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余子愚的诗


当前位置 > 余子愚的诗>返回首页

余子愚的诗

分享到: 更多
我不能轻易说出那些美好

我行走在南国的小城
从万江到东城
一次次从城市的中心穿过
我看见道旁的树
园中的花
那些蹒跚学步的孩子
都是美好的
我坐在城巴上
常常痴迷于这些景致
我不能开口
我不想让树叶落下
花瓣凋零
那些孩子跑步穿过马路
我默默注视
沉浸在一个人的幸福中
不能自拔
开口就是时间的飞逝
我不能轻易说出那些美好

又一次

理想在左
生活在右
我在中间
如墙头草
随风倒
左倾等于冒进
右倾等于投降
不左不右等于中间派
我翻开历史
又一次发现自己
站在或左或右的
前人的影子里
他们大多是墙头草
只是墙已倒
草也无影无踪
又一次我认为自己
应该扎根土地
长成一棵树
抵挡风往左吹
或往右吹

她笑着,撇着嘴角,粉色的外衣
加重她的美丽。她站在楼顶之上
随风舞蹈,没有观众。我的目光游走
她昨夜淋了雨,白天晒了太阳
她和我目光相对,依然保持微笑
她不害羞,不躲避,我火辣辣的目光
她的两只脚,跳着莫名的舞步
我想起清晨的雷雨,风声很大
我想知道她是否害怕,是否胆战心惊
她微笑不语,我们的距离很近
我能看到她的皮肤,她美丽的外衣
她微笑着我的多情,在午后
秋蝉的鸣叫,让我意乱心迷
我即将陷入沉睡,她出现在我梦中
依然微笑,依然轻巧的舞步
她的粉红,最讨小孩子喜欢
而我已成年,她毛绒绒的毛发
温暖一个孩童夜晚的睡梦
多么漂亮的一只毛绒玩具熊

空椅子

初冬的中州路,法国梧桐的叶子慢慢变黄
一个须发茂盛的乞讨者躺在冰冷的长椅上
我路过他身边,看见几片树叶将他掩盖
树叶远比人心厚道,层层累积,如棉被
我担心树叶太薄,还好中午的阳光温暖
我开始埋怨这长椅,这漫长的中州路
这无感情飞奔的车流,这冰冷的人心
比初冬的气温寒冷,乞讨者熟睡着
我不能走近他的梦,树叶落下的情景
比起夜晚无处藏身的窘迫,让他更安心
我带着一肚子不合时宜的忧虑走过
半个小时之后,再沿着中州路走回
那个长椅还在,须发茂盛的乞讨者消失
我漠视的眼神终于落空,几片枯黄的树叶
被风从椅子上吹落,掉在马路上
 

石头、剪子、布

石头、剪子、布,赢家往前跑五步
两个少女玩着童年的游戏
赢家持续往前
跑五步,十步,十五步
距离越来越远
直到伸手,看不清手势
我们哄然大笑
石头、剪子、布
三位一体,逐一相克
那个输的女子差不多哭了
我们往前走的身影,渐行渐远
终于,谁忍不住喊一声
快跑啊
奔跑,加速度
扔下石头,撂下剪子
抛掉布
两个女子手拉手
笑着闹着跑着
童年的尾巴
如同扎起的马尾辫子
拖在身后

水蓼花独白

不能再拖延下去了——我要开花!
是谁让我拥有水蓼的名字?
逐水草而居的,不一定只是人,还有我。

而我被大水淹没,几乎灭顶。
我红色的外衣,墨一般的河水。
呛人的气味,我的叶子大面积憔悴变黄。

 

冬天深了,枝干开始干枯。
而我还没有从深秋的感受中走出——
细碎的红花开着白蕊,无人欣赏。

 

我拥有疗伤的功效。
可是看花的人,请抑制你内心的伤——
这世上有许多心事让人断肠。

倒影

绝望在黄昏来临时到来。
太阳有一种病态的黄,光线刺眼。
你只能看见夕光下的倒影。

 

交错的湖堤,水面静止,万物死寂。
树冠被风改变了发型,稀疏中透着寒意。
巨大的球体高悬,被挺直的电线杆遮挡光亮。

 

在尘世之上——
凡是发光体,都有其倒影。
正如凡俗的喜悲,倒映你的心中。

 

在太阳落山之前,你最好坐在窗前。
等待一树鸟鸣,赶走内心的绝望。
让黑夜来得再快一些吧!

夜雨寄Y

如同小时候,我轻轻摇晃木床
哄你入睡。夏季的雨
午夜渐大,窗台上的仙人掌
和我一样打开耳朵
一切自然如下落之雨滴
我们已失散多年,只能从容貌
相认对方,多么奇特
当我回到童年,你是那么小
在母亲怀里安睡
而现在,我们被距离分开
多么远,山水阻隔
为了寻找你,我等了二十四个
春天,夜雨打湿草木的根部
它们在黑暗的泥土里伸展

望江的人

望江的人形迹可疑
一只塑料桶
一根长竹竿
一兜旧渔网
足以望透江水

 

望江的人神色凝重
说一口芜湖方言
听不太懂
桶内的鱼
也不识名字

 

望江的人能识破
水下的阴谋
他挥动竹竿
鱼虾脱离水面
成为入网之物

 

在长江面前
我们是漏网之徒
一张看不见的网
被面容模糊的望江人张开
我们等待被捕获

吊兰和仙人掌

先是仙人掌,掉下一块茎。
接着长出三块新的茎——
两长一短。

 

又种上一棵吊兰,
不知死活,几个月之后,
萌发新芽,长出叶子。

 

仙人掌会不会扎到吊兰?
吊兰会不会喊疼?
我却束手无策——

 

我是个坏人。
吊兰会小心翼翼,躲开刺。
仙人掌尽量只往上长。

 

可是小小的花盆,少少的泥土。
吊兰和仙人掌,都赖以生存。
一个喜旱,向阳。一个喜湿,向阴。

 

浇水或者不浇水?
这是个问题。怎么办?
我得问一问吊兰,再问问仙人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