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黍不语的诗


当前位置 > 黍不语的诗>返回首页

黍不语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少年

我不曾见你少年。
我不曾怀着心事把你
重重来爱少年。
我不曾在柳树下仰望把清
风捎给你少年。
我不曾把白云和脚印塞进
你的背包少年。
我不曾站在小路的
尽头等你少年。

 

我不曾在你面前老去。少年。

在梦里我曾轻轻哭泣

多么幸福。昨夜的梦里
有人拿大好年华
 
与我相爱。有人以身冒险
赐我中年的伤痕
与羞辱
 
有人在月下轻拍海浪
有人往森林寻觅虎影
 
所有的面孔陌生而清晰
我回到乡下,在父母面前
痛陈哭泣


 
那个一生跟着月亮
走丢了的孩子
 
多么幸福。在梦里——
 
我是悲伤的我。羞耻的我
爱恨的我
 
我是老年的我。少年的我
现在的我
 
我为这么多的我,在黎明
到来时,止不住
 
轻轻哭泣

仪式

我喜欢一出门就看见落日
我喜欢落日照耀整齐的芦苇
我喜欢芦苇递出热情的手
我喜欢手抓着微冷的秋风
 
这一场告别。

有时候

有时候电影散场时
下起雨来
有时候火车经过
拖着长长的,空空的车厢
有时候你张嘴没有话说
有时候你唱歌没有听众
有时候你穿着风衣在阳光下
像锦衣夜行
有时候你突然
在迎面而过的脸上
看见雪

我和一个人在雪地上走着,
没有说话。
茫茫的雪覆盖我们的头,我们的肩,
随后覆盖我们身后的脚印。
我们一直走。
一直走。
因为雪下着雪一直下着雪地上空空如也。
这样的情形仿佛是,
多年以前。又仿佛是,
很久以后。

春日想到母亲

村里有人死了
大家一起去看
五十岁的母亲
远远见到头上,点灯之人
便,两眼泛红
不住用手背揩拭
法事喧嚣
众人叽喳
唯她立在那儿
不言语
满是泪迹的脸上
闪烁着认真
和空茫
我想起来那是一种天真
一种原始
我的母亲,一个人立在遥远的
被死亡点燃的
村庄
那种天真和原始
火光一样映现
在我的脸庞

吃鱼

当时我正吃一条鱼
傍晚的空气从窗户游进来
旋在屋子里,荜拨作响
我吃掉鱼尾,沿背脊
缓慢上升
这时他出现
拿着被我摔坏的
剃须刀,从卫生间
走向房门
我埋头吃鱼的腹鳍
又将鱼刺一根根
在桌上摆好
他音调不算太高
有些许强压的怪异
我有点心虚。我做了错事
我清楚这一点
他从一个房间
到另一个房间
声音渐渐低下去
我继续吃掉胸鳍
接着吃肚子,吃肚子里的
肥沃的鱼籽
当我准备吃掉最后的鱼头的时候
他从房间走向厨房
经过我身边
声音已经低回至喉咙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
我一直在等
那声已然
成形的叹息

意外

现在我要告诉你的,一次意外之旅
在黄昏,火车把平原一分为二
我看见了那朵云
停在右窗的左上方
被电线杆不断地迅速穿割,又迅速还原
始终停在,窗子的上方
我终于受不住,这样执着的缥缈之美。呆望着
就这样呆望着
错过了故乡,和时间
当我在异地的夜色下,重新开始一段
多出来的旅途
一段完全相反的旅途
那朵不知去向的云,竟让我有隐秘的担忧
与欢喜
我几乎就要怀疑这意外
我几乎就要爱上他

爱云

那些云朵曾经注视这一切
被废弃的小路
被废弃的旧房子
可能还有一棵树,那棵树
 
因为还没有倒下所以
我们不能分辨
你看到春天
仍然来到了这里
像我们走来走去,从父亲的家
到母亲的家,又
 
从母亲的家,到父亲的家
来来回回,一生
我们背着小路
甚至那时让我们恐惧的砖窑,如今
它仅剩的小渣堆上
也有细小的野花,闪烁
 
一些耀眼的痕迹
——这些都不是我要说的,爱云
在每条路上,每一双手中
我们都有被放弃的人生
我们都有一次次,被反复安置的春天


 
云朵之下,我想你也会有,我现在的这种
平静的欢愉
那不断消失的部分
也终将安慰你。安慰我

你们的

我的春天是你们的
汹涌与重复是你们的。
 
我的草场是你们的
坦裎与践踏是你们的。
 
我的村庄是你们的
怀念与遗弃是你们的。
 
我的生活是你们的
粉饰与绝望是你们的。
 
我的容貌长在你的脸上
我的远方住在你的眼里
 
我的名字也是你的名字。
我的爱人也是你的爱人。
 
现在。这些孩子也。正如愿。一个
一个。成为你。你们的。

小狗哈利

哈利是在我开始恐惧一个人
呆屋子里的时候
来到我身边的
我期待它在夜里发出它的声音
以此震慑那些
发现我房子漏洞的人
我仍然照常生活
上班,赶路,到公园看花草
去广场看跳舞的人群
我仍然做着以前的自己
反复听一首歌,到流泪
在夜里,想起未曾爱过的人
突然醒来
我一直没有太多的亲近,给哈利
它茸茸的毛太过柔软
令我感到不安
我只是吃饭时分一些给它
隔几天有空时,给它洗澡
我的生活一成不变,我仍然觉得
如果不是有人执意要来
如果不是来的人执意要把哈利
赶到屋子外面的露台上去
如果不是哈利伸起前爪巴巴地紧紧地贴着玻璃
如果不是它第一次发出紧张的,凄厉的,巨大的
叫声
我不知道我房子的漏洞是来自
自己
经常的,封闭的,柔软与心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