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苏不归的诗


当前位置 > 苏不归的诗>返回首页

苏不归的诗

分享到: 更多
萨拉热窝玫瑰

萨拉热窝街面上
大大小小的坑
坑里都被灌满了红色油漆
凝固已久的油漆在地上
仍然呈泼溅状
如此景象
布满整条老街
驻足于此
仿佛听到一截截残肢
痛苦的回声
同行者告诉我
这些血色弹坑叫做
萨拉热窝玫瑰
在我蹲下来
凑近看的时候
发现不远处
一个小女孩
从一位妇女怀里跳出
把一朵红玫瑰
轻轻放在了
萨拉热窝玫瑰之上

日本地震

Megumi,Tomoya你们好吗
我的同窗
你们应该没事
就算近些天
地震把晴空熏黑
海啸将海岸咽下
记得那时
我们的英语老师杰夫
每天不忘在课堂上指着窗外说
你们看,天是蓝色的吗
我们没异口同声地答
只是一起用笑来回应
那个瘦高且谢顶的
英国中年教师的幽默
多年过去,你们的天
是否还像那般明澈
提起日本人
我只会想起你们
同坐一堂的身影和脸

庞贝歌声

一个黑人
站在圆形小剧场中央
用意大利古语
清唱
歌声环绕石阶
游客驻足聆听
有几人
闭上了眼睛
 
歌唱者的家人们
并排坐在石阶上
用摄像机
记录这一刻
歌声越来越悠扬
更多的人静静围拢
远处的维苏威火山
也成了沉默的听众
 
这一座
仅剩下骨骼的城市
内脏被熔岩吞噬
火海曾席卷至蓝色的海
歌声
绕着重新出土的遗迹
再次响起
 
歌唱者双手握于胸前
重复着高潮的段落
听众纷纷垂下头
或凝视天边
神情如同受洗
 
废墟不再有钟声、车马声
只有歌谣
不愿沉睡
它来自一名黑人游客
他获得了响彻剧场的掌声

天空薄得很

上海春天清晨的
天空薄得很
衣服晾一天就干了
但把天戳一个洞
一定还是冬天
而英国早上的天空
薄得像
涂在土司上的一层黄油
在黑人区
天空是一张尿片
一声婴儿的啼哭
宣告家人们
忙碌一天的开始
家乡重庆的天太厚
冬天的云能擤出鼻涕
夏天的蒸汽
把马路烤得
比火锅锅沿还烫
火锅是重庆人的药
要想获得最佳药效
需要住院服用

柠檬海岸

几十只柠檬
在街边篮子里酣睡
更多的柠檬
在峭壁间绿荫丛里
摇摇欲坠
古铜色的人
用它们酿酒
制成礼品
此刻我在山脚
咀嚼着
餐盘里的柠檬片
这是上帝
给阿马尔菲城的馈赠
它令我
能像吃橙、吃梨一样的
干掉一整个柠檬
柠檬里充满
地中海的阳光
带着甜味
使我心驰
使我与当地人歌唱
使我抬头望见
小皮球一样大的柠檬
正围着海岸线跳跃

优雅

阳光穿过教堂的钟声
投洒在佛罗伦萨清晨
留浓密小胡子的男人
神情怡然,眼含期许
他戴的棕色礼帽
他身旁的同伴也有一顶
那家伙鬃毛蜷曲,一身洁净
同是一副乐观的神态
他们坐守街边
等待人群之中走出神灵

我看见一个身体被锯掉一半的人在跑

人群中
我看见一个身体被锯掉一半的人
在跑
只有下身
横截面似年轮
刚拐过国会大街
 
有些人在惊叫
有些人假装
没看到
他的尖头皮鞋迈着方步
小声在跑
只有反战的流浪汉
在帐篷外
面朝他微笑
 
他正试图
找到一个
谷歌地球搜索不到的地方
他要让世界的
任何一枚时针都无法将他瞄准
他还想
与从不会老去的河水双宿双栖
 
他正在露天酒吧的
一个角落
喝酒
可不是为了清嗓
为一通政治宣言
做准备
他压根不懂政治
也没打算懂
他穿着裤子
他有可能是白人、黄种人
或是黑人
 
他只是在
奔跑的过程中
稍作休息
瞧,他的皮鞋
永远铮亮
双腿蔓延着
享受的曲线
车与人的喧嚣间,他
安静得就如同
一个树桩

接机时

接机牌上的人名
用英语书写
用汉语书写
用阿拉伯语书写
它们在国际航班到达处倚着栏杆
空出中间的过道
簇拥着相对成列
一些名字被笑容或拥抱带走
那些还没来得及被领走的名字
在彼此长久的伫望后
变得熟悉
有的甚至面朝同一方向
并排站到一起
攀谈了起来

搬家

父亲每天
发来新家的照片
他又添置了什么
改良了什么
让我这个
身居远方的儿子
有一份参与感
并且将这份参与感
仪式化
秋天我回到
尚未入住的新家
父亲交给我一枚
螺丝
嘱咐我拧到
天花板上去
我踏上梯子
把螺丝对准洞口
旋转
最后用双手托举
把板完好地嵌进窟窿
父亲将这一幕
拍摄下来
我们一家三口
因为这一个动作
而拥有了
新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