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侯磊的诗


当前位置 > 侯磊的诗>返回首页

侯磊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投井

我依然见到那江南的古井
在雨天里盛开似一朵菊花
我听见2010年清晨扬州小巷里井旁的水声
哗啦啦的流过天空
洗净了飞鸟与古木 连同残存的城墙

 

我伸手拉住1900年的珍妃
禁止她从井中投入
我怕她穿越到了今天
一个旗袍复苏到大腿的时代
那时,她的花盆鞋被当作酒杯
他的钏鬓钗环被卖成门票

 

而她的身子仍然会被塞入井中
做成她投进时的样子

给X

你眼里的光有温度,它永远
温和,明亮;天空是红色的
你嘴唇间的气息清凉且甜蜜
你的声音断断续续,如电波
它,化作河边的青草送来芳
香,化作丝绒套的枕头蒙住
双眼,你的身子柔软似棉被
似平静的大海将我缓缓淹没
你的心跳是地陷的前兆,似
苍莽的群山裂开,跑出熊罴
你的皮肤似吃人的烈酒,似
滚烫的冰,它载着往事与回
想。你的身体里居住着幽灵
它从你的牙齿中跑出,我爱
你,更爱那幽灵,它是真的
最后,你的眼泪,是星星上
江海过去后,永不干涸的湖

后窗

后窗是一片房檐
房檐后举着一株,蘑菇似的绿树
房檐上奔跑着
和时间的巨轮

 

房檐后的世界是未知的
那可能是悬崖,是一片海
是一道从细小裂缝裂开的山谷
里面暗藏
巨人的坟场

 

此时,后窗是一片幻象的漩涡
漩涡是幽灵在旋转
撕开的云封闭一切
那是面具
命运在催促着它
永不停息

青猫

青猫在我的校园里四处逃窜
脏兮兮的 还粘着枯枝和败叶
他们招来了四处的野猫
他们成群结对 在花坛里散步
和我撒娇
抢食 自由的交配着
聚众淫乱再加上换偶

 

我想抱着他们去课堂上
可总是抓不住
抓猫
猫 九条命在寒风中冻饿得拼命嚎叫
食堂里没有他们的残羹冷炙
我想起宠物店里 六千一只的
肥胖的
被剪了长指甲
一动也不动的橘色加菲

 

一座学校
一群野猫
学校是粉的
猫是青的
女学生们在喂养他们
男老师们在轰他们走
教室里放着加菲猫的电影
走廊里哭着脏兮兮的
拣不到垃圾吃的青猫

五陵塬

黄土从天空落下的时候 它们铺成
错落的荒原 荒原中埋葬着帝王
他们的坟冢如山 遍布在塬上的还有 女人干涉朝政的遗迹
还有他们的落魄和长安城倒塌时的哀伤 五陵

 

豪杰化成累累叫喊着的枯骨 他们不愿
散落在田野里 被牛羊啃食他们的尸体
不愿被尘埃掩埋的人 行走在荒原上 种下
大片大片海浪般的麦子 墓中人在看着他们的收割
拾起那些散落在田间的麦穗

 

荒冢间埋葬着故事 和盗墓贼的尸骨
他们一同观赏着墓冢里的壁画预测未来
他们伤心的泪水 化作洪水企图淹没大地
是墓冢里的气味阻挡了洪水 弥漫进关中人的心肺
他们的灵柩 像古代的殉葬者
手持一张古琴 在墓畔弹奏着 洪水的流淌声

 

陵邑成为黄土的时候 帝王们还在安睡
守灵的石人纷纷倒下 野蛮人的铁犁割断石人的头颅
有一阵他们看惯了这一切 在痴笑着后来的访者
不屑于庸人登上他们的陵墓 向远处眺望另一座陵墓 直到咸阳
发出空空的吼叫 在那个灼伤的夏天
他们自己弯下脖颈 去卖出连带参观的套票
就在墓前 的一株大桑树下

白色噪音

污浊的空气被噪音挤掉
在城市中心的夜晚
它裹挟着星空变成白色
涂抹在皮肤上
像第二天清早
混有颗粒的果酱涂抹着面包
切开噪音吧,把它放入咖啡
倒进饕餮的肠胃

 

