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西毒何殇的诗


当前位置 > 西毒何殇的诗>返回首页

西毒何殇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戴眼镜的老民工

工地有三四个老头
老得就像是
刚从土里
挖出来
 
干活儿很慢
一个栽警示牌的小坑
需要挖一整个上午
没办法,
工头说:
已经找不到年轻人了。
 
他们很少抽烟
埋头
缓慢地
挖土
他们没了土地
玉米
被挖掘机碾压在土里
还有一些坟
挪到
更靠近河的那边
 
他们从夏天
干到春天
整个冬天
都在挖土
我每天都能见到他们
 
跟那些爬脚手架干活的
年轻人不同
他们只在平地上挖土
不戴安全帽
却戴着眼镜
每一个
都把眼镜
用细绳子绑在头上
 
我从没用绳子
绑过眼镜
如果滑下来
我就用多余的手
把它
推上去

卖红薯的人不见了

只剩下烤红薯的炉子
还在路边
自己烤
炉子旁边
排起了长队
可是
卖红薯的人不见了
有个女孩抱着纸盒
有个男人蹲在路上
卖橘子的担子
和臭豆腐车大声吆喝
傍晚的人流
把暮色和行色
挤出汁儿
收停车费的大婶
奋不顾身追一辆企图逃费的奥迪
公交车站
有人打起来了
惟有烤红薯的炉子前
秩序井然
可是卖红薯的人不见了

致亲们

不用太为我担心
我要的
远比
你们想象的更少
 
你们说
快乐那么难
说真的
我并不太需要
那个玩意儿
 
那是个
陷阱
深不可测
就算你填充了
整个生命
依然
空洞
 
我不抱怨
苍蝇无处下口
不许愿
所有
伟大的
和低劣的上帝

束手无策
 
有太多人
想搞明白
自己
要的是什么
他们注定失败
就像那些
经常
想扼住命运咽喉的
懦夫
企图
一劳永逸
却终究乏力
 
不要失望
我从不失望
就算
世界末日
没有如期来临
我也从未怀疑过
任何关于人类的神圣预言
 
此时
钢琴崩裂
此刻
八万头猪
浩浩荡荡
游过长江
 
而我仍然
在太阳下
指头蘸着口水
翻阅生活
她是个悍妇
曾经
我如此以为

县城好的若干理由

不会在超市结账时
顺手再拎一盒高档安全套
那里只有便宜的
口香糖和可乐

 

不会发生在出租车上
心脏跟着计数器早搏的险情
上面的数字不跳
永远是“5”
跑远点司机才会告诉你是“10”

 

你会突然发现
德克士的汉堡如此可口
圣代也有三种口味可供选择
多么神奇

 

银行不用排队像等狱警叫号放风
吃饭不用排队修指甲喝豆浆
在任何场合
都可以肆意赞美祖国和吸烟
不会遭白眼

 

在县城
不认识的人会叫住你
打出你的鼻血
再递给你根中华烟随便聊聊
他这是你三年来交的第一个新朋友

 

从此
你可以视红灯若无物
交警视你若无物
要是有兴致还可以进他的岗亭
坐着说说心里话
就像告解

 

在县城
上帝从来都宽恕任何人

第三者

我和我的妻子
出了问题
我看不见她
 
是谁充当了我们之间的第三者?
是雾霾么?
鼻息吹不散它
是镜子么?
我们都照不出自己
初始的表情
难道是一头体型庞大的公牛?
 
是谁?
让我看不见她
不是白内障式缓慢地看不见
是一下就不见了
可我知道
她还在那里
一定是有什么东西
挡住了我的视线
 
不是海
我听不见撕裂
不是一粒沙子
我还没有揉红眼睛
就算是一块苍穹无端坠落
也该有尖利的鸽哨声
 
究竟是谁?
在那里
像个微型黑洞
扭曲了我们相约亘古的时空
顺便
吞噬了爱情

兽皮高速公路

西宝高速
那些被撞死的猫
和狗
像被丢弃路边的皮革边角料
每每当我驱车驶过
遇见
才会想起
 
它们似乎在说:
别担心,
我们还在这里。
 
一周又一周
我来来去去
像一片树叶
吹起
又落下
徒劳无功
 
而它们
几乎每次
都有新同伴加入
这是种诱惑……
暗示
 
我有时走神
随即收心
紧紧握着方向盘
目不斜视
驶离它们
交费
再一次
忘记

邻居

楼下
别墅区
不见有人
只有两只八哥
互相问候
你好
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