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王彦明的诗


当前位置 > 王彦明的诗>返回首页

王彦明的诗

分享到: 更多
苦于

苦于算计,苦于躲避
苦于羡慕,苦于妒嫉
苦于爱,苦于付出太多也日渐无力
苦于恨,苦于咬紧牙关还是终于失去
苦于无奈,苦于变态
苦于抽刀断水水更流,苦于举杯消愁愁更愁
苦于把理想变为火花,苦于把火花形成燎原之势
苦于急火攻心心急火燎,苦于口舌生疮而辗转难眠
苦于面具太厚,苦于意义太多
苦于发言无力,苦于无人注视
苦于广告不可躲避,苦于疗效不可期遇
苦于点燃,还要熄灭
苦于寻求安生,还要下网捕鱼
苦于苦于,……
这个秋天
黄连吃尽,清心去火。

杀驴

在乡下,一头驴
绝对要顶上一个好劳力
套车、犁地、拉磨都少不得
从平地到小坡
从旱地豁出一条口子
从起点到起点
周而复始。
可是一头驴总是要老的
总是要没有力气的
它也会有走不动的时候
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不可避免。一头驴再倔
也倔不过屠夫的刀子
即使躲过刀子
屠夫还会换上重锤
从背后直敲天灵盖
在即将瘫倒的刹那
会有刀子划向喉咙
我看见了火焰

 

就是那一团火焰。
在深秋,在晨雾中
在绿叶与黄叶的夹杂间
我看到了火焰
那一簇黄,湿漉漉的
如何就密集成了红
带着一种明亮
成了一朵火焰?
不远处,我的父亲
正在伺弄他的小园
那清晨的白菜
带着清冷的气息

关于他

“他习惯于走夜路,一个人
安安静静的,没有太多想法。”
 
“他总是沉默,很少言语。
即使说话,也是自言自语。”
 
“他一直是个好听众,从不打断
别人的发言。而且写一手漂亮的笔记。”
 
“他似乎喜欢别人的安排,连坟地
都是组织安排的。哦,他无儿无女。”
 
“他一生都是那么规规矩矩的一个人。
他在墓志铭里这么写着。”

低语

晨雾中,稗草藏林间
唯有鸟雀惊于谎言。
 
风语者,眷于斯
唯有蜂蝶之流。
 
作噩梦的人,心已不跳
手执利刃面向蝼蚁。
 
车轮碾过,不止有
车辙,还带着风尘和秘密的低语。

丧礼

这是最后一程了。
 
那些生前的朋友
能来的都来了
不能来的
他们或者走在了前头
或者正在赶来的路上。
 
这是最后一程了。
 
那些生前没有享受到的
此刻都被记起
以纸糊的形式
被燃烧,邮寄给他。
 
这是最后一程了。
 
那些生前的孤独
此刻都被填充
那么多人哭丧着脸
陪伴着他,
总算也是一种热闹。
 
这是最后一程了。
 
那些期待而没有听到的声音
都开始诉说。爱,或者伤害。
更多是所谓的怀念。
怀念往往从死亡开始。

纸人

纸人像真人一样站立
纸人并不因为是纸人
而少了规矩
从大到小一次排列
排列着站立。
排列着葬身火海
 
纸人是要排队去阴曹地府的
纸人穿马褂,戴高帽
一个挨着一个,他们
是要去伺候他们的主子的。
 
纸人是葬身火海的
是要去阴曹地府的
是要去伺候他们的主子的。
有没有一个纸人
和风偷偷私奔
骑着一匹纸马
远赴天涯?

阴谋

今天我和小平在校园里散步
路旁的小花开了
黄黄的,小小的
在风中摇啊摇,摇啊摇
小平说多美呀
她比春天还美呢
那个时候我就暗下决心
今晚夜深人静的时候
一定要把她采回来
放进自己的花瓶
然后看着她
再开大一点儿
最后凋零

两代人

他越来越像他父亲了。
见到他的时候
已经是深秋
在乡村的卫生所门前。
他穿着臃肿的大棉袄
带着他憨厚的女人
和我小心的交谈。
我们都有着
不为人知的焦虑。
 
他黑色的面堂
略显浮肿
看起来很像他的父亲
那个死于肝病的
乡下木匠。如今他早已
住进了自己亲手打造的
柏木棺材。
 
而他的儿子,我曾经的兄弟
显然越来越像他了。
从行为到面相,
乃至生命的轨迹
都没有多大差别。
这命运多像从幕后
伸出来的一双魔爪
它迅捷地逼近
让我们无从闪避。
只是在面对一个生命的时候
它的动作,过于简单
过于速度
且过于轻巧了。
 