每个人每时刻都在说话,都在洗衣做饭
细小的轰鸣声沁入耳膜。
分不清 那嗡嗡声来自机械还是蚊子
地面在颤抖 地下的火在奔走

 

没人愿听 那熔岩的呼喊
今夜星空在压迫大地
监狱的大门向每个人都敞开
室外漆黑
室内光明

他们

你的身体里住着许多个他们,
一群从来就不一样的人。
他们的想法永远正确,
他们的话语代表真理。
从遥远的集市到旷野中的木屋,
他们无处不在,像街头的摄像头。
 
他们在空无一人的单元房,
在充满了油漆味的大街上。
他们用手指着你的左肾,声音冰冻在你的右脑,
他们用气息喷向你的脖颈,掌心按住了你的肚脐。
      
不要以为他们足以杀人的目光在头上,
去穿透古城的墙缝和透明的玻璃墙。
不要以为你要自己,
其实你只需要他们。

矿区

矿区是一座,没有天空的城,
土是黑的,风也是黑的。
不要向上看,上面是地狱,
布满沉入鹅毛的冥河。
向下看吧,地下有通往远古的隧道,
种满结出黄金的树,跑着麋鹿,
盖满帝王的行宫。

 

祖先都睡在煤里,化成金属,
当煤炭破碎,将飞出吸血的蝙蝠。
层林变幻着,红绿交替的颜色,
大地是尘封的嘴,吞噬,但它已哑,
一张一翕,从不说话。

 

妓女在发工资的日子,如潮水般涌来,
每个人嘴里,喷着唾沫,和整口袋的下流话,
机械不需要美、缓慢和典雅,
没有书籍,只有水肿的眼。

朝九晚五

地铁口吐出,表情统一的人,
九点进监狱,五点出来,放风
写字楼里坐着,麻木的人
每个人衣冠楚楚,谈笑风生
楼下是竹林,他们随风进入竹林
变成七贤,品茗,参禅,论道

 

每个窗口都伸出,一个等待夕阳下山的头颅
九点没有四层,五点没有十三层
电梯里装不下太多
快递员、送水工和推销员
竹林里种不下太多
报表、梦想和策划案。

 

九点是出生,五点是死亡
饥饿之火焚烧着他们
他们的心被刺满洞孔
高楼建在黑暗的地窖上
石板下压着
钓鱼的人,射虎的人和屠狗的人。
幸福,是大雨冲不掉地面的油腻

打更人呓语

当黑夜流遍了血管,北京变成了北平。
胡同变宽,街道变成单色。
车与人都睡了,破旧低矮的院落在打鼾。
屋脊上有猫在散步,
寻找花丛中的萤火虫。

 

夜将我包裹,回到襁褓,呼唤乳名,
直到婴儿时的自己,出现,并抱起他。
土地在不知名的地方裂缝,
释放着空气,清凉,和回忆。

 

地上消失一块砖瓦,
天上盖起一座宫殿。
你从没想过,此处的告别,
将是今生看它的最后一眼。

两个人进入我的梦

这时,有两个人进入了我的梦,
梦见床上有三个枕头,
他们一共醒来两次,
他们在做同一个梦,
在一起杀羊。
还梦见两个跑来跑去的小鬼,
在拉我的脚。

 

他们对我说:
在这个世界,同时在另一个世界里;
有一个同样的我,在做着相同的事。
不信你看着,他正在地底下渗透着,
企图过来。

祖先

祖先在哪?
他们应该埋葬在荒冢累累的夹缝中
他们或许是洪洞县的流民
或许是快马弯刀杀遍河湖的骑士
可他们只是雪白的枯骨,亦或是骨灰

 

他们应该盖着旗帜
盖着镰刀、铁锤、板凳、钳子、手术刀、电锯编织成的旗帜
唯独没有麦子、面粉与火柴
他们应该享有贡品,比如雪白的石人和雪白的王八驮石碑
供桌前摆满了飘香的纸钱

 

可他们不是,他们埋葬在了郊区,埋葬在了市区,
埋葬在了公共图书馆中
埋葬在物业上万展现着人类非凡成就的小区
埋葬在可见或不可见的别墅
埋葬在人们梦想居住的地方
埋葬在帝国的大厦,埋葬在背朝大海冬暖花开的地方

 

现实中,他们埋葬在奥林匹克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