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吴猛的诗


当前位置 > 吴猛的诗>返回首页

吴猛的诗

分享到: 更多
芦苇荡

一根芦苇扎猛子下河,哗啦啦的河水在喘息
暗流是一条河流的心事,现在呕心沥血,只是让一根芦苇飘着
至少像一具尸体,失去了欲望,随波逐流

 

一根芦苇扎猛子下河,他是种群的长老,他懂得很多
他知道眼前的河水血流不止,新挖的人工河正在不分日夜侵蚀河流的奔放

 

一根芦苇扎猛子下河,横走的根茎带着种族迁徙落户
河水气不过,也只能是一条断气的河
从前很少人知道这条河,现在很多人都知道这里曾经是一条大河
尽管,我们看到的是一片片随风韧性的芦苇荡

农民工

父亲,在六月,我要到城里去
那一阵阵轰鸣的拖拉机声
在麦田里碾转反侧
昨夜,我又失眠了
对门同龄的二狗上年出城
至今未归
他的母亲扬言这是最后的收成
干什么都比种地强
父亲,你种了一辈子地
是个地道的农民
你的汗水抽打在这片土地,无人知晓

 

父亲,在六月,我要到城里去
我知道你怕我没文化,不敢让我闯
哪怕
我用你梳理庄稼的方法嫁接到一根根生硬的钢筋
把一座座楼房肢解  重造
像二狗那样每月在寄钱回家后
还有点酒喝

 

父亲,在六月,我要到城里去
那些干不动的人回家收麦子了
城里正缺人
他们会很洋气的称呼我们
农民工

隐痛

我需要一个五十岁的巴掌打来
烙在鼻梁上,牙根处,屁股的痔疮旁
我可以顺势抬一抬扁平的眼镜,摸一摸弯曲的牙套
最好换一换一天之中潮湿的内裤
重点是巴掌拍到哪里,我就会闭着眼睛喊向哪里
手上的皱纹是横七竖八的梯子
摆在身体之中最险绝的位置,连接着心和脑
串成风铃般的伪词,一阵风吹草动委屈着自己
群居的人们小声指点着我的痛处,摊开自己的手掌
逆着风操练一只举过头顶的手蜻蜓点水般的下注
反弹出一双眼睛的决裂,一只怜悯者,一只鄙夷着
我需要多大的狠劲来享受这一切
他们的眼睛里立着大刀,磨砺着五十岁的保质期
那一天,一个人就这样失效了
在我面前,谁也不会知道
那个五十岁的巴掌精确地按住了我身体的快门
我的疼痛戛然而止

一面风吹着吹着就老了

一面风吹着吹着就老了
像这样,背靠着一棵草
心事重的再也翻不过去
眼前的墙,那就面壁思过吧
想想出走时人们躲躲闪闪的眼睛
他们还没见我真正的面目
也许是我给的惊喜太过沉重
一块直立的石头,一封未完的情书
却不肯露出我的半颗牙齿
此时,我老了,再也无力掀起你的思绪
带着我的面具漂泊
路边一闪而过的草儿,不动声色微微颤栗着
是我最后的声响,无人知晓


 
一面风吹着吹着就老了
老的无影无终

流浪者

流浪者,我们已经不在陌生
我从来不过问你的姓名
你将路过我的家乡
或许,我们已经成为了朋友

 

流浪者,我用离去通融着你的到来
世世代代的长辈总要靠着土
打听夕阳的下落
他们的嘴里含着熄灭的烟
在回家的时候,一吐为快

 

流浪者,在村东头
请递上你拿捏了一路的孤独
为不再年轻的人点燃
吮吸,吐出各自的方言
谈起谁也没去过的地方

 

流浪者,在我的家乡
你差点想起了我

省下

那个骨瘦如柴的老人
真的只是一根干脆的火柴
让我不住在口袋外摸索着发热的打火机

 

他有一个空空的麻袋
出去一天,里面就会装着
酒瓶里的味精,包裹烟灰的杂志
一张满是密码的日历和一块缺角的合影,还有
某年某月某个人过期的身份证
经过夕阳的签收,统统背进他的生活里
他该是一个多么富有的人
除了我,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却
早晨省下一个鸡蛋
中午省下一个馒头
晚上省下一顿饭
这个年过半百的单身汉
早已省略了半个人生
另半个人生端详远处炊烟的纹理
比划着手中慢慢愈合的生命线
他知道,要足够轻
才可以化作一缕烟
这是一生都省不下的方向

他做了一个俘虏的梦

他躺成站立的军姿
收腹挺胸足够铺张一纸空文
需要黑夜的计白当黑

 

他的呼吸经历了一次政审,小心翼翼
眼睛紧闭着垄断着体内绝缘的光
他一定在思考着一些严肃的事情
比如,河床的历史,时间的折扣
一张失效的出生证明,一份等待篡改的口供

 

黑夜的刺青从胸口蔓延
体内的图腾渴饮着鲜红的血脉
隔着通体的肋骨,刻锲一生的旁白
鼾声如雷

 

他会在黎明之后,惭愧的说起
他做了一个俘虏的梦

试着变老

我开始长大,偶尔长高
然后,我开始试着学会变老一点
像你一样,在永远的村东头
与一颗柳树相依相背,之间还会有风吹过
望着河水中沉实的脸庞
留下新鲜的鱼尾纹
过多是是而非的表情拿捏在手里
还要存留掌心继续潮湿
我试着变老,没有白发,没有拐杖
甚至没有了年龄
我就已经老了
直到一个声音说起孩子该回家了
我就会转身走,去村西头望一望
那时我还年轻

流浪者

流浪者,我们已经不在陌生
我从来不过问你的姓名
你将路过我的家乡
或许,我们已经成为了朋友

 

流浪者,我用离去通融着你的到来
世世代代的长辈总要靠着土
打听夕阳的下落
他们的嘴里含着熄灭的烟
在回家的时候,一吐为快

 

流浪者,在村东头
请递上你拿捏了一路的孤独
为不再年轻的人点燃
吮吸,吐出各自的方言
谈起谁也没去过的地方

 

流浪者,在我的家乡
你差点想起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