单相思

从一个朋友口中知道她的名字
然后是容貌,话语,行为,和一些小毛病
然后我以为我喜欢上她了。想象她诡异的坏样子
模仿她的口气和自己说话,都自己玩,告诉自己:
我喜欢上她了。枕着她的名字入睡
吐着她的气息醒来。好像他就是我的恋人一样。

桃花

生在在老家小院的一隅
你是素淡的。

 

今天在桃花堤赏花
我想到了你。

 

那么多盲目的目光
那么多污浊的手
混迹于河畔。

 

而你只有父亲仰慕的眼睛
和轻轻抚摸的双手。

卡门

卡门。你这没有心肺的女人
站在春天的高处,就失去记忆
你背部的刺青会如同伤疤一样凹陷
给你疼痛,伤感。也许你已经麻木
你面无表情,抽着一枝断了尾巴的烟头
你爱上我的懒惰、肮脏,还有绝望
你试图叩开我的感觉,与我吃饭,做爱
打扫房间。像所有水性杨花的女人一样
你爱你的贞节。卡门,卡门
你这一再丢失爱情的女人,你终于丢失了你自己
你给我阳光和养分,你给我希望和你的身体
你也给了我痛苦。卡门,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
我就没有断算回来。当然我更不会顾及你的语言和疼痛。
卡门,你知道吗?爱情这东西是折磨出来的
你必须吝啬一点儿,你必须凶恶一点儿
残忍一点儿。你要记住:
不要指望谁会疼惜你,在你疼惜自己之前。

一只大雁可以排成个什么字

秋天到了,天气凉了,一片片叶子从树上落下来,天空那么蓝,那么高。一群大雁往南飞,一会儿排成一字,一会排成人字。

                                   ——引自小学课文《秋天到了》

 

我见过大雁,在秋天
在秋天蓝色的天空中
它们飞过,它们遵守
季节的信约,早早地消失了。
而我只能在地面上
仰视它们。看着它们
模糊的身影
“一会儿排成一字,
一会排成人字。”

 

可是我不能想象
一只大雁,它
可以排成的个什么字。
它形单影只,多少
显得有点孤独。
它可能在某一刻
逃离了猎人的枪口
却在此刻,以一道菜的形式
出现在我们的餐桌上。

 

它脱离了组织,难逃
被杀的厄运。
它被褪去了羽毛,被肢解成块
被剔去了骨头,被放进锅里蒸煮
然后红烧,装入搪瓷瓦罐
放到我们的餐桌上。
它的样子和一只鸡
一只鸭,一只鹅
没有什么区别。
可我就是下不了筷子
动不了嘴。我想知道:
现在这只大雁,它
可以排成的个什么字。
死亡的气息
正在逼近。
而我多像那瓦罐中的大雁。

即景

001
 
火车道旁的铁栅栏
在一片阴影里生锈
 
北方的白桦树
枝干高大
那些藤蔓植物正在缠绕
他们都已枯黄。
 
002
 
牵牛花,那淡蓝,那纯白
那种种内心的寒
都在裸露。
 
而片片秋草
枯黄得有些温度感。
 
003
 
那个人打开了绿色的信箱
信件全无,空空如也。
他关了门,上了锁
静静地上楼。
       
004

 

清晨,她从小区外走来
手里拎着菜篮子
青菜带着露水
她带着微笑
和身边的人打着招呼
一天开始了。
       
005
 
半夜时分,
有人看电视
有人闷头大睡
有人打瞌睡
有人洗洗涮涮
隔壁家的水龙头
留个不停。
 
灯光下
他对着镜子
一心一意地
给自己
画了一幅自画像。
        

006
 

屋檐下,她坐着
正在择菜。
身后一岁半的儿子
费力地滚动一只皮球
小嘴里“哇哇”
乱叫着。

 

此间是八月
汗珠从她的额上滴落
她还如此年轻。
            
007

 

他站在白桦树下面
听见树叶哗哗作响
蹲下身的时候
他看到了那些破碎的阳光
像细密的针脚。
     

       
008

 

她努嘴,扭动腰肢
向前走去。
身后一声叹气
很轻微的发散了出来。
             
009
 
雨后的街巷
出现了许多的小水洼
微风过出
掀动的波澜里
映衬着晃动的车影。
 
010
 
那深情的凝望
是种美好的错觉
在发觉之后
他悄悄地把视线
移走了。
 
011
 
一个发小的婚宴上
他遇到了更多的发小
他们,没有一个
还是少年时的模样
他们早已有了
作为父亲的神态和口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