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吴素贞的诗


当前位置 > 吴素贞的诗>返回首页

吴素贞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流浪汉

站在树下,他不停地挥动右手
“劈死你……劈死你……”
暴力与凋落如孪生
人行道上,冬青树的花絮密集降落
是什么样的愤怒
才可以让一个人如此痴迷破碎?
所有的路人绕道而行
一只流浪狗冲着他狂吠
欲冲前,又夹起尾巴嗷嗷退去
树隙间阳光流动缓慢
没有谁知道
此时他又想将空气分割成什么
他的手挥动得越来越快,最后
腰也跟着起伏
有时躬近地面
有时挺直冲着树顶怒骂
这是棵开花的树,树冠像雨伞一样
遮阳,甚至为他褴褛的衣裳染香
多少次,它们像雪花般轻飘
让我置身虚无与渺远
渐渐地,他累了
黝黑的脸不再痉挛,长须也不抖动
席地而坐,他拍了拍肩头
开始一朵、一朵拈去外套上的花穗

养一只老虎

它的确成年了!我承认自己就是那个
多年用心插柳的人。现在我乘凉,人群与我
刚好一虎之距。我不必忧虑
人世是否安好,一声叫啸也足以后无来者
闲人免入,或者领一张免死牌
它也有收敛,会带着一副墨镜招摇过市
像猫咪一样时,我会接着用耳语
让它突奔人群
喜欢它伤害事物到极致,浑身绵软到极致
我喂它食肉,让它活得比我长,毛尖
漾起斑澜;我让它跑,带着电
让每一颗在暗夜里浮动的野心,刚好
与虎亲
习相近

诀别书

消散,无期
谈一谈死,又何妨
其实,是巧合
呼吸恰好与周遭格格不入
把人生所有袒露的
和呼之欲出的都咽回去
是需要内收的
用句号作为安置地
也可以说是满

午夜:釆花记

这是我一个人的夜
我有神殿,广袤的黑,和一株玉兰

 

我折兰入手,有朝圣和远方
我喜欢此刻左手右手冒汗,小腹发热

 

单枝入怀,双枝任性
我一个人沐雨,摆下临行宴

 

对她们狂语
“良人在东,又谓特洛伊……”

猫事

而我的隔壁
一面泥墙与一只猫相对
缺少水的灵气
它唱不出关雎之歌
闪着幽蓝的瞳孔
它的喉管不断推动
“寤寐思服,寤寐思服……”

 

求之不得,春天
鼎力相助
作为唯一的详情者
我在手记里描述如下:
一日春风草探头
二日春风蜂蝶忙
三日春风浪潮生
……七日?
七日春风坠乱红
树下相见的猫,暗夜里汹涌不止

在芒果树下给你写信

热烈的旅途,在芒果树下停了下来
它们像信使,穿着夏天的衣服
向日葵一样的黄,我年过三十的身体
第一次裹上亚热带的风
从未有过的酣畅流动
这成熟的香甜
正是我要寄给你的,没有任何词语
跨过几个省份,小小的卡片只有你懂
它有整条五四街的浩大与静谧
有盖上邮戳,登上火车、轮船的激动
文字太浅,却反复灼烧写字的人
请原谅,没有告诉你
所有垂挂的光芒我都以你的特征命下名
细节温馨寂寞
命运之书与此时如此吻合
如果你能懂
这一个人的旅行
只调和上有关你一个人的偏见与情欲

时间多么轻贱

时间多么轻贱
一转眼,它就招手说你是旧人
说过的话,旧的
炽热过的愿望,旧的
信守过的承诺,旧的
至于伤,当然,也是旧的
而分明有人在风中
指着心口
“是旧病,要带进棺材……”
那还要把旧病复发也交给时间
痛一次,它就长一次
比如彻夜难眠,比如寝食难安
它时时提醒
某年某月某日你初患病
越交给时间
旧方越厚,如你的履历
某年购房,某月还贷
某日歇斯底里,跳槽
还有……某时,你“轰”的
突然塌空的心
时间多么轻贱
终于,你活得比一面鼓还空
唯一的旧病
就是期待时间的棒槌
一次比一次更狠地敲
高调与低吟,说与不说
全在你拥有一颗空空的心
 

清明记

巷子深处,苔藓绿得像当年的亲人
活着的时候
他们都把心紧紧地贴伏地面
用赤脚长年打磨巷子的卵石
我永远不懂
梅雨一到,泛着油光的石头
为什么就从村子的门楼开始爬上北山
这时,我其中的一些亲人
会哮喘,会把村子咳成风箱
回声中,他们会向小孩索取吉言
会摸摸你的头讲些人世遥远的话

 

月光下,他们开始刨棺木
仿佛自己就是一把刀
仿佛这一生只为找着这一截木

 

第二天,他们会把身体里积攒的日光
和刨花一起撒向地面,十指兴奋
却舍不得掏空全部的心跳
过了七天,祖母才会完成烧香和禁足
——我渐行渐远,这些年
巷子越来越像身体的一条静脉
每当我回到村里
它便开始曲张,仿佛所有的亲人
集体沸腾,抱紧我,然后又电流一般
消失于幽深而虚无的尽头

只是妖精

再靠近。你将拥有世间一切的好,欢喜
还有魔盒
你看见竖琴弾奏天光,渐渐地
忘了今生。和我如此近
取你一寸柔肠,也赠你断翅的哀伤
接着,深情耳语
你不能封锁我的双唇,我要给你
安上老虎的心脏
要激怒你,让你踩着浮云去爱
一切都来自我的天性
大地还未灌以五行之气
我只是只妖精。布迷魂阵,内心着火
给你一座宫殿
桃树幻成人形,你排排细嗅
夜深人静,在妖界
一颗老虎的心脏,魂不守舍
你奇丑无比
这边是王者,那边是香艳
但我没有罪,永远不给你出路

在病中

在病中,要像一棵卷心菜
要借一根稻草
把心慌,失眠包裹成翠色
要像对待玫瑰海棠一样
移盆,防夜风,霜冻
在小寒以后定时到院里
晒阳,进行光合作用
要懂得拒绝打听世界,静养
修心,配服中药
让肺热,脾虚,气血不足,四肢冰冷
附加病值PH全等于7,至中至和
 
在病中,要学会忘记
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忘掉吧
要把不近人情当美德,只留经书,草药
山水阔达,暖日慵懒
要看好想溜达出去写诗的心
要划一条江,让它们隔着两个朝代
各自安好
此时,终于懂得天高地厚,咬一节甘蔗
头发丝也要感谢甜
劈柴,煎药,住在山里
庙前种菜,养花,人高高在上
这一抬头便看见生死,大雾,还有神呀

给未知的人

作为时间,我该持有这隐秘的往来
我们在彼此的局限里诉说生命,长风是诚实的
未知的人,你食素,是素食主义的代表
懂得用苦艾调制美酒
你不喝
写诗的地方,笔和长枪一样具有风格

 

你简单,有罪
若你的偏见恰好是我的真理
所有的审美将挂起来欣赏
我愿意站在真理的一面歌颂
你信吗?
未知的人,你有马一样的野性
浓长的鬃毛,纵身一跃
水一样的深和柔
作为时间
此时此刻,这隐秘的往来
保持我抒情的从容,中枪时的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