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诗歌库——阿步的诗


当前位置 > 阿步的诗>返回首页

阿步的诗

分享到: 更多
小镇

临水。四五条幽长的巷
外出时可以步行或搭船
递一个眼神船就靠了岸

 

每次出征或狩猎负的伤
可以邮回小镇的阁楼里静养
直到灵魂可以站立,行走
和小巷里的叫卖声一起奔跑

 

夜晚的月光总是不远不近
像极了私奔男女和天涯的距离

 

你可以离开
而你最终会回来

爱屋及乌

乌鸦坐在屋顶上抽烟
风扬起它黑色的羽毛
再也没有比它更帅的乌鸦了
  
我觉得有一句话最合适不过
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
  
其实,你也这么傻过

给我一把刀

给我一把刀。
什么刀?
随便一把就好。
只要可以削动
我手中苹果。
之后,我还你刀。
我坐到河边吃苹果,
你愿意就跟来。
 
你说:哦。
 
那我就削两个苹果,
你一个,我一个。
 
你说:够意思。
 
快走吧。我把苹果抛给你,
那是一个良宵。我把苹果
和刀一起抛给你,
那就是两颗炸弹。

我在窗前看到你

我坐在窗前看街道的时候
一不小心看到你
我知道你没有看我
我还看你
和你的背影
 
我的手里没有咖啡
我是坐着木头凳子
看你
 
我们这里都是平房
你再走远一点
我就看不到你了

我愿意

我更愿意,在这个时候写到家乡的玉米
写到大豆和高粱,写到红枣和棉花
写到父辈堆满褶皱的额头
和从额头上摔到土地里的汗珠

 

这些都是离我最近的事物
我曾无数次经过它们,又无数次忽略它们

 

我更愿意,在这个时候坐在地头上
看一场夕阳西下,牛羊归家
我更愿意,在这个时候看到炊烟四起
灯火盛开,星星亮成眸子
我更愿意,在这个时候一家人围坐一起
吃一顿并不丰盛却热乎乎的晚饭

 

饭后,我愿意,在夜色中端详这面老墙
端详这青砖灰瓦,这蛛丝和尘埃
听它把多年前的家族故事娓娓道来

给妈妈打电话

打电话的地方有水
一片一片在洋灰地上
像那些滑稽女人头上的大红花开着
 
远处有雾,有灯光
我避开,我想在谁也看不见我的地方
给你打个电话
 
想起禽流感那年
你围着整个村庄寻找那几只鸡
你站在滹沱河岸边的高岗上
一边迎接着回家的儿子
一边叫着那几只母鸡
 
那时候,我没发现你老
只是觉得你手里新折的柳枝上
小细叶真绿
 
可回头再去看
你竟是那么荒凉,就像我脚边
这些被天空抛弃的雨水

秋收把我和父亲捆在一起

我们手执铁耙
我在这边,你在那边
中间是等待摊开的红枣堆
 
这应该是我们最适宜的距离
各自为政而又统一于一片疆土
 
从小到大,我一直与你为敌
不给你买烟,不给你捶背
你也毫不留情地对我下手
 
而此刻,我们却配合默契
好像战争之后
我就成了另一个你

我浑身是毒
我还年轻
这个深夜
我独自喝酒

 

那些山丘起伏
延伸到很远很远
就像看不见的未来
你却站到我身边
爱我
不怕毒发身亡

 

喝过酒
我想哭
你收走我所有的眼泪
还有我

 

我们躺在一起
我们就不怕死

婚宴之上

席间,他们总爱提起单身者的伤疤
他们提起恋爱,提起男朋友女朋友
就像提起要蘸酱吃的荷兰小黄瓜般轻松
在唇舌间飞出嘎嘣脆的快意

 

他们也会提及房子、车子和票子
甚至还提及了搓衣板和白菜的价格
只是在上最后一道菜的时候
一带而过地提了一下
爱情

我想

我想酿一坛酒
我想独自醉一回
我想朝着夕阳奔跑
我想唱起那沧桑而忧伤的歌谣
我想这一路树木成行
我想路边的田野野草丛生
我想野草和我一起在风中长发飘飘
我想这条路没有尽头
我想这首歌谣永无止休
我想在这奔跑中闭上眼睛
我想在无边无际中回到故乡
我想在故乡做一个清爽的梦
我想在梦中哭泣
我想在眼泪中看见彩虹
我想把彩虹装进酒坛
我想把酒坛亲手抵到你的胸口

时光

它欺骗了我们。它有罪

 

它骗走了我的玩具,骗走了我的河流
大片的麦田,黑而温暖的夜晚
它骗走了天空的繁星和飞鸟
骗走了树木经年累积的年轮
它甚至,骗走了那盆死不了花的性命

 

它的每一次抢掠,都有去无回

我不再相信我是神的孩子

我不听话,不停地把烟吸进肺里
把往事装在背包里
还有怨恨、愤怒和羞耻
我也一一记得
 
我不相信我会倒下
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刻
 
小时候,走夜路
也总会对自己说
我肯定不会被妖怪抓走
 
我一直都相信我先死不了
可现在,我竟渐渐变得沉默

末日

走,还是不走
低下头

 

不说话就不说话吧

 

黑夜骑着白马匆匆赶来
掩盖一切

 

整个世界
当然包括你

 

你说,大声地说
来吧,来吧,来吧

 

黑夜不是黑夜
白马不是白马

 

你不是你
我也不是我

 

一百年,一千年,还是一万年
怎么着,还不腐烂

 

永远也看不见永远的脸
无从谈起的相见恨晚