

流年太美,流年的确太美
我将我的虚情藏到哪儿呢
似水流年呵,任美高高在上
流年似水呵,任风花雪月也无法将你抵挡
原谅我吧,我的流年
我始终不能像梨花那样干净
哪怕一片洁白,也能够开到云淡风轻

原来

鸟儿,总是在疾风中
以弧线的姿态保持着写生
我说不清那些曾经的麦田
还有没有人在一如既往地收割
多年前那些朴质的意象

 

总想设计一场重逢
回到像青草一样呼吸的年代
暗示,或者直言不讳
在那里,我保存着最好的原来

归途

群山群树逐渐从光阴中褪去
一只飞鸿没入旷野的边缘

 

当所有的声音沉浸下来
有大风,拂过静美的秋天

晚秋

大地真干净
只剩下些阳光游移不定的微漾
我站立在无穷后退的秋天里
像一个吸足了水分的孩子
理解不了秋风残忍的扫荡

在由许多花儿编织的围城里
有低飞的鸟儿掠过草丛
另一些声音,窸窸窣窣
其实,你和我怎么知道呢

它们正在进行着仪式上的告别
有的正在开始,有的已经结束

 

悲歌

万物滑向古老的深渊
此刻,严重的时刻
无数诗人在悲怆中行走
那些黑暗的空间有些辽阔
他们窒息
以至于无法走出

 

关于忧虑、死亡和醒悟
诗人带着孤寂的形容
无声无息的深长的哀怨到底何为
是一文不名的矫饰
是故作玄虚
还是真正歇斯底里的号痛

 

这并不十分完美的夜晚
月光闪烁其辞
大海里涌出星星
诗人们的内心啊,单纯而又超越
但他们渺小而又长久

祖国

面对大好河山,隐喻的人终于像失去了什么。
如风,吹落了禁果。
他的内心,一片虚脱。

 

亘古苍茫。
于皇天后土之中,始祖的庙寝已然蛰伏。
雄伟的祖根,败落,如草木。
洪荒在宇,万物如咒。

 

春秋复返,星云半有半无。
“大曰邦,小曰国。”丛生的狐疑布满丹青。
好一部上下五千年、纵横九万里的编年。
骨鲠铩羽而归,光阴将历史追没。

 

哦!祖根强大的掘墓人。你们的国,
“或”已被“玉”取代。草芥抱团取暖。
无限江山,俨然养畜之